聚贤楼小说网 > 白首妖师 > 第十三章 我来闯山
    第二天时,方寸很早便醒过来了。

    坐在榻上,能够听到门口有一个时起时落的鼾声,他知道那是自家老爹。

    方老爷子昨天一听他要去闯书院后山,立刻逮了绳子就要将方寸绑起来,虽然最终还是心疼,没舍得绑,却还是将方寸关在了房间里,且亲自守在了门口,话都已经放出来了,但凡今天日方寸敢迈出房门一步,就把腿打断,拼了要把他当个跛子养,也比送了小命强!

    “真是可笑,咱堂堂穿越之人,先天之气超三寸的小天才,会怕你个守门的老头?”

    方寸满不在乎的笑了一声,也不惊动侍女,自己悄悄的把衣袍披在身上,穿了靴子,又将床边的旧伞夹在了肋下,然后推开了卧房的窗子,跳进后花园,一溜小跑的去了。

    今天连马车都不敢叫,他知道,在这件事上,管家都是方老爷的人。

    别看这老黄平时自己要银子他不敢告状,可若是知道这时候自己出来了,他一定会抱着自己的大腿不让走,然后叫人快去喊方老爷子过来打断自己的腿,不能冒这个险。

    于是今天方寸方二公子,也只能遭了罪,靠自己的两条腿走了足足一里路,来到了一处车马行前,随手扔了一块十两的银锭过去,要了一匹油光滑亮翘臀长腿的踢云乌骓河曲马,着人换上一架新鞍,骑在上面,左右四顾,倒是感觉新鲜,很有了几分英雄气概在身上了。

    “方二公子今日不骑府里的马,这是要去哪里呀?”

    车马行的掌柜亲自过来服侍,脸上的笑容堆起了一朵花儿。

    “好教你知,本公子今天要去闯书院后山,在这柳湖城扬名了!”

    方寸大笑一声,挥动马鞭,蹄声得得,纵马向着城外赶了过去。

    快马穿街,惊得鸡飞狗跳,行人避让,小姐们花容失色,本就是方二公子日常,不必惊讶,只是随着方寸快马穿过了巷子,倒是把这些晨时起来谋食的柳湖宫百姓给惊动了,纷纷打听着,方家二公子这是又给谁奔丧去呢,一大早的就孤身一人,骑了快马向城外赶?

    刚刚听得了方二公子话的车马行掌柜惊讶的回答:“他……他说要去闯书院后山……”

    “书院……后山?”

    众百姓惊的目瞪口呆,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是要给自己奔丧呢?”

    这一下子,一传十,十传百,这消息飞的比方二公子的马都快,还不等方二公子来到书院呢,怕是整个柳湖城的人都知道,也不知哪里来了这么多的闲人,急急忙忙撂了担子,扔了摊子,携儿抱女,牵着猪羊就一轰儿往城外去,生怕赶不上这么场热闹好瞧……

    “书院也是好闯的,光是去年死在后山的就七八个吧?”

    “那书院的后山,就是个乱葬岗啊……”

    “也不见得,方二公子岂是常人,他那大兄,当年不就闯过书院吗?”

    “可听说闯书院是要真本事的,这方二公子啥时候干过正事呢?”

    “……”

    “……”

    声声议论里,众柳湖城百姓都渐渐开心,兴高采烈的。

    没有办法,这年头娱乐项目太少了,菜市口砍个人都能跟过年似的。

    而如今的柳湖城方家,本来就正是大出风头的时候,他家大公子那等超然的身份,已经快到了被寻常百姓家里供起来的程度,可偏偏,这么个人儿,说死就死了,而紧接着,又传出了方家在治丧的时候来了亲戚要夺他家财产,甚至连那些吃人的悍徒都盯上他家了呢!

    正不知有多少人憋着一股劲儿要看方家这场大戏如何收场,方二公子居然又要作妖?

    无论是死是活,这场戏都一定好看!

    走,瞧着!

    ……

    ……

    柳湖城白厢书院,却是位柳湖城外十几里的青松山上,地势高奇,悬崖陡立,颇具仙家气象,设院于此,据说是为了体现炼气士远避红尘,超然物外之意,但实际上,如今早没有人去守那些古板规矩,院里的教习与座师们,大部分都在柳湖城里置办了上好的宅院。

    就连院里的一些学子,也多是每日赶了马车,或是施展奇术回家来居住的。

    方寸一口气纵马来到了白厢书院之前,便见这书院古朴苍然,山口处立着高大的山门,上书白厢书院四字,左右各有一联,左边是“日月两轮天地眼”,右边是“诗书万卷圣贤心”,字迹苍劲厚重,仿佛让人看上一眼,便可以感知到其间的浩然气魄,凛凛之威。

    “这就是当年我那兄长打翻了一片人的地方?”

    方寸打量了一番这书院山门,摇头笑了笑,然后提声高喊道:“柳湖方寸,今日欲入书院,求赐炼气法门,斩妖魔,护苍生,不负这一颗铮铮铁胆,不违凭心护道之志也!”

    正是清晨,天地寂静,他这一声喊,顿时远远的传进了书院去。

    不多时,便已听得书院之中,有些喧嚣,想是这一声大喝,引出了不少动静。

    方寸便笑了笑,将自己提前写好的拜师贴放在了山门前的石阶上,然后自己则纵马向着书院周围的小道奔去,不多时,便已绕了一个大圈,来到了书院后山,抬头看去,高处正是山木掩映间的书阁建筑,下方则是苍苍松伯。

    而在这山下,则可以看到一块平平整整的大青石,恰可容得一人盘坐,方寸便跳下了马,来到了这大青石上坐了下来,静静的等着书院里的那些教习与学子们反应过来。

    这块大青石前,便是一条蜿蜿绕绕的小径,深入林中,断断续续,可以看到此径一路延伸进去,然后接续了石阶,可以走向书院,这正是白厢书院有名的求学石梯,只要可以从这条小径之上,一路走上了书院,便等于是闯后山成功,也就成为了真正的书院弟子了。

    只是看着简单,但那林深不知处,谁也不知有多少凶险。

    ……

    ……

    方寸在这块大青石上歇息了也就盏茶功夫,便已听得对面山上,喧吵声响起,一群群身着白袍的书院学子们出现在了书院后崖之上,好奇的向着这里张望着,议论着,指指点点。

    而在身后,这时候也已经有跑得快的柳湖城百姓赶了过来,倒是不敢离得太远,皆在几十丈外停了下来,有的爬树,有的登高坡,有的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热热闹闹的等着,中间还可以看到有人扛着糖葫芦串子来的,还有推了馄饨摊来的,也不知咋跑的这么快!

    “方寸,你来我书院何事?”

    一片喧闹之中,只见得那白厢书院后崖之上,出现了几道修长身影,定睛看时,便见那些人有高有瘦,足有四五人,身上皆穿着蓝袍,却与其他的学子们区分了开来,他们面上,皆明显有些诧异之色,其中一人提气开口,声音朗朗,顿时传遍了这整片后山山域。

    “拜师贴已递在山前,方寸今日是来白厢书院求学的!”

    方寸在大青石上,微微低头,然后再次抬头,朗声开口说道。

    “胡闹,你是方家子弟,何必来闯后山,若想进书院,等明年开春开了山门吧!”

    其中一位蓝袍教习,微皱了眉头,沉声训斥了一句。

    “弟子求学心诚,等不得明年开山门了,所以才要来闯一闯后山!”

    方寸朗声回答,就是要周围的人都听清楚,再度行礼,道:“请先生们成全!”

    ……

    ……

    几位书院教习,分明脸上都有些诧异之色,有些人真不知道方寸会来闯书院后山的事情,一时觉得又古怪又疑惑,下意识就觉得,方家的二公子来书院,一句话的事,哪还用走后山这小径,旋及便想起,方家大公子已经殁了,方家一句话,还真未必像之前般好使。

    也是因为此念,又顺势想到,既然方家大公子已经殁了,而此前仙殿前来吊唁,又态度古怪,让人摸不清方家将来的命运,那这时候书院收了方家二公子,也福祸难料啊……

    “他这……这不是胡闹吗?”

    “就是,方家老二这是怎么想的?”

    一片诧异里,刚刚赶了过来的一位教习一脸愁烦,众人瞧时,认得他是书院教习张世贤,为难的道:“照理说,不论是凭着方家的名望,还是咱们白厢书院与之前那位方家大公子的渊源,方家的老二要入书院,咱们都得给他一个机会才是,怎地他还非要来闯后山?”

    周围众教习皆眉头深锁,久无人答。

    过了半晌,才有人低叹道:“今时非同往日,书院哪能说进就进呢……”

    “就是,现在方家的大公子已经殁了,不比从前呢……”

    张世贤恍然大悟,感慨道:“只是他也没来求情,是来凭本事闯后山的,怎好拒他?”

    身边一位蓝袍教习皱眉道:“后山凶险,他毕竟身份特殊,万一有个好歹……”

    “就是,他真出了问题,谁担这个名声?”

    张世贤摇头道:“不过咱们书院是最公平公正之地,既有这个规矩,拒了他也不好……”

    有人感慨:“此子声名不佳,方家又值多事之秋,若收他入了门,怕有麻烦……”

    “就是……”

    张世贤一脸忧沉,道:“不过,若是传了出去,说咱们书院拒不收他,被他那兄长的某个高师故友听见,说咱们白厢书院不识高低,故意难为刚故去的小仙师方尺胞弟……”

    众人皆叹:“唉,此子胡闹,倒让我书院为难……”

    “就是就是……”

    张世贤一脸认同,愤愤道:“我看干脆就让他闯,死了算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