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傅先生,听说你喜欢我 > 第95章 098瑾歌,你连基本哄男人都不会是吗?
    “傅董,决定了吗?”她没头没脑地问这么一句,突然觉得身上有点冷。

    他始终维持着优雅冷峻,转身时回她一句,“就这么决定了。”

    直到郑婉走进来,直到他彻底离开,直到所有人都回过神事情尘埃落定的时候,只有慕瑾歌一人傻站着,目光平静,脚底却有寒意腾起。

    郑婉停在她面前,笑得有些人畜无害,“慕小姐,很巧,又见到你了。”

    严绯抬眼打量着空降的女二,“你们认识?瑾歌是刚刚任命的情缘副导。”

    “嗯,认识。”郑婉仍是笑着的,自带江南婉约风让她的笑意更加生动,“在宴会上见过。”

    那份生动,却盖不住慕瑾歌的强大气场。

    她比郑婉略高几公分,垂眸看去的时候难免显得睥睨,“我记得郑小姐,不是模特么,怎么现在想转行当演员?”

    聊到这个话题,郑婉不由又提起那个男人,“我给年深说...想试试演员,他就说正好最近有个新电影在筹备,我也没想过一来就会给我安排女二号戏份这么重的角色...原本我是婉拒的,但是年深他坚持...”

    看看,傅公子要是宠起女人来,那真是没得说。

    周围人听着,男女都有,脸上都露出极耐人寻味的表情来,什么关系啊,能得傅公子如此周到的照拂。

    “是这样啊,”瑾歌扯着绯色的唇,笑得寡淡,“那你还听受宠的。”

    她昨晚在傅年深家过夜,今天在这里亲眼目睹他百般照拂另外的女人。

    今早他问她,“嫁给我,不好么?”

    不好,眼下看来,是真的不好。

    两秒后,她扔下剧本,被严绯一把拉住,“干什么去?”

    深吸一口气后,瑾歌眼风都没再丢给郑婉一个,看向严绯,“去问问他,不心疼钱是不是,非要造?”

    “造也是傅公子的事儿,你别——”

    严绯话没说完,也没拦住她,就眼睁睁地看着那抹娟秀的背影离去。

    完了完了,怕是一去不回。

    谁不知道,傅公子决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他都不在意亏损,一个新副导在意个什么劲儿?

    EK总部,时刻人满为患,瑾歌没那个耐心等,加上对上一次的电梯失事留下阴影,索性一口气从十六楼爬楼,上到了二十三层。

    周秘书从秘书室交代完工作出来,瞥眼看见,从楼梯口走出来的熟悉声音。

    “慕小姐?”

    “我要见傅年深。”

    周兰是不会蠢到拦她的,作为老板的贴身秘书,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她可知道,慕小姐可是风头正盛的主子,她点头,“我通报一声。”

    办公室内。

    简修风格落地窗前,男人修身而立,背影挺拔又高大,两条修长的腿在站着的时候看起来尤为笔直,一如既往的,他指间有烟,轻佻矜贵的眉眼拢在青白烟雾中。

    门被敲三下,传来周秘书的声音,“傅董,慕小姐在外面等着要见您。”

    两秒后,他才淡淡回应,“让她进。”

    她的脚步声,在半分钟后传进耳中,有节奏,踩得也很稳,然后在他身后停下。

    瑾歌盯着他的背影,“我们谈谈?”

    男人没有回过身去,反而抬手吸一口烟,仍由薄雾爬满阴郁的眉眼,“你说。”

    她蹙眉,“你就非得...和我对着干?郑婉明明就不适合那个角色,非要塞进去,为了彰显你多有能耐是吗?”

    听见这话的傅年深,总归算是有了反应,他将目光从窗外收回,回过身去,用一种清冽又深沉的眼神注视她,“我有能耐这件事,应该不用显摆...或是你口中的彰显,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瑾歌真想抽他。

    这男人...

    真的真的,太过狂妄,是骨子里面那种丝毫不加掩饰的狂妄。

    好半晌,她没挪开看他的眸子,“我是这部电影的副导,也将会是我的第一部参与完成的作品,所以我不想这部电影拍得不伦不类。”

    傅年深黑眸微凝,模糊的烟雾令他的眉眼很是性感,“所以呢?”

    瑾歌重复,“所以,郑婉不适合女二号的人设。”

    他依旧没有表态,而是越过她将烟头摁灭在桌上的烟灰缸中,倚靠在桌沿上,单脚支着。

    瑾歌跟着他走过去,面对面的距离,“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

    “瑾歌,”他答非所问,“我问你一个问题。”

    她一怔,“啊?”

    突然,傅年深抬手捏着她的下颌,微微抬气,温热的气息洒下来,星眸深沉地看着她,“你回答我,你是因为我讨厌郑婉不愿意她演女二;还是因为单纯因为郑婉真的不适合电影中的那个角色?”

    前者后者,不用问都知道有本质上的区别。

    第一种,是代表她对他参杂的有私人感情,所以连带着讨厌郑婉;

    第二种,和他没什么关系,就是因为不适合所以不愿意要郑婉。

    那一瞬,竟在男人眼中看出希冀的微光。

    不知道是不是瑾歌的错觉,她一瞬的晃神后,心头滋生出好几秒的心悸,想也没想脱口就出,“当然是因为她不适合,她的形象气质都不符合。”

    然后,傅年深松开了她的下颌。

    紧跟着,他像是自嘲般笑笑,眼角轻蔑凉薄地注视她,“瑾歌,你连基本哄男人都不会是吗?”

    哄他的女人那么多,怎么也轮不到她慕瑾歌。

    她像是没背熟台词的演员一样,站在他面前,过了很久很久,才慢吞吞吐出一句,“你该不会是想要我...吃醋吧?”

    这个大胆的设想,令她自己吃惊。

    按道理来说,傅年深他不应该是这么幼稚的人把,太刻意了。

    傅年深撩起薄唇,缓缓而道,“但是你不会。瑾歌,你不肯嫁给我我,那以后就别后悔。千万别在我决定娶别人后黯然神伤,因为就算你后悔,我也不会再看你一眼。”

    那嗓音中尽是凉薄,缠绕的低笑很是漫不经心,“现在,毕竟也没有娶你的理由了,懂吗?”

    她懂,但是她没接话,嘴巴张了张,却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