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恃婚而骄 > 第550章 蓝蝴蝶16
    半夜下起了小雨,一直延续到天亮,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名的哀凉。

    顾修辞本来打算回兰市的计划也因为下雨而耽搁,最重要的是沈知微身体虚弱,不想她太劳累。

    其他人也留下来没走,找了一家不错的民宿住了下来。

    顾修辞端着水杯上二楼的时候,沈知微坐在窗口,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帘,低垂着眼帘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想什么呢?”他走进问。

    沈知微回过神,扭头看向他接过杯子,温暖的杯壁把热量一点点渗出肌肤里,冰冷的双手好像有一点点温度。

    顾修辞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下,黑眸凝视她温柔缱绻,不急不躁的等着她开口。

    “我杀了丁利,季听风……”沈知微抿唇,声音干涩的唇瓣响起。

    “他们都是罪犯,你是为了逃生,这不能怪你。”顾修辞安慰她,“更何况……是我亲手击毙了沈现。”

    沈知微掠眸看向他,“我妈应该把信给你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顾修辞伸手拉住她的手,紧紧攥在掌心里,声音低沉严肃,“我不相信什么犯罪因子血液遗传,你跟沈现那些人不一样。”

    “可是我的确杀了人,没有一丝愧疚感。”沈知微洁白的贝齿轻咬着粉唇,眼底流转的光里漫着风雨过后的苍凉,“丁利就算了,季听风从未做过任何伤害我的事,可我下手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

    话语顿住,抬眸望向他的眼神逐渐冰冷,“顾修辞,我爸说的对,我的身体里流着和他一样的犯罪因子,我就是一个怪物……”

    从她知道国王可能是沈现开始,她只是短暂的震惊和不敢相信,然后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接下来就在想该怎么把顾修辞救出来,自己如何脱身。

    等到与他们一路同行,知道脱身不可能了,便开始布局假装怀孕,挑拨他们的关系,自相残杀也好,亲自动手也好……

    哪怕是面对沈现,她也不曾心软过,那可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顾修辞的手不断收紧,声音低哑,“怪物也好,变态也罢,有我在你还不是得乖乖的,实在不行我就用手铐把你铐在床上一辈子。”

    后一句话是玩笑话,他当然不会那么做。

    沈知微愣了下,嘴角扬起似有若无的笑容,侧头看向了窗外。

    房间一时间陷入安静中,门口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路澄推门进来,“老大,老大……”

    顾修辞侧头看过去,不悦道:“你喊魂呢?”

    “不是……”路澄停下来,走过来将一张卡片递给他,“这个是昨天你口袋里掉出来的我捡到的,忘记给你了。”

    顾修辞眼底拂过一丝疑惑,接过卡片。

    路澄没看,此刻好奇的凑过头来看,“什么呀老大?”

    “没你的事,出去。”路澄撇了撇嘴,“小气,不看就不看!”

    转身出去找唐棠了。

    顾修辞打开卡片看到上面秀丽又带着几分洒脱的字迹,薄唇扬起一抹笑意。

    沈知微余光捕捉到他的笑,疑惑道:“什么?”

    顾修辞没回答,将卡片递给她。

    沈知微放下杯子,接过卡片就看到一行字。

    人货两清,谢谢惠顾。

    ——青蜂王。

    后面还印着一只青色的蜂。

    沈知微顿时明白过来,“就是你所说的那个青蜂王。”

    顾修辞点头,“离开兰市前阿砚给了我一张名片,是深网的地址,我在上面联络上了Q,她帮我找到了你的位置,顺便介绍了青蜂王,说是可以带我们活着离开龙城雅丹的人。”

    还好有阿砚的这张名片,否则他也不可能那么快追上沈知微,等回兰市还要好好谢谢江砚深。

    “青蜂王可能就是青主,是我看到的那个女人。”沈知微猜测,“只不过我没看清楚她长什么样子。”

    “不重要!”顾修辞将卡片丢到了下面的小溪上,卡片随着小溪慢慢流淌向远方。

    “知微,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方式和权力,只要他们不伤害他人财产人身安全,我就不会将他们放在我调查的名单里。”

    这个世界并非只有白和黑,还有些人游走在灰色地带,水清则无鱼。

    他们只不过是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生活,并不代表他们就没有生存下去的权利。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漫天黑压压的乌云也散去了,碧蓝的天空像是被擦拭过一尘不染,蓝得透亮。

    不远处挂着好看的彩虹,有不少人出来拍照,楼下传来路澄和阿鬼的声音,一副没见过彩虹的土包子样子。

    顾修辞起身,拉了拉她的手,“下去吧,下面人多。”

    沈知微仰头看向他,从他的眼底捕捉到一闪即逝的情绪,微怔。

    顾修辞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菲唇扬起笑了下。

    沈知微回过神来,站起来跟着他下楼,看到一群人对着彩虹的方向不是赞美就是拍照。

    唐棠看到她出来,静默片刻问,“你没事吧?”

    沈知微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从唐棠的嘴里听到对自己的关心,弯唇,“没事,谢谢关系。”

    唐棠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向彩虹。

    路澄懊恼道:“手机丢了,要不然就能给你和彩虹拍照了。”

    唐棠:“我不拍。”

    路澄:“为什么?”

    “幼稚!”

    “哪里幼稚!”路澄反驳,“你长的这么漂亮,跟彩虹拍照彩虹也会被你比下去……”

    话还没说完,唐棠一个眼神过去,他顿时噤声了。

    沈知微看到他们两的互动,忍不住扬起唇角。

    顾修辞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抓起她的手缓缓套入她的无名指上。

    沈知微抬头看到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鼻尖倏地一酸,耳边就传来男人低哑的嗓音——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准还给我,听到没有?”

    沈知微心尖微颤,点头,带着一丝鼻音的声音道:“好。”

    顾修辞握住她的手看向彩虹,“我们一起许个愿望吧。”

    “好。”沈知微闭上眼睛对着彩虹许愿。

    没一会耳边就响起顾修辞的声音,“许了什么愿望?”

    沈知微睁开眼睛,迎上他漆黑深情的眸光,只笑不语。

    顾修辞见她不说也没追问,而是说:“我许愿,希望我们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在一起,不浪费一分一秒。”

    前面的几年他们蹉跎了太多的时光,以后的时光惟愿风雨同行,不离不弃。

    前面的路澄在煽动唐棠也许愿,唐棠嫌弃幼稚不肯,路澄拿烤肉诱惑她,唐棠这才闭上眼睛许愿……

    路澄问她许什么愿,唐棠回答:“只吃不胖。”

    路澄:“……”

    一肚子的情话都被扼杀在“只吃不胖”四个字里。

    阿鬼离他们远远的,一副莫挨老子,不吃狗粮的样子跟本地人唠嗑。

    一只蓝色蝴蝶轻盈的飞过来落在了旁边的花丛上。

    沈知微看着那只蓝色的蝴蝶,眼神微黯。

    她没有告诉顾修辞关于那艘船上发生过的事,也没有告诉他,林小猫他们身上纹了一只蓝色蝴蝶是因为小时候她跟爸爸说过——

    “爸爸,你看蓝色的蝴蝶多漂亮,像精灵一样。”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而现在……

    她不必再凝视深渊,因为她的眼睛要去看更重要更美好的存在。

    “顾修辞……”

    “嗯?”

    沈知微双手弯曲在头顶,比了一个心,“我爱你哟!”

    顾修辞眉眼均染上春风般的笑意,低音迷人,“我也爱你。”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