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变身非常大小姐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有鬼的是人心
    一具被掏空了内脏的尸体自己跑了出去,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生了。

    白潇、王泉、林骁面面相觑,不过既然事情已经生了,那么刘子太如何会“复活”、又是如何“自己跑出去”的,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怎样善后的问题。

    刘子太的下落一定要找到的,放任这么一个危险因素在外面“闲逛”,不仅让知情的人感到毛骨悚然,对于和谐社会而言也是非常不妥的事情。

    林骁想了想,从刚才的震惊当中恢复过来:“我马上联系局里,让人调查周围路口的监控,希望能找到他的下落。”

    白潇点头,不过这里是郊区,相邻的监控距离比较远,有些甚至很长一段距离都没有监控,真要是让“刘子太”跑进了山沟沟里,估计能找到的概率也相当低了。

    想到这,她对殡仪馆的馆长道:“能让我们看一下原先停放刘子太尸体的房间吗?”

    “当,当然可以!”殡仪馆馆长马上反应过来,指了指殡仪馆入口的方向,“四号停尸房就在那边,我带你们过去吧。”

    他没有因为白潇的年龄以及柔美的外表而小瞧她,事实上经历了从业以来最为惊悚的事件之后,他对白潇这样的“专业人士”可是崇敬得紧,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对有本事的人,给予再多的敬意都不为过。

    很快,在馆长的带领下,白潇和王泉穿过殡仪馆内的回廊、路过火化房,便来到了停放尸体的地方。

    四号停尸房内,白潇抬腿跨过半米高的贴有黑黄胶带的挡鼠板,进入到停尸房后,就感到一股阴森的冷气袭面而来。

    馆长见她捂了捂嘴,解释道:“国家有规定,正常死亡人员的遗体一般要在三天内活化,特殊情况可以延长到七天,非正常死亡人员的遗体需要暂时保留的,要送入专门的具有防腐设备的房间,这里温度低,能够较好保证遗体的完整性。”

    白潇轻轻颔,来到敞开的棺椁前,此时棺椁的盖子已经掀翻在地上,皱了下眉头,她对旁边的王泉道:“有没有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

    “有吗?”王泉疑惑地问了一句,但他知道白潇不会无的放矢,于是平复了下气息,仔细感受起来,忽然他睁大眼睛,“果然有!跟工地那边的气息有些像,应该是刘子太身上残留的。”

    “没错!刘子太身上的气息跟女鬼状态的蒋恩兰气息有些相似,但又不相同,倒是跟另一个女鬼身上的气息差不多。”白潇语气平淡地说道。

    当时白潇赶到天台的时候,那个女鬼已经逃走,但她还是敏锐地觉察到了女鬼残留的气息,与此时殡仪馆中出现的,有着极大的相似度。白潇在白岘村的那七天里,六叔公向她传授了不少经验之谈,其中就包括六叔公的两项专长——对气息的感应以及基础的幻术。

    虽然才疏学浅,但相比于其他御灵者来说,白潇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敏锐的。她有很大的把握确定,刘子太的莫名失踪应该与那个女鬼有关。

    一旁的殡仪馆馆长见白潇他们“女鬼啊、气息啊”不断交流着,虽然听不太明白,但这么高深的话题却也让他插不上话。只能陪着白潇和王泉两人,静静地在停尸房中寻找线索。

    其实停尸房内没什么好看的,在感知到了刘子太残留的气息后,白潇又四下检查了下,没有其它的线索。

    这时林骁走了过来。

    “怎么样,监控有现刘子太吗?”白潇问道。

    林骁凝重地点头:“现了。”

    真的现了?白潇一怔,“他去哪里了?”

    “城北!”

    “城北?”

    “是的,从目前的监控画面来看,他往城北去了。”

    “确定是刘子太本人吗?”王泉问道。

    “确定!现在是半夜,街上的人本来就少,而且一身大红的装束,辨析度非常高!”林骁很肯定地回答,说着从手机中翻出几张监控的照片,果然,监控画面显示,刘子太在几个十字路口出现过。

    按照时间顺序,刘子太的路径赫然是前往城北。

    白潇松了口气,淡笑道:“进城了总比去了乡下要好找,让你同事盯紧点,别把他跟丢了。”

    “放心,已经拜托他们了。”这么常规性的操作,作为一名老刑警,林骁自然熟稔,不用白潇提醒就已经办妥了,“对了,要不要派几名警察去现场?”他问。

    白潇摇头:“不要,普通警察应该对他不管用,再说现在状态不明,万一闹出点事来就不好了。”

    林骁赞同地点头,看向白潇和王泉:“看来要麻烦二位跟我跑一趟了。”

    “嗯,这个没问题。”

    白潇理解地点头。既然为刘子太的事来的,自然要有始有终。说着几个人走出停尸房,准备前去追缉“刘子太”。

    “哎等等,我们这里的事……”见他们要走,殡仪馆的馆长急忙问道。

    林骁将目光看向了白潇,白潇笑着道:“别担心馆长,你们这里没事,‘刘子太’已经走了,我们会去处理他的。”

    “那……以后我们这还会生这样的事吗?”馆长不安地问。

    白潇思考一下,没敢保证,只好宽慰道:“应该不会,‘刘子太’的状况毕竟特殊,属于极少数的个例……我能告诉你的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真正有鬼的是人心。”

    “那就好那就好。”馆长没太明白白潇口中的“人生哲理”,但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他却是听明白了。

    ……

    与此同时,城北。

    一间简易的公寓楼里。

    虽然已是午夜,但孙迈可仍旧生意全无。

    手里夹着一根香烟,吞云吐雾间,他的眼睛微微眯拢起来。

    事情已经生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后悔?懊恼?他手里翻转着塑料材质的银行借记卡,眼神逐渐被贪婪淹没……

    寡妇那边已经基本谈妥了,在同意了三十多万的彩礼钱后,寡妇的家人对他的态度有了明显好转。只是,想到妻子那边的家人争吵着要分走一部分赔偿款,他的心情又有些烦躁。

    谁都是有父母亲戚的,蒋恩兰虽然不是家里的独女,但也承担着父母的赡养义务,此次“意外身亡”,赔偿款理应有一部分是给她父母的。

    可是孙迈可心无大志,哪里见过那么多钱,六十万的赔偿款啊,扣除三十几万的彩礼钱,只剩下二十几万了,这二十几万也是很不经用啊。

    忽然感觉到指头有些疼,原来是想得太入神,烟头烧到手指了。

    孙迈可赶紧将香烟捻灭,想了想,还是快睡吧。

    可就在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呢?”孙迈可打了一个寒颤,“大半夜的,谁会敲门呢?”屁股刚坐到床上的他不禁狐疑起来。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而孙迈可可谓是干足了亏心事,整个人也变得疑神疑鬼起来了。

    咚咚咚。

    又是三声敲门的声音,节奏、力度,都显得文质彬彬。

    但对孙迈可来说,却有一种阴森的感觉。

    “谁啊?”他朝门口那边喊了声,同时起身,摸了摸身旁的健身棒,朝门口走去。

    没有回应。

    安静了大约五秒钟,紧接着又是咚咚咚的敲门声。声音响亮而紧凑,透着一丝丝急躁。

    这时候,就算孙迈可再傻,也知道情况不对劲了。

    他小心翼翼地凑到门边,透过猫眼,看向门外的场景。

    咦?没人?

    走廊上空空的。

    就在他觉得是一场恶作剧的时候,忽然,一道大红的身影猛地窜起。

    一只黑洞洞的眼睛,透过猫眼与孙迈可对视。

    孙迈可“啊”了一声,身子朝后一退,差点摔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