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超品大亨 > 第6章 教老爸赚钱
    “都说了,今天不用等我吃饭,你们娘俩先吃就行。儿子,考试成绩怎么样?”章伟光一边换着拖鞋,一边问道。

    “还那样,跟上次差不多。回头让老妈给我补补课,肯定能考上市里的好高中,将来考上大学,当干部。”章杨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实际上他对当什么干部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是开公司更有意思,赚的多,也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爸,你这次去县里要钱,结果怎么样?”章杨一副好奇的样子。

    “书纪松口了,年前县里到一笔钱,会把工人的基本工资都补齐。只是明年怎么办还不知道。”章伟光有些头痛。

    县里不可能年年给电子厂补贴,甚至有传言说,县电子厂要黄了。这怎么可能,他们电子厂可是国营企业!

    不过厂长和书纪都调走了,他这个总工一把抓,却什么都没抓好。

    “书纪说没说,让你当厂长的事儿?”杨素兰关心的问道。

    厂长跟总工可是差着一个级别呢,工资也能涨不少。虽然总是不能按时开支,但年终总会补齐。

    “没说,我也没问。”

    “你怎么就不问问?哦,让你干着厂长、书纪的活,还给你开总工的工资,你是不是傻?”杨素兰一脸的不高兴,“儿子明年要考市里的高中,将来要上大学,哪个不需要钱?”

    “我都没办法带着厂子赚钱,怎么开口问?”章伟光反驳了一句。

    “停!”章杨赶紧打断他们的话,“爸妈,吃饭呢,能不能不吵了?不就是钱的事儿么,一会儿我教老爸怎么赚钱。”

    啪!

    章伟光拍了章杨后脑勺一巴掌:“你才多大,懂个六啊,还教你老子赚钱!”

    “爸,你这么说我可就不乐意了,有志不在年高没听过吗?难道你没现,国家都提倡领导干部年轻化?”

    “这就说明上头都认为,年轻人的思维更开阔,更活跃,更具有先进性。”

    “你少给我白呼(方言:有吹牛的意思),那些年轻人也指的是大学毕业生,甚至是研究生,可不是什么初中生!”

    章伟光瞪了儿子一眼,还轮到你给老子上课了?

    “你爸说得对,这些事儿你根本不懂,好好学习就行了。”杨素兰附和道。

    章杨:“……”

    刚才你俩不还吵架么,怎么忽然就矛头一致对准我了?

    “爸,你听过游戏机吗?”章杨决定直说。

    “马上要中考了,买什么游戏机!”杨素兰呵斥道。

    “我没说买游戏机,我是说很多小孩子,甚至青年都爱玩。而游戏机,就是一种电子游艺设备。”咋在你们心中,我就知道玩?

    “你的意思,让县电子厂生产游戏机?你知道那东西有多难吗?人家国外耗费了那么多精力研的,我们一点都不懂,怎么生产?根本不现实。”章伟光直接否决了这个方案。

    “爸,现在国外主要产销16位的游戏机,但是你知道咱们国内卖的是8位的游戏机吗?人家岛国、美利坚等都把卖剩下的尾货拿到华夏来卖,就这样还卖的死贵。”

    “那都是十年前的技术,破解起来其实并不难。以电子厂的技术,拆几台机子,就能破解成功。”

    “你想啊,多少人想买游戏机,但是价格太贵了,8位机就要八百多,还只有市里有,咱们县里都没得卖。”

    “买了游戏机还不算完,一盘卡带一个游戏,你天天玩一个游戏肯定会腻,但是想玩更多,就要买更多的卡带。”

    “一盘卡带一百多,那东西成本才多少,十块钱不到,你想想里面利润多大?生产游戏机需要投入的资金不低,但是生产卡带就简单多了,咱们电子厂就行。”

    章杨越说越兴奋,卖出去一千盘卡带,就能赚两三万,两千盘,就有钱生产游戏机了。

    “你怎么知道电子厂能生产游戏卡带?你生产出来,就有人能买?这要是真这么简单,会没别人做?”章伟光摇摇头,儿子想问题太简单了。

    “爸,你真以为没别人做吗?咱们市场上卖的游戏卡带,可能有一半都是非原厂生产的,而是香江、宝岛那边走~~~私进来的盗版。”

    “其实原理很简单,将程序复制下来,烧录到半导体上就行,咱们厂就有设备,许多人一学就会。”

    “但是对于不懂的人来说,那是怎么研究都不明白。就像半导体收音机一样,厂里任何一个师傅都能自己做吧,但你让我妈做一个试试?我妈难道不是别人眼中的文化人吗?”

    “我怎么了?你小子长本事了是吧?”

    儿子说的头头是道,本来杨素兰听着也觉得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最后这个举例是什么意思?

    “妈,术业有专攻,每个人擅长的不一样,在教书育人方面,您是这个。”章杨竖起大拇指,打消了母亲的怒火。

    “还有啊,其实复制别人的游戏卡,是侵犯了别人的专利权。专利权就是一种法律承认的保护权利,别人不允许,你不能生产。”

    “不过你看厂子现在都什么样了,生产就能赚钱,能让厂子活下去。不生产,那厂子就继续这样半死不活的,或许一年之后就该黄了。”

    “再说了,您听过专利法吗?这个在咱们国家只是试行,不会有人管。而且您带着厂子赚钱了,县里肯定也会保护您,难道那些领导还想明年您再带着几位老工人堵门要工资吗?”

    “爸,这年月,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个明显赚钱,您不做?”

    “不行,犯法的事儿,厂子不能做!”章伟光艰难的做出决定,他不能带着大家走歪路。

    “那如果不犯法呢?比如有人给你下订单,你们代工生产,这样没问题吧?就像有人用菜刀砍人,跟生产菜刀的没关系吧?”

    “这样既能避免犯法,还能赚到钱,盘活厂子,让工人都能开工资,您干不干?”

    章杨心里一乐,他果然猜对了,刚才故意说出什么犯法的事儿,就是让老爸这么选择。这样一来,大钱就都能落入他的口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