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素手成双 > 第140章 ·赤锦之花
    半个多月后的一个夜里,妙音仙子正坐在缓缓床前的椅子上昏昏欲睡,忽然听得外面传来了一阵呼唤“圣子”的声音。

    齐月泽回来了?!

    妙音仙子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便看到一道灰扑扑的人影飞速冲了进来。

    长发凌乱,衣衫满是污垢,全然看不出往日清逸绝俗、温润如玉的模样。

    “苁蓉。”他唤了一声,将紧攥在右手的玉盒递了过去。“喂缓缓服下,用灵力催化,助她修复元神。”

    “好。”苁蓉接过玉盒,立马转去了缓缓床前。

    在玉盒打开的瞬间,一朵赤红色的花朵,冉冉升起,浮在了空中。外形神似芍药,花朵不大,花瓣锦簇。近花处,泛着氤氲的红光,往外圈,折射出来的,却是九彩的华光。炫目而明亮,照得整个房间,亮若白昼。

    妙音仙子连忙过去帮忙,一起将赤锦之花给缓缓服下。随着灵花效力的催化,缓缓的身上,也渐渐笼上了一层九彩的光晕。

    “殿下,缓缓的元神已经在修复了。”苁蓉回头向月泽禀报缓缓的情况,这才发觉月泽将玉盒交给她之后,就已经因为精疲力竭而瘫倒在地了。

    “殿下。”苁蓉过去扶他。“你怎么样了,受伤了?”说时,她发觉月泽衣服上有半边满是干涸的血迹,目光一转,发现左手的地方有些空荡荡的。苁蓉伸手一摸,惊骇道:“你的手……”

    月泽休息了会,稍微缓了一口气过来:“被那看守的妖兽给咬断了。没事,没有伤及根本,过阵子就能重新长出来了。”

    苁蓉点了下头,以月泽目前的修为来说,肉体上的伤确实不算什么,假以时日,就能断肢重续了。

    “缓缓应该没事了,过几天就能醒了。我看你这次损耗得严重了,好好休息吧。”

    月泽看着床上躺着的缓缓,说道:“我在这里陪着她。”半个多月不见她,甚是想念。

    苁蓉看看他,无奈地说道:“那你也好歹先清理下自己。你看你这脏兮兮的样子,回头缓缓醒了,都要当你是乞丐了。”

    “……也是。”月泽拿到赤锦之花后,就立刻连夜赶回来了。这些天在东始岛恶劣的环境条件下挣扎的痕迹,还有与各种妖兽搏斗留下的伤口,都顾不上清理。若是缓缓醒来,看到这样的他,少不了要吓一跳了。

    “那我先去洗洗,换身衣服,待会来替换你们。”

    妙音仙子皱皱眉,这是他一回来,就要把她们从缓缓身边赶走的意思?

    但是人家毕竟刚刚出生入死,从东始岛找了赤锦之花回来救缓缓。所以,她也没有说什么。等月泽洗换一新后回来,她就与苁蓉一起出去了。

    月泽在床前坐下,用灵力探查缓缓的灵台。发现她残缺的元神,确实在慢慢地滋养修复了,也终于是松出了一口气。

    “缓缓。”月泽用仅存的右手握过缓缓的一只手。“你一定要没事。早日醒过来。以后你想做什么,我都依你。只是,不许再进宫去了。”

    第二日清晨,妙音仙子来看缓缓。见月泽就伏在床沿睡着了,即便是睡着了,还是紧紧地握着缓缓的手不放。另一只手,袖管空荡荡地垂在身侧。这副场景,看得人不禁有几分唏嘘。

    他只身闯入东始岛内岛,寻回赤锦之花,其间必定诸多艰辛、几经生死,对此他只字未提。对于自己的伤势也是轻描淡写,毫不在意。回来后不作休整,就陪在了缓缓身边,寸步不离。

    妙音仙子长叹一声,缓步走到白箬仙君身旁,席地坐下,感叹道:“这齐月泽虽是暗宗之人,倒也不渣,比你有情有义多了。”

    白箬仙君瞥了她一眼,并不说话。有这么捧一个,踩一个的吗?无聊。

    妙音仙子忍不住说道:“你就已经渣得这么自暴自弃了,也不为自己分辩几句?”

    “有什么好分辩的?”

    “你就不解释解释当初为什么逃婚?”她就不明白了。那时候,明明两个人都好好的,没闹矛盾,也没吵架。结果,双修大典在即,这货突然就逃婚了。逃婚就逃婚吧,好歹给个理由啊,是另结新欢了,还是怎么滴了?

    “就是突然不想结双修情缘了,不利于修行。你看宗里几位化神境的祖师,都是没有结双修道侣的。”

    “我呸!”妙音仙子不留情地“呸”了他一声。“那你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啊?”

    白箬仙君的父亲白痕,就是一位化神境大圆满期的修士。当年的最高修为者。

    “非要人说实话才行吗?”白箬幽幽地说。“就是突然受不了你了。冲动、愚蠢,蛮不讲理。跟你在一起,影响心情。”

    “你?!”妙音仙子气得不行。“那你这次干嘛又跑来救我?”

    白箬没好气地说:“暗宗点名要我来,我若是不来,你出了事,你师父能饶过我?”

    “你?!”妙音仙子“噌”地站了起来,忍住想把他按到地上痛打一顿的冲动,扭身去找雪仇了。

    “那个害我们缓缓的贱人怎么样了?”

    雪仇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你说陈妃然?”

    “对!就是她!”

    “皇帝夺了她的贵妃封号,贬为庶民,陈家领回去了。”

    “就这样?”妙音仙子明显不满意。“明宗怎么说?”

    “明宗还没处置。”

    妙音仙子一听,又是暴跳如雷:“没处置?!肯定又是长昀那个混账王八蛋护短了!他收的好徒弟,如此歹毒!他还有脸维护?!放我出去!我要去找他们算账!”

    雪仇插着手,觑着她说:“想出去?行啊。先让你的老情人把我们小缘的封印给解了!只要封印解除了,我们立马恭送你们出去!再鞍前马后,陪你们一起去找那陈妃然算账都行!”

    白箬仙君起身,接过话说道:“剑上的封印我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但是里面含了一层诅咒。”

    “什么诅咒?”

    “要有人献祭生命,才能彻底解除封缘法剑的封印。而且,这个人必须是剑主人的至亲至爱之人。”白箬仙君看了雪仇一眼。“若是封缘法剑认雪仇宗主为主人的话,那么,就只能是你那位亲外甥,齐月泽,献祭自己的性命才能解除封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