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旺夫农家女 > 第25章 ,运气好到爆
    楚南乔拍着自己的胸口。

    莫非是做阿飘多年,如今忽然有见到个美男子,饱暖思**?

    “……”

    伸手揉着鼻子,楚南乔吸了吸。

    今儿白天都流鼻血,莫非要找个男人败败火?

    “……”

    想到这里,楚南乔呵呵笑了出声。

    男人啊……

    要好看……

    可几个比得上温北海好看?

    温北海的手真好看!

    想到这里,楚南乔在床上滚了几下,反正是睡不着了,起身到后院打拳,出手又快又狠,随手抄起一根竹棍,也能耍的虎虎生风,凌厉非常。

    脚尖一踩,就跳上了院墙,然后来来回回的跃。

    跳进来,跳出去。

    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也没停下。

    暗处,一双眼眸冷冷的瞧着。

    就这身手,真能被继母欺负十几年?

    又想到自己能够重生回到年少时,为什么这楚南乔不能是借尸还魂?

    “谁?”楚南乔呵斥一声。

    只觉得有人盯着自己。

    捡起一块石头朝一出丢去,没有砸到任何东西。

    楚南乔蹙眉。

    难道是感觉错误?

    但,刚刚那毛骨悚然、被人盯上的感觉,并不似作假。

    回屋子去换了衣裳,倒在床上闭眼睡觉。

    天麻麻亮,大房就忙碌起来。

    昨晚的红烧肉还有点,楚陈氏热了,楚南乔穿着楚荣的衣裳,做男孩子打扮。

    还真是个漂亮的小公子。

    “伯娘,好看不?”

    楚陈氏笑,点点头,温柔轻声,“好看的,进了山不要到处乱跑,跟着你三个哥哥!”

    叮嘱了楚南乔,又去教训三个儿子,“进山后要看好南乔,不要往深山去!”

    “知道了娘!”

    楚陈氏还做了馒头让带着,饿了好吃。

    家里有钱,有粮食,楚陈氏就舍不得苛待几个孩子,总想着给吃好点,有力气。

    楚南乔最喜欢去山里。

    路上,楚荣忍不住道,“幺妹,你今儿想要什么?”

    “什么最值钱?”楚南乔问。

    “老虎、豹子、熊……”

    楚南乔呵呵一笑,“不是,这些东西值不了多少钱的,最好是某某要造反的王爷或者大将军藏了宝藏在这山里,或者是某个皇帝,为了后代子孙藏了宝藏,亦或者是某某帝王埋葬在此!”

    “……”

    “……”

    “……”

    这言论。

    三兄弟是服气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三人觉得南乔说什么都是对的。

    没毛病。

    楚南乔摸着下巴,“不过真要有这么个宝藏,咱们也不能随意去挖,万一还有人盯着,那就麻烦了,所以还是来几头野猪吧,卖卖野猪,赚不来大钱,好歹也能赚到点小钱!”

    三兄弟觉得有道理。

    但是,当他们进了山,跟着楚南乔乱走一通,看见那十几头野猪的时候,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又强自压抑的兴奋。

    我滴个天老爷,这,这是真的吗?

    这个幺妹,为什么比半仙还算的准?

    “大哥、二哥,你们愣着做什么,快抓呀!”楚南乔催促道。

    “幺妹,怎么抓?咱们就四个人,这有十几头野猪呀再说咱们最多就只能抬一头野猪下去!”楚荣轻声。

    激动。

    激动之余还害怕。

    这真要惹恼了这些野猪,少不得被野猪的獠牙给拱个皮穿肚烂。

    这不是一头野猪,是十几只,算得上一群了。

    一群啊,又不是不要命了,不然谁敢?

    但楚南乔敢。

    她已经拿一手拿了绳子,一手拿柴刀过去,那野猪见了她不跑不说,还不上前攻击她,就像那菜园子里的菜一样,让她挑选。

    “……”

    “……”

    三兄弟惊呆了。

    这,这,这简直。

    揉了揉眼睛,不是做梦,不是做梦。

    楚南乔也意外的很,她本来就不紧张害怕,这会子更不了,还认真挑选了一头野猪,“嗯,就你了,看着膘肥体壮,想来能卖不少钱!”

    然后,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没被挑中的野猪一溜跑掉,留下被选中的那头。

    任由楚南乔慢条斯理的把它绑住,然后被楚家三兄弟轮流抬着下山。

    三兄弟一路上不说话,反正就好奇的看着楚南乔。

    “幺妹,这事你可不能告诉外人!”

    “对,谁也不能说!”

    楚南乔点头。

    觉得这样子进山一点意思都没有,也没惊险刺激,也没遇上啥值钱的东西。

    “咦?”

    她失望的时候,看见了几朵小花。

    是人参么?

    楚南乔惊讶了一下。

    上前去一看,可不就是人参,看着一支上面开了好几朵花,瞧着年份就不浅。

    “三哥,你快过来!”

    “啥东西这是?”

    “人参!”

    楚南乔说着,就开始用小锄头挖。

    她挖的很开,怕人参年份大,挖坏了根须。

    最后还包着一大坨泥巴给放到了背篼里。

    “回家!”

    心满意足了。

    回到家里,晌午还不到,楚陈氏如今不用出去干活,就在家里收拾整理,刘氏听说村子里有人做豆腐去等着买。

    楚大郎、楚老头父子两在后院翻整菜地,想着等下场雨,就开始种菜,那样子冬天有得吃。

    见到兄妹四人回来,还抬着一头野猪,楚陈氏惊讶片刻后是狂喜,“哎呀,今儿又猎到野猪了啊!”

    “伯娘,不单单有野猪哦!”楚南乔说着,拉着楚陈氏去看,“人参!”

    “哇……”

    楚陈氏怎么可能不惊喜。

    当初公爹生病,就去莫大夫那里切几片,就花了一两银子,莫大夫说要是家里条件允许,让公爹继续吃,可家里哪里来的条件。

    “瞧着很大呢!”楚陈氏欣喜。

    “是很大,所以我打算留着炖汤,给家里人补补!”

    楚陈氏一听,又心疼又感动。

    心疼卖不了银子,又感动南乔对家里人的好。

    但她清楚,家里三个儿子不是没去过山里,他们别说人参、野猪了,除了两捆柴,啥也弄不回来。

    所以这都是楚南乔的功劳,她想怎么安排都成,反正受惠的还是家里人。

    “成!”

    楚南乔让楚荣去打水来,把那坨泥巴放到盆子里慢慢洗。

    楚陈氏去煮饭。

    家里顿顿有肉,但是肉片焖豆角好吃,昨儿见南乔就多夹了几次,打算今日再做一些。

    又想着她爱吃鸡蛋羹,又给炖了一大碗,粗粮也不做了,全部白米饭。

    刘氏买豆腐回来,见到野猪也是又惊有喜,看到人参的时候,更是狂喜。

    但她没敢开口让南乔留下来给老头子吃,“这,这,这……”

    南乔倒是先开口,接过她手里的篮子,和她说要把人参留下来,炖鸡汤喝,让家里人补补,好有力气秋收。

    “好孩子好孩子!”

    那人参洗干净就真的很大,楚南乔估计得有上百年,但管它呢,既然留着家里人吃,就不管年份了。

    楚老头、楚大郎回来,瞧着也眼热。

    想卖又想留。

    最主要还是想给楚老头补补身子。

    吃饭的时候,刘氏端着碗,像是想开了一般,“老大媳妇!”

    “娘!”

    “晚上杀只母鸡,切两条人参须炖鸡汤!”刘氏下了重大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