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明玚有你会更好 > 第125章 125蓁蓁发酒疯一更
    虽然很淡,被青柠和的味道遮盖了,但宋星洲还是喝出酒精的味道。

    顾晓亮一愣,他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眉头紧锁起来,去开门把顾立泽喊了进来。

    吧台前,宋星洲砸了杯子后就去晃钱怡蓁的肩膀,担心地喊:“喂!你没事吧?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认识这姑娘一段时间了,宋星洲知道她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她说她对酒精过敏,那绝对是真的对酒精过敏。

    钱怡蓁已经完全趴在吧台上了,头靠在手臂上。如果不是她的脸颊上有可疑的红晕,宋星洲一定会觉得她睡着了,而且还睡的很香的那种,怎么推都推不醒。

    喊了几次无果后,宋星洲更加焦急了。

    这位姑奶奶可不能出事啊。

    他咬了咬牙,一只手伸到钱怡蓁膝盖下,另一只手在钱怡蓁的肩膀下,一用力把她整个人横抱了起来就往外走。

    “宋先生,您是要带钱小姐去哪里?”顾立泽诧异地问。

    他刚进来,正在回答顾晓亮的问题,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就看到宋星洲抱着钱怡蓁冲过来了。

    “给我让开!”宋星洲瞪着堵在门口的两人喊道。

    语气里充满了怒气。

    顾晓亮微微蹙眉,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冲着他喊。

    看到自家总裁的脸色,顾立泽立刻上前劝宋星洲:“钱小姐可能只是醉了,我立刻安排一间休息室给她。”

    不就是喝了一口酒,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立泽显然不相信钱怡蓁是真的对酒精过敏,在他看来钱怡蓁说酒精过敏不过是给他一个下马威而已。

    笑话,谁会真的对酒精过敏?

    不过是不想喝酒的借口罢了。

    “滚开!”宋星洲怒气冲冲地吼。

    他知道顾立泽的想法,但他现在没时间跟他争辩。

    很多人觉得过敏是矫情,但他们不知道有过敏的人发病严重的话,真的会出人命。

    顾立泽没想到宋星洲会这么生气,他看了一眼顾晓亮,见他点头了才让开。

    宋星洲就抱着钱怡蓁离开,路过顾立泽身旁的时候他丢了一句:“这笔账我回头再跟你好好算。”

    显然是要追究到底的态度。

    看着远去的宋星洲,顾晓亮对身旁的顾立泽说:“派人跟上,然后把这件事查清楚,钱小姐杯子里怎么会有酒精?”

    顾晓亮大概知道来龙去脉了,但明明是一杯没有酒精的Virgin Mo激to,为什么会有酒精在里面?

    要么是失误,要么是有人故意的。

    如果是故意的,那这件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顾晓亮已经在思索谁在设计他了。

    有些人,坏事做多了,总会觉得有人想害他。

    *

    天和医院,红砖小楼。

    明玚正在工作台前忙碌着,吴启善和沈曼吟身体里发现的那种不明细胞可能是一个突破,但同时也是个瓶颈。

    因为不知道那不明细胞是怎么培育出来的,明玚需要重头开始研究,导致之前的研究只能先暂停。

    突然,明玚的智能手环开始振动了。他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智能手环上的名字,他没有想接起来的打算。

    但打电话的人显然不会罢休,智能手环不断地震动。

    明玚只好放下右手里的玻璃器皿,也不戴耳机,直接划开光幕打开免提接听。

    “什么事?”语气不善,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快来杨树林,怡蓁发疯了!我拉不住……啊!”

    宋星洲的话截然而止,但那意思明玚听懂了。

    钱怡蓁出事了。

    明玚立刻扔下左手里的玻璃盒子,也不管盒子里倒出来的液体洒在工作台上到处都是。

    他连手套都没来得及脱,跑着往外走去。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杨树林里没什么人。本该夜深人静的时候,却被宋星洲的惨叫声打破了。

    “不要啊!”

    “我的姑奶奶,你行行好,快下来!”

    “啊!”

    明玚顺着宋星洲的声音到了杨树林的边缘,这里离天和医院的主楼很近,宋星洲的声音已经惊动了保安。

    还没有到明玚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几颗杨树,有的是被连根拔起的,有的看上去是直接被切断树干的。

    明玚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手笔。

    不等明玚往宋星洲的方向靠近,突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明玚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一双小手环住他的脖子,腿环住他的腰,像八爪鱼般抱紧明玚。

    “明玚~”

    虽然光线灰暗,但明玚还是认出了花了浓妆的钱怡蓁,一只手连忙拖住她的身体,以防她从他身上掉下去。

    钱怡蓁把头靠在明玚的左肩上,一下没一下的来回蹭,嘴里不断地说:

    “明玚~”

    “我不舒服。”

    “明玚~”

    “我觉得好热。”

    “明玚~”

    喊一次名字,再说一句话,钱怡蓁的声音有点沙哑,听起来像是感冒了。

    “蓁蓁,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明玚一边问,一边举起另一只手去摸钱怡蓁的额头。

    很烫。

    这时宋星洲跑了过来,他手里还拿着钱怡蓁的皮衣和鞋子。

    他身上的衬衫不知道被什么划开好几道口子,额头上都是汗顺着轮廓往下留,本来涂了发蜡的头发乱七八糟的。

    看到钱怡蓁如八爪鱼般的抱着明玚,宋星洲松了一口气。

    明玚拍了一下钱怡蓁的背,他看向宋星洲沉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发高烧,钱怡蓁也不至于这样。她看起来像是喝醉了,但她身上一点酒气都没有。

    宋星洲连忙把在天上人间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本来她好好的像是睡着了,但到了杨树林她就突然醒了。然后开始上窜下跳,又是拔树又是砍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钱怡蓁是到了这里才发疯的,如果在路上或在天山人间,那事情就要闹大了。

    宋星洲都能想到网上南山市热搜的标题了。

    “明玚~不舒服~”钱怡蓁语气软软在明玚耳边说,像无助的小动物。

    她的声音很小,只有明玚能听得道。

    宋星洲只听到钱怡蓁咕哝了一句,他完全听不清钱怡蓁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