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影帝总是贪恋我的美貌 > 第688章 柳桑桑的决定35
    似是为了增加爆料真实性,所有的爆料人都主动在爆料附后附上他们与陈阿虔的照片,有的是毕业照,有的是合影。

    他们无惧被人肉,被黑子攻击的可能,努力证明着自己不是拿钱做事的营销号,而是活生生的,生活在陈阿虔身边的朋友同学同事。

    他们自发的站出来讲述过去的事情,为陈阿虔发声。

    随着不断的有路人发声,那些真实的证据一点点的被挖掘出来,渐渐拼凑出属于陈阿虔的人生。

    坚韧,善良,奋进,勇敢,宽容,感恩,有担当与责任感,陈阿虔几乎可是一个完美的人。

    但是,他却拥有残缺的人生。

    ——人渣父母,垃圾学校老师,拖油瓶妹妹,陈阿虔简直是美强惨的代名词,这里的“美”特指心灵美,明明从小被抛弃,却依旧拥有拥抱生活,善待他人的心

    ——我的眼泪不值钱!呜呜呜,陈阿虔太惨了吧!他的一生都在委屈自己啊!!初中的好不容易暂时安定在亲戚家,亲戚也承诺会让他住到高中,结果妹妹被就抛了过来!成绩明明出类拔萃,可以有美好的未来,却为了妹妹选择本市三流大学!明明已经决定照顾妹妹选择野鸡大学,却被贪功的老师和学校硬生生的逼到帝都!陈阿虔自己的想法是不是从来不重要?!

    ——陈阿虔应该是有种赎罪的态度在照顾妹妹吧,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但他根本没有错啊!错的是他的父母,生而不养,将自己的责任扔给陈阿虔

    ——班主任和学校很可恶,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陈阿虔的想法吗?!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手遮天人?他的人生才是乌云密布没有天日吧

    ——以前我黑过陈阿虔,现在我真诚的向道歉,一个能让身边的朋友都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的人,绝对不是只手遮天的恶霸,他用自己如金子般的品德赢得现在的同学朋友们的自发发声

    紧随其后的便是帝都警察学校的官博发声,学校不只肯定了陈阿虔在校期间的表现优异,而且通过助学金侧面印证了陈阿虔的家庭贫困。

    ——高中呢?高中为什么不出来解释改志愿的事情

    网友们义愤填膺,但终究等不来陈阿虔就读的高中的回答。

    高中绝对不会主动回答不利于他们的问题。

    ——突然在想,以前妹妹那么乖巧听话,后来陈阿虔读大学后她突然变化,可能是妹妹觉得哥哥抛弃了自己,所以自暴自弃吧

    ——不是自暴自弃,而是想引起陈阿虔的注意。事实证明,每次妹妹惹事,陈阿虔确实都会回来看她,甚至在她辍学的时候将她接到帝都……

    ——如果陈阿虔是父亲,我肯定要骂他不会教育小孩,他根本没有掌握当家长的能力,小孩不是这样教的!可是,他只是哥哥呀,他承担了本不属于他的责任,他已经很努力的去养活妹妹了

    ——妹妹有一天不是他的错

    ——妹妹肯定认为自己被爸爸抛弃,又被哥哥“抛弃”……

    ——心疼陈阿虔,心疼妹妹,为什么有那么多不负责的父母呢?!

    “为什么有那么多不负责的父母?为什么!”柳桑桑感同身受,那个女人也不负责,她抛弃了自己。

    如果她知道陈阿虔有这样的人生,她绝对不会骂陈阿虔不是在照顾妹妹,而是在害妹妹。

    “他的人生很痛苦吧。”柳桑桑喃喃道,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

    三天后,调查结果新鲜出炉。

    陈阿虔在警局任职期间,从未有过滥用职权,徇私舞弊,威胁恐吓他人等违法违纪行为。

    陈阿虔的清白被彻底盖棺定论,网友们也纷纷表示结果就该如此。

    但是,总有人要跳出来将清水搅浑。

    ——陈阿虔的洗白套路果然666,不愧是上头有人罩。从爆料开始,到现在的官方盖章,层层递进完美逆转风评,娱乐圈的鲜肉们都学着点

    ——什么大人物?

    ——你们以为如果他真的是孤儿,真的无依无靠可以爬到现在的位置,啧啧啧,单纯!

    ——你有证据吗?

    ——你们去查他的履历和晋升速度,再看看他的同学就能明白,所谓的调查不过就是走过场,懂?

    发完这段话,某单身男子心满意足的翘起了二郎腿。

    他才不信世界有陈阿虔那种人,孤儿可以靠自己当了帝都的警察?

    搞笑。

    陈阿虔肯定有后台有关系,他就要让这些大人物难受!

    男人开始各种编料造谣,殊不知他信口胡言的话却为陈阿虔带来麻烦。

    因为网络的风向再度发生变化,陈阿虔被二次调查。

    三日后,当陈阿虔走出警局时,只觉得外面的太阳很亮。

    “塞翁之马,焉知非福,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别有心理负担。”上司轻轻拍了拍陈阿虔的肩膀安慰道。

    “我没事。”陈阿虔微微摇头,他就是担心妹妹。

    走出警局大门时,陈阿虔只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陌生的车。

    后排车窗被摇下,柳桑桑挥手示意:“傻看着做什么,上车。”

    “你怎么来了?”陈阿虔颇为讶异。

    “来接你。”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陈阿虔不想再给柳桑桑添麻烦。

    柳桑桑却催促陈阿虔快上车。

    陈阿虔犹豫片刻后,最终还是上车。

    “咱们这是去哪里?”陈阿虔见路径不对。

    柳桑桑却说:“没错,就是这个方向。”

    很快,陈阿虔发现柳桑桑带她来的,是关押陈阿妹的看守所。

    “你?”陈阿虔不解的看向柳桑桑。

    柳桑桑示意:“进去看看你妹妹吧,你放心,我走的正规流程。”

    没想到陈阿虔却摇头说:“不用。”

    “为什么?”

    陈阿虔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你认为她不想见你是吗?”柳桑桑替陈阿虔回答。

    陈阿虔的沉默证实柳桑桑猜的没有错。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见面两个人都要吵,而且越吵越凶。

    与其吵架,不如不见。

    陈阿虔最近一次见妹妹是三个月前,最后的结果不只是不欢而散,而且闹得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