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农门长女发家史 > 第105章 香皂
    肖明廷一抬眼,看她眸子里全是狡黠,不由得微微一笑,答道:“好啊。”

    这下轮到叶云舒愣了,呆呆的看着肖明廷,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肖明廷笑了笑:“云舒,我有话跟你说。”

    叶云舒看他表情认真,便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收起了嬉笑,“什么事?”

    “我要出趟远门。”

    叶云舒沉吟片刻,“是去夔州?”

    肖明廷点头。

    她就知道,肖明磊给的那封信里肯定是说了什么让肖明廷在意的事情,这两天他一直都是心事重重的。

    “不等到我们的铺子开业后走吗?”

    肖明廷听见叶云舒说我们的铺子,一时间还有点发愣,等回过味来,面上带笑,“不了,我去一趟时间紧。”

    叶云舒又问:“那过年能回来吗?”

    肖明廷点头,“能的。”

    “那行,你注意安全。”叶云舒只能嘱咐说道。

    “还有个事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

    “李月仙今天来了。”

    叶云舒的眉头顿时一皱,“她来做什么?”

    “说是报答我的救命恩情。”肖明廷省略了一众过程,“送了个香囊。”

    叶云舒目光危险,“你收了?”

    肖明廷摇头,“我没收。不过二郎收了?”

    叶云舒惊讶道:“二郎收了?”

    “嗯。”

    叶云舒凝神想了想,“我回头问问他去,对了,既然你明天要走,我就先给你看看。”

    肖明廷不解:“什么?”

    “肥皂。”叶云舒一笑,“就是你搅了一个时辰的肥皂。”

    一说起这个,肖明廷就觉得自己的胳膊疼,同时也很期待,那么辛苦做的东西,不知道是怎样的。

    叶云舒回屋,屋里的大人们还在聊天,也没人注意她在做什么。

    肥皂经过二十来天的时间,已经凝固了,比起前世的肥皂,这个土法肥皂软了很多,外表是黄白色的,但颜色比较浑浊,因为加了梅花,闻着有点梅花淡淡的香气。

    总的来说,其实卖相并不怎么好。

    叶云舒端着模具出了屋,把肥皂每切成大小一样的方块,然后拿了其中一块兴冲冲的找肖明廷。

    肖明廷看着叶云舒手里的东西,有点怀疑,“这个真的比澡豆好用?”

    “真的!”叶云舒点头,然后用从灶膛里找到的没烧完的木炭在手背上画了好几道,每一道痕迹都很重,“你好好看着哦。”

    叶云舒把肥皂打湿,然后在手背上打上一层肥皂,开始搓洗了起来。

    这个肥皂的泡沫不像前世那么的鱼眼状,而是非常的细密白沫,不仔细看都察觉不出来。

    当然,叶云舒只搓了一小会儿,这些白沫就都变成了黑沫。

    用清水一洗,黑沫被带走,手背上光洁一片,干净的看不出之前的痕迹。

    肖明廷震惊了,拉起了叶云舒的手,放在眼前近距离的观察。

    “厉害了!”肖明廷由衷的赞叹,“这个确实比澡豆好用太多了!”

    澡豆的清洁能力在这个时代算是非常好的了,可是跟眼前的肥皂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叶云舒也高兴,并不介意肖明廷抓着自己的手,笑眯眯的说道:“这个用来洗衣服,洗手都非常好,你闻闻,还有点淡淡的梅花香气呢。”

    肖明廷也没多想,一低头,鼻尖触在了叶云舒的手背上,他微微一笑,“的确,是有梅花的香气。”

    叶云重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看着蹲在地上的两个人,好奇的问:“阿姐,你和明廷哥哥在亲亲吗?”

    叶云舒和肖明廷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肖明廷这才意识到自己唐突了,连忙松开了抓着叶云舒的手。

    叶云舒抬眼看着叶云重,“小孩子不懂就不要乱说。”

    叶云重在两人中间蹲下身来,看着两个人,又问:“可明廷哥哥刚刚确实亲阿姐的手了啊。”

    “就是,就是。”周方银也挤了进来。

    被挤到一边的叶云舒无奈,把手递到了叶云重的鼻子前,“你闻闻。”

    叶云重本来有点嫌弃,闻了一下觉得好像有点香。

    “有点香。”

    “这是阿姐做的肥皂。”叶云舒笑了笑,又道,“不对,得改名叫香皂才是。”

    肖明廷点头,“香皂这个名字更合适。”

    “阿姐,这个就是之前做的那个吗?”叶云重对肥皂还是有印象的,毕竟自己也上手过。

    “是啊。”叶云舒点头,“这个是成品,叶云舒笑眯眯的,“开春的花可不少,到时候还可以做点别的味道,嗯……还得去打一批模具才行。”

    肖明廷眼皮子猛跳:“你打算卖这个吗?”

    叶云舒看着肖明廷那抽搐的嘴角,突然笑了,“是啊,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肖明廷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无语凝噎。

    叶云舒笑得更加开怀了,这笑声把屋内的陈雪娘也吸引了过来。

    “这是捡着钱了?笑得这么开心。”

    叶云舒见陈雪娘的手上还有没洗干净的污渍,便盛情邀请,“小姨,我的香皂做成了,你来试试看。”

    “香皂?啥东西?”陈雪娘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还是走上前任由叶云舒在她的手上打上了肥皂。

    叶云舒搓洗了一会儿,让陈雪娘用清水洗掉,这下,陈雪娘也呆了。

    “云舒啊!你这个什么香皂,可比那个皂角液都好使啊!”陈雪娘举着自己的手端详,“这是一点脏污都没了啊!”

    陈雪娘这么一说,陈芸娘和董氏也好奇的走了出来,叶云舒干脆都邀请大家一起洗手了,连叶云雅,叶云重还有周方银小朋友都参与了进来。

    洗完了手,一家子你闻闻我的手,我闻闻你的手,满脸欣喜的笑容,跟群居的猴子似的。

    叶正文一回来就瞧见这个场景,呆了足足十秒钟,才被叶云重拉着也洗了手。

    洗完手的叶正文也真香了。

    叶正文:“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董氏:“有了这个洗衣服可不那么费劲了。”

    陈芸娘:“是啊!舒儿,你这个什么香皂可真是太好用了!洗完了手上也一点不干巴。”

    “这个是要做来卖的吗?”陈雪娘好奇的问,“这么好的东西,肯定卖得好啊!”

    叶云舒却摇了摇头,“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