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民国穿越来的爱豆 > 第94章 可乐
    陆修推门进3号休息室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谢朗一个人。

    许春秋从下了舞台开始就状态不对,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其余四个人被向荣带走做群访了,只留下她一个人瘫在休息室里的沙发上。

    “陆总好啊,”谢朗不用过脑子都知道陆修过来是为了谁,“秋秋刚刚出去了。”

    总导演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陆修的身后,半天没有想明白谢朗的两句话有什么前因后果的联系。

    “发生了什么?”

    总导演也说不出个中的缘故,只是含含糊糊的回答说:“好像是两组选手在休息室起了点小摩擦……”

    陆修又扭过头来看谢朗:“怎么回事?”

    “B7的那个C位,叫李什么……”

    总导演补充道:“李维斯?”

    “对,李维斯,那个C位把她的戒指捏碎了。”

    戒指?捏碎?

    什么样的戒指能被捏碎?

    “什么戒指?”陆修听得一头雾水,一时间根本没有把戒指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于是猜测的问道:“很贵重吗?多少克拉?还是限量版的?”

    “都不是,是个玩具戒指,看着不怎么值钱。”谢朗摇摇头,自己说着也觉得不可思议,“应该是什么对她很重要的人送给她的吧。”

    玩具戒指?

    她紧接着补充说:“就跟麦当劳送的那种一样,上面还带着一个轻松熊,浅黄色的。”

    陆修一下子听明白了,她说的正是许春秋在机场点了麦当劳,开心乐园套餐附送的那枚玩具戒指。

    对她很重要的人……吗?

    陆修的瞳孔微不可见的颤了颤。

    ……

    《燃烧吧,团魂》谈下的合作赞助是个有名的汽水品牌,大概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录制场地内到处都是立式的自动贩售机。

    陆修举起手机扫码付款,沉甸甸的易拉罐叮叮咣咣的从取货口掉出来,冰冰凉凉的。

    他守株待兔的捕捉到了魂不守舍的飘在走廊里的许春秋,坏心思的抬手用可乐贴了贴她的脸。

    许春秋惊得一抖,条件反射的一拳头就要招呼上去,细细白白的胳膊行到一半,被一把擒住了手腕。陆修的脸探出来,笑意盈盈的对上她的眼睛。

    许春秋的脸倏地红了。

    “趁你经纪人不在赶紧喝。”陆修把那罐可乐塞给她,大有几分学生时代在班主任眼皮底下瞒天过海的架势。

    许春秋拉开拉环,第一口就呛着了,弓起脊背低头小声咳嗽。

    陆修顺着她的脊背安抚,就像是撸猫一样,一下一下的。

    汽水泡泡在口腔里横冲直撞,许春秋含住一口可乐,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松鼠。

    “那个戒指掉了就掉了,”他突然正色说道,“下回我买个像样点的送你。”

    一个廉价的塑料戒指丢了,她都能心疼成这样。

    ——应该是什么对她很重要的人送给她的吧。

    陆修觉得自己的心没来由的跟着狠狠的抽了一下,顿时也顾不上送戒指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了。

    许春秋咽下一口,扁这嘴小小声说:“那不一样……”

    她喝着喝着,捏着易拉罐的拉环,心里突然踏实起来,唇缝抿成一条带着可乐味道的细线。

    ……

    向荣带着做群访的几个人回来的时候,陆修已经前一步离开了。

    她一看到许春秋捧着罐可乐戳在那里神游天外,当场暴跳如雷。

    “你还敢喝可乐?出息了你!你不知道这玩意儿热量有多高啊!”

    向荣当场就收缴了她才喝了一小半的可乐,接着把她们一水赶回保姆车里,离开了录制现场。

    许春秋乖巧的上交了违规物品,却悄悄留了个零部件。

    晚上回酒店的时候,谢朗斜倚在保姆车里,抱着车载抱枕睡得东倒西歪。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她揉着眼睛起来的时候,发现许春秋包上原本挂戒指的地方又串上了新的物件。

    一枚可乐罐的拉环轻飘飘的挂在那里,细细的钢圈取代了浅黄色的轻松熊。许春秋从车上跳下来也要低头去确认那枚拉环还在不在,就像是对护身符一样的小心翼翼。

    “你们下一场PK的对手已经出来了。”

    所有人在酒店里安顿好了以后,向荣说道。

    “是个一度爆火过的男团,走中国风的。”

    听到这样的形容,许春秋神色一滞,正色的坐直身来,其他几个人的反应也大抵相似。

    向荣却满不在乎的说:“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要我说,你们下一场的对手根本就不足为据。”

    “不过是个‘一度’火过的男团罢了,”她的重音放在了“一度”两个字上,着重的强调着,“现在那个负责中国风定位的成员已经退团了。”

    吴含星听着听着,心中好像隐隐约约的猜出了什么,于是试探性的问道:“那他们是……”

    “团名叫做DIRECTION,”向荣像是被什么逗笑了一样说道,“他们团队取名字挺有意思的啊,原本的四个成员艺名正好取得‘东西南北’各一个字。”

    听到这里,许春秋终于笃定了内心的猜测:“退团的那个成员,是傅南寻吧?”

    “你认识?”向荣狐疑的问道,接着她像是才想起来什么一样说道,“哦也对,之前你们一起录过《归园田居》的,差不多算是打过照面。”

    “距离第二轮PK的正式录制还剩下不到一周时间,还算是充裕,尽早把曲子定下来报上去吧。”

    ……

    傅家楼。

    傅南寻放下拉琴的琴弓,妥帖的收拾好,接着长身而立。

    “南寻,出门啊?”

    “嗯……有点事情……”他含含糊糊的说道。

    “大热天的,你捂这么严实干嘛?”

    七八月的天,正是最热的时候,傅南寻却穿了件长袖的深色帽衫,脸上还用口罩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了五官,看着都觉得躁得慌。

    搭话的人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毕竟是个退圈还没有多久的爱豆,“哦对我忘了这茬了,我说园子外面怎么总是能看见不死心的小姑娘蹲在那里等你呢……”

    傅南寻隔着口罩客气的笑笑,接着拎起包迈出了傅家楼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