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 > 第58章 周日来我们家吧
    “实在是太忙了。”她叹气,周六日得去拍摄呢,挤不时间。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爸妈好歹也算你一个亲人吧?你都大半年没去探望过他们了。”

    吴知枝心里无奈,思索一会,才说:“我看看周日晚上有没有时间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周日晚上你一定过来。”

    “我还没答应呢。”

    “我就当你是答应了。”苏北也不管她答不答应,捧了碗米粉就走。

    吴知枝无奈,继续煮别人的米粉。

    她的记性很好,每个人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她都记得,还额外给吴桐煮了一碗面,“吴桐,你也吃吧,吃完了在写。”

    现在是傍晚,店里没什么人,吴知枝坐到吴桐那张桌上剩下的唯一一个空位,问陆焉识,“数学卷你写好没?”

    陆焉识把卷子扯给她,“好了。”

    “那我抄一下。”她笑了一下,拿过自己的空白卷,开始抄,先写完也有好处,下星期一的早自习就可以迟到或直接不上了,可以在家多睡一会。

    见吴知枝要抄作业,苏北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知枝,你抄作业啊?”

    “对啊。”

    苏北一下子就炸了,“你现在怎么变这样了?你以前很自律的呀。”

    吴知枝似乎很不喜欢人提以前,皱了下眉,抬头望他,“苏北,我就这样的人,别太高看我。”

    说完就低头抄题。

    苏北的嘴巴张了张,又闭上了,好像是在斟酌词汇,“我每周给你的竞技班笔记和作业备份,你都没看是不是?”

    吴知枝抄着卷子没搭理他。

    “你在这样下去,就全毁了知道吗?”

    吴知枝默,睫毛微微垂着,心中是一团说不出滋味的苦涩。

    难道她不知道吗?

    早就毁了,从她决定撑起这个家开始,她就没在考虑过未来,一去考虑,就会失眠难受,索性就顺其自然吧,该怎么样就怎么吧,她早认命了。

    “吴知枝。”尴尬的静默中,陆焉识突然开口。

    吴知枝望过去。

    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她,“我放在你这里的钱,应该已经扣光了吧?”

    “还有四元。”她应了一句。

    “哦。”记得还挺清楚,他把手里的百元大钞扔给她,“这给你,不要找那些破破烂烂的零钱给我。”

    “……”什么毛病啊?要崭新的,那得等新年去银行换才有。吴知枝心里嘀咕了句,接过钱,在口袋里找零钱,不够,她抬头说:“皱的就够,不皱的就不够。”

    “那放你这吧,帮我记着账。”

    “行。”她笑了一下,拿出本小本子记数,刚才苏北问那些问题带来的压迫感,也随之被莫名其妙的解除了。

    苏北沉默地望着说话的两人,眉心紧紧皱着。

    他觉得陆焉识就是故意的,故意在他跟吴知枝说话的时候,出来搅局。

    没多久,他们就吃完走人了。

    陆焉识在看手机。

    吴知枝把刚才的一百元拿出来还给他,“刚才谢了,钱不用,今天当是请你吃了。”

    “不用。”他看她一眼,笑了,“你赚钱不容易,况且这点小钱我也不会贪。”

    “跟贪没关系,就想谢谢你。”

    “谢我就吃这个啊?”

    “……”吴知枝愣了,“那你想吃什么?”

    “这些都吃腻了,做点好吃的吧。”

    “你想吃什么呀?”

    “随便,只要好吃就可以了。”

    吴知枝刚想说话,远远走来一个中年男子,正是吴明勇,他昨晚没要到钱,今天又来了,要不到钱誓不罢休。

    她的视线盯在吴明勇身上,气息有些阴沉,目不斜视,对陆焉识说:“今天可能没时间了,你先回去吧,等哪天有空了来我们家吃饭。”

    陆焉识瞅了眼吴明勇。

    吴明勇以为他是来吃饭的,没当他是一回事,进来就说:“哎哟,有人在吃饭啊?小伙子,你怎么来这里吃饭?你难道不知道这家店卫生很差的吗?哦,不止卫生差,还到处都是蟑螂老鼠,老板的人品也不怎么样,对爹妈那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不止如此,连每个月应该给的赡养费都一分不给……”

    “吴明勇,你够了吧?不嫌丢人是不是?”吴知枝打断他的话,脸色阴郁。

    “你连亲爹不管都不怕丢人,我有什么好怕丢人的?”吴明勇坐下,拉长一张脸,摆明了就是来闹事。

    “你先回去吧。”吴知枝皱着眉,对陆焉识说。

    他看了吴明勇一眼,又看了吴知枝一眼,直觉这两等下得干仗。

    可吴知枝又开口让他走,使他有点不想走也得走。

    “这儿的事跟你没关,你先走吧。”吴知枝再次开口,还是让他走的意思。

    陆焉识叹了一口气,虽然他能体会吴知枝此刻的糟糕心情,但她明显不想让他参合她家里的事情。

    犹豫几秒,他站了起来。

    吴明勇看着他的背影,哟了一声,“还是认识的啊?同学?”

    “关你什么事,你又想在这闹事是吧?”

    “反正你今天不给我钱,我是不会走的。”吴明勇已经打定主意了,要不到钱,坚决不走,“你们一家人在城镇上住楼房,吃香的喝辣的,让我跟你奶奶在乡下住平房吃咸菜白粥,哪有这样对父母和长辈的道理?我想过了,要实在不行就来分楼,秀琴生了你们三个孩子,按道理你们应该多分,那就给你们三分之二,我就委屈一点拿三分之一好了。”

    吴知枝听了这话,气得心肝儿都疼起来了,“这房子是外婆的,你有什么权利分?你有继承权么?”

    “你外婆给你妈了,我是她丈夫,就自然有我的一半。”

    “呸。”吴知枝黑了脸,“楼是不可能分给你的,别妄想了。”

    “你要不想分楼,那现在就给我一万块,不然惹急我了,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去做吧。”看你能翻出什么花来。

    “吴知枝,别以为老子怕你啊,这房子本来就有的我的一半,如果我想卖,随时可以联系人来看房子的。”

    “去联系吧。”吴知枝一点都不怕,这样无耻的人,就只能用无耻的手段来对付,敢叫人上门,她用扫帚把他们打出去。

    “你给我一万事情就平息了,有那么难吗?”

    “我们没钱。”她黑着脸,虽然还未成年,可看着就是不好惹,比吴秀琴那个软弱无能的难对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