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老婆听说你暗恋我 > 第189章 190我回来了,你想我了吗1更
    慕云晞定定地看着她,嘴角笑意清浅,带着一丝嘲弄:“真的要我提供证据吗?姑姑!”

    最后两个字刺激了慕婷的神经,她想也不想地说道:“我不是你姑姑,我大哥的孩子早就已经死了,你少在这里攀亲戚。”

    相比起她的惊怒交加,慕云晞自始至终都十分淡定,即便刚才的竞选失败,她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急躁。

    楚江迟曾对她说过,在事情的进展不理想的时候,才是最要冷静的时候,只有冷静的大脑才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突然冒出来的陈珊打乱了她的计划,但是没关系,不能将姜盛林拉下台,那就先将股份拿回来,股份到手了,她就是羽微集团的董事长,到时候照样可以将姜盛林赶出公司,提前结束游戏而已。

    “我是不是慕向南的女儿,不是你说了算,姑姑,何必自欺欺人,还是说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没人知道那份遗嘱的存在?所以只要你不承认我的身份,股份就理所当然归你了?”

    慕婷心中惊慌失措,她确实是这样想的,反正那份遗嘱现在就躺在她家的保险箱里,没人见过,只要她不承认就完了。

    “让你失望了,当初爷爷立遗嘱的时候就公证过,所以公证处是有备份的。”

    “不可能。”慕婷的神情有些狰狞,如果真的有备份,自己不可能不知道。

    其实有没有备份慕云晞也不知道,只是推测而已,按照爷爷的性格,既然立了这份遗嘱,必然是有备份的,甚至还有一个遗嘱执行人,她不知道这人是谁,但必然是爷爷信任的人。

    这人之前不站出来,或许是因为也以为自己死了,慕家无人可以继承,所以默认了慕婷的做法,但只要自己的身份曝光,她想,这位应该会主动来找自己。

    她手上没有遗嘱的原件,也不知道原件在哪里,所以只能用这样的办法,赌一把。

    这是一场豪赌。

    慕云晞没有急着否认,她只是深深地看了慕婷一眼,起身离开了会议室,股东大会已经结束了,自己再留下来也没意义,至于股份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张林目送着慕云晞离开,将这边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自己的老板。

    ************

    医院里。

    慕向南一向无人问津的病房里来了一位客人,戴着墨镜和帽子,脸上甚至还带着口罩,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护士看了她好几眼,可人家手续齐全,就是来看望病人的,所以在没有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之后就离开了。

    女人摘下口罩和帽子,露出了一张美丽的脸,看不出年纪,只有眼角那不易看出的细纹暴露了几分她的真实年纪。

    她静静地站在病床前,打量着昏迷不醒的男人,神情复杂。

    “向南,我回来了,你想我了吗?”她的嗓音不像她的脸,十分沙哑,算不上好听。

    “我忘了你现在还在睡着,看不见我,听到我的声音认不出来了是不是?我是珊珊啊。十年不见,你竟然还在睡着,睡这么长时间,不累吗?”

    床上的人自然不会给出回应,陈珊也没期望能得到回应,他这样子,她是习惯了的。

    “向南,我想你了。”她叹气,坐下来握住了他骨瘦如柴的手,昏迷了这么多年,他的肌肉不可避免地有些微缩,手感并不好,可她却一点嫌弃之色都没有,眼底是满满的缱绻。

    “十年了,离开的十年里,我甚至都不敢回到云城来,我以为十年的时间和地域的分别能让我忘记你,可是我却高估了我自己,我忘不了你,我到了现在依旧无法忘记你,这话听起来是不是很好笑?”

    “向南,我看见云晞了,长大了,特别好看,可惜,你看不见她,你要是见到她,一定也会高兴的吧?”

    陈珊坐在病床前,絮絮叨叨地说着,即便嗓子沙哑难听,也无法掩饰语气里的温柔,她说着对他的思念,说着这些年自己的生活,说到最后,她的神情渐渐变了。

    “慕向南,你知道吗,我有多爱你,我就有多恨你,当年你为什么不选我?你为什么要跟妘璟在一起?我哪里不好吗?”

    “慕向南,妘璟是你最爱的人,云晞是你最珍视的宝贝,那我呢?我又是你什么人?我知道你也恨我,可是你该恨我吗?妘璟死了,云晞失去父母,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吗?”

    “当年你若是跟我在一起,那我们一家三口一定和和美美,妘璟不用死,你也不会躺在这里十九年,云晞,呵呵呵,你最爱的女儿也不会遭受那些罪,慕向南,你给了我那么多的伤痛,我回报给你这份礼物,我们也算扯平了对不对?所以你不要恨我好不好?”

    她将脸贴在他的掌心,眼底闪着泪花,嘴角却挂着笑,面容略显几分狰狞:“你别恨我,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对云晞做什么。向南,醒来吧,你要是想让云晞平平安安的你就醒来吧,我答应你,只要你醒来,我就放过云晞,让她跟她喜欢的人在一起。”

    她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人,慕向南紧闭着眼睛,就连仪器上的数字都没有丝毫的变动。

    陈珊等了很久,等到眼睛都酸疼了,才终于笑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狠,现在就连云晞也威胁不了你是吗?是不是妘璟死了,你的心也跟着死了?”

    她的神情越来越狰狞,说出的话也越来越没有逻辑,到最后直接一挥手,将床头的花瓶砸落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甚至有玻璃溅到了她的腿上,划破了她的小腿。

    她像是毫无所觉一般,面无表情地盯着慕向南。

    护士被惊动了,疾步走过来时,陈珊已经恢复了正常了,见护士看过来,抱歉地笑笑:“刚才不小心碰到了花瓶,对不起啊,砸碎了,不过我会赔的。”

    她的笑太温柔,道歉又诚恳,护士没有多想,说了一声没关系,过来清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