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重生之辣媳当家 > 第1217章 媳妇儿,我错了……
    沈柠一路送戚尧去坐公交车。

    临上车前,戚尧对沈柠说:“如果你有回乡下,通知我一声,我也想回去看看我娘。”

    “好。”沈柠对着清冷的少年,不由一笑,“好好读书,以后长大了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戚尧点头,公交车来了,他便挥手跟沈柠告别,兀自上了车。

    沈柠在车下不忘叮嘱说:“路上小心些,别跟陌生人搭话,走人多的地方……”

    戚尧在车窗旁看她,然后沉默地点着头。

    车子缓缓前行,戚尧依旧静静地看着沈柠逐渐远去的身影。

    对他来说,这个女人温柔且刚强,她关心他的生活,关心他的学习,更关心他的安危,是她一次次改变了他命运的轨迹。

    戚尧在位置上坐正。

    这个世界其实挺好的。

    沈柠送走了戚尧,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便瞧见马路对面的江挽月。

    江挽月戴着一顶宽檐帽,神容冷艳,直直看着沈柠。

    两人隔着一条马路,两两相望着。

    沈柠准备过去跟江挽月说清楚,可是江挽月已经转身走了。

    “挽月……”沈柠走向对面的时候,一辆车子疾驰而来,沈柠一时躲闪不及,手臂猛地被人往后拉。

    车子已经从面前飞驰而过,千钧一发之际,沈柠已经被一个温暖的怀抱保护起来,她抬头一看,是罗铮。

    顿时舒了一口气。

    罗铮却满面冰霜,气急败坏道:“沈柠,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我……”沈柠从来没有见罗铮这么生气过。

    尤其是,他极少喊她名字,如果喊了,肯定是因为极为生气的缘故。

    她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小小声说:“对不起,我……我没太注意……”

    罗铮对刚才的一幕感到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他刚好回来,把女人拉回来,那沈柠和孩子不是当场出事了吗?

    难道他媳妇儿平日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都会这么莽莽撞撞,不顾安危吗?

    一想到这个,罗铮就更气了,那种会失去她的巨大不安感让他浑身如绷直的琴弦,随时会弦崩乐断,当即撇下沈柠扭身就走,表示自己真的生气了。

    第一次被丈夫这么对待的沈柠当场傻了眼。

    她一直是被罗铮捧在手心里如珠如宝疼的那个人,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态度。

    她委屈地咬着唇,虽然也很为刚才自己的冒失懊恼,可是更接受不了这个心理落差。

    沈柠杵在原地直掉眼泪。

    自从怀孕之后,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更感性了,更容易为了一点事情掉眼泪,更容易焦躁不安,对感情的渴求也比过去更加强烈,她受不了罗铮对她有一丁点的不好。

    不到一分钟,罗铮又回来了,拉着沈柠回去,沈柠甩开他的手不理他。

    罗铮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夫妻俩在生活里极少为了什么红过脸吵过架。

    她一直很明事理,善解人意,而他也是事事以她为先。

    这样的两个人其实很难吵起来。

    可如今夫妻俩有了嫌隙,罗铮有些手足无措,从刚才情绪化当中清醒,开始反省自己对待媳妇儿的态度。

    哎,他怎么可以撇下媳妇儿自己走了呢?

    不该,真是太不该!

    媳妇儿还怀着孩子,他怎么能可以冲她生气呢?

    他就不能好好说妈?非得把媳妇儿惹毛了才高兴?

    此刻的罗铮后悔不迭,“媳妇儿,我错了。”

    沈柠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走了。

    罗铮紧忙跟上去,“媳妇儿,我错了……”

    沈柠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就是暂时不想理他,罗铮心中慌得一比,见沈柠越走越快,他赶紧把人打横抱起来。

    沈柠:“……”!!!

    “你干嘛呀,旁边人看着呢!”沈柠又羞又恼。

    “媳妇儿,对不起,我刚才就是……太害怕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有什么事一定好好跟你说。”罗铮道歉诚意十足,反正就是不能让媳妇儿心里有一丁点的不愉快。

    道歉的态度得摆正。

    沈柠给他这么一番操作,再大的火气也没了,窘迫道:“你先放我下来。”

    “那你不能不理我。”

    沈柠郁闷地点了点头:能不能好好吵架?能不能好好冷战了?

    哎……

    罗铮就把妻子轻轻放了下来,重新欢喜地搂着媳妇儿回家。

    “你抓了那帮孩子到派出所,怎样了?”沈柠问。

    罗铮嘴角微微上扬,媳妇儿肯主动跟他说话了,应该是不生气了吧,“因为都是未~~成~~年,基本是要从宽处理,但是架不住我们这些家长的强烈要求,警方就做了一个拘留的处罚,有一个被戚尧打伤,哭哭啼啼的,后来对方家长来了,非要我们赔偿,我不肯,僵持不下,警方就把受伤的小孩子放回去了。”

    “那以后这孩子又跑来报复咋办?”沈柠对这帮熊孩子的劣根性可真是不放心。

    罗铮道:“我让对方父母留了联系地址,又跑去确认了一下,要是那小子以后再犯,我就找他家去,那小子也是被打怕了,跟只鹌鹑一样畏畏缩缩躲在父母身后,以后肯定没胆干坏事了。”

    “哦,对了,带头闹事的其实是一个叫包庆军的,是王如意和包广金的儿子。”

    沈柠神色凝重,“我几个月前在派出所见过他,那时候包广金被抓,那孩子的眼神挺凶的,八成放出来后还是要针对大安小茹,咱们得想想办法。”

    罗铮点头道:“放心,这事儿我来处理,这些孩子就是没被社会毒打过,我来收拾他们。”

    沈柠:“说到底还是个孩子,你好好引导包庆军,让他以后好好读书,别成天就知道偷鸡摸狗不学好。”

    罗铮笑笑道:“媳妇儿,引导孩子的事儿我哪会。”

    毒打臭小子的事情,他倒是在行。

    一个个都是没打的病!

    沈柠想到这个就头疼,“你自己看着办吧!实在不行,我出面跟他说说。”

    罗铮:“你别去,还怀着孩子呢,万一被那小子冲撞了怎么办?”

    沈柠叹了一声:“大安小茹还是要接送才行,等俩孩子大了才能放心些。”

    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

    现在肚子里又有一个。

    真是让她有操不完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