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 > 第64章 只手遮天的霍爷
    陈大师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男人冷冽的视线朝他扫了过来。

    他心中陡然一惊。

    强烈的求生本能,迫使他把下面那个“爷”字吞了回去。

    温暖暖察觉不对劲,脚步一顿,转头看看陈大师,小手揪了一下霍斯彻的衣袖,“霍先生,你们认识吗?”

    霍斯彻浑身的冷意在瞬间消失了。

    嘴角微微勾起,语气温柔,“不记得了,大概是我在帝都做保镖的时候见过面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警告地看了陈大师一眼。

    陈大师背后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心中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竟然能在省城的地界上,看到霍家这位只手遮天的霍爷!

    霍爷名声响亮,但很少出现在外人面前,除了帝都最顶级的权贵,几乎没人能见到他的真容。

    陈大师是因为搭上了霍家一位远房亲戚,才得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远远见过霍斯彻一面。

    霍爷出乎意料的年轻而且俊美,但是,却比外界传言中更冷冽更可怕。

    可现在,这位霍爷却出现在尊悦。

    还……一脸温柔地牵着一个小姑娘??

    这真的不是他在做梦??

    “嗯,真的吗?”这时,小姑娘开口说话了,“刚才有人介绍说,这位陈大师在帝都挺有名。连他都认识你,看来你在保镖界混得很不错嘛!”

    这是什么话!

    陈大师听着都忍不住哆嗦。

    小姑娘竟然说霍爷混得不错,还……还是这种调侃的语气……怕是不想活了?

    上个敢这么跟霍爷说话的人,坟头草都两米高了。

    然而,下一秒,霍斯彻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还行吧,养个小姑娘应该是够了,以后养几个小豆丁应该也够。”

    小姑娘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过了几秒,才哼唧一声:“那你的人生规划还是挺长远的……”

    “嗯,我一直是一个脚踏实地、勤奋顾家的男人,以后你就了解了。”

    脚踏实地,勤奋顾家……

    这特么……说的是霍爷??

    陈大师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就在这时,温暖暖总算想起了他的存在,扭头朝他看过来,“陈大师,你特意追出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温暖暖对陈大师的印象还不错。

    因为以前她跟帝都古玩协会连线的时候,好几次都是陈大师接洽的,陈大师一口一个老师,对她态度特别恭敬。

    她就喜欢会吹彩虹屁的小弟。

    陈大师一下子噎住了,他追出来,当然是想问神秘富豪的事情。

    但是,现在霍爷在边上,他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瞎打听啊?

    而且他现在不问也清楚了,连霍爷都对小姑娘这么温柔体贴,温暖暖能是普通人吗?那绝对是他怎么也攀不上的大人物……

    陈大师干咳一声:“呃,那个……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看你对鉴宝很有一套,想跟你交流一下。既然你还有事,那我就不打扰了……”

    “哦,那下次吧,以后有机会的。”温暖暖一听,马上说道。

    她可不想把宝贵的约会时间浪费在跟老头交流什么鉴宝经验上。

    陈大师哪敢有异议,点头如捣蒜,“好的好的,那我回去了,祝二位……玩得开心。”

    陈大师屁滚尿流地跑了。

    温暖暖看着他的背影,还有点纳闷,“怎么跑得这么快啊?我看起来很可怕吗?”

    她今天又没揍人。

    霍斯彻勾唇,略微收紧了手臂,不着痕迹地将小姑娘往自己身边带了一下。

    “他可能是想起自己还有其他事要忙吧?对了,你怎么会从那个宴会厅出来?还被一个老头追在后面?不是说跟闺蜜吃饭吗?”

    温暖暖本来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扑进霍斯彻怀里了,有点不好意思,正想推开他站稳。

    结果,听他这么一说,想起刚才在苏家受的气,小脸立即鼓了起来。

    “我今天出门忘记看黄历了,难怪这么背……”

    温暖暖小嘴叭叭叭一通,把刚才跟苏家人的争执说了一遍。

    其实,她没那么不高兴,毕竟苏家人今天成了整个省城豪门圈子的笑柄,很长时间都会抬不起头来,她已经报了仇了。

    不过,既然人间极品在这,她当然要抓住机会装个可怜,博取未来男朋友的安慰了。

    顺便加固一下她的小白花人设。

    让霍斯彻能赶紧遗忘她上周翻车的黑历史。

    温暖暖一边扁着小嘴抱怨,一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霍斯彻。

    霍斯彻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他低下头,轻声安慰小姑娘,“别难过了,我带你去兜风好不好?今天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都陪着你。”

    面对着这张俊美到极致的脸,温暖暖呼吸都差点停滞了。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她现在就想亲一下,行吗?

    ……

    另一头,陈大师脚步匆匆,回到了宴会厅里。

    经过刚才的闹剧,生日宴虽然还没结束,但气氛已经变了。

    苏老爷子面色铁青地靠坐着,边上苏琳一家三口战战兢兢地站着。

    苏家其他人远远看着。

    作为大家族,苏家的几房都有各自的利益,看到苏老爷子很喜欢的苏琳今天出了大洋相,其他人大多幸灾乐祸。

    看到陈大师,苏老爷子强打起精神,站起来迎接,“陈大师,快请坐。唉,今天真的是不好意思……”

    经过刚才的偶遇,陈大师现在已经不关心什么元青花瓷瓶了。

    他挥了挥手,打断了苏老爷子的话,“没事,不就是买了个赝品吗?偶尔失手很正常,苏董不必太在意。对了,我有件事想问下三小姐。”

    苏琳紧张抬头,“陈大师,您……您有什么想问的?”

    “我想问问,刚才你说温暖暖是你同学,这是真的吗?”陈大师问道。

    “这……”苏琳咬了咬唇瓣,不太想回答。

    她也看出来陈大师对温暖暖感兴趣了,可凭什么那个村姑能够攀上陈大师这样的大人物?

    然而,苏琳不说话,温亚丽却抢先开口了,“陈大师,您有所不知,温暖暖……她可是我亲侄女,是我们苏琳的亲表姐!您想认识她,找我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