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大国高科 > 第3章醋溜白菜帮子
    “辞职,这小子想辞职,而且在修四号线之前就提出来了……”

    刘朋兴递过去张东升的辞职报告。

    又把张东升修理四号线的时候,提出的要求说了一遍,看的出来,人家是真的想离开这个公司,不想干了!

    留住张东升的人不难,但是想留住他的心,让他心甘情愿留在时代彩管公司,愿意把公司当成家,那可不容易。

    显然想清楚这些的刘朋兴和万国庆以及章义,瞬间陷入沉思之中。

    张东升是技术员,公司提供宿舍,三十多平方的宿舍里,包括了洗手间和厨房以及阳台,二个技术员一个房间。

    条件相对来说,在这个年代还算是不错,但对于张东升来说,太简陋了也很别扭,他不习惯和另外一个男人,睡一个房间。

    所以他在收拾行李,辞职后,他得单独找一个地方住。

    张东升是个孤儿,在福利院长大还考上了大学,最后进了时代彩管公司。

    在外人眼里,他是被羡慕的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还进了国企稳定待遇好,可有谁知道,时代彩管公司,没有先进的技术,在国际市场上只是苦力一般的存在。

    虽然付出庞大的劳动力和心血,但是在国际市场上得到的利润,却是微乎其微,少的连职工工资都不了!

    轮船要沉,大厦将崩,张东升可没那觉悟和好心,非要一头走到黑,他还想过点属于自己的好日子,最起码财务自由,想干点啥就干啥!

    有人敲门,进来的是瘦高个子的王喜。

    “东升,今天我生日请客,走,去我家吃火锅去……”

    王喜并不知道张东升辞职了,这会拉扯着他,说是大家一起聚聚,热闹一下。

    看着王喜热情的脸,想起这些天在公司里,大家对他还是不错的,索性今天去道别,把辞职的事情说开。

    张东升和他是一个车间的,不过张东升是技术员,而王喜父亲是老工人,不过已经退休了,他顶班。

    俩人年纪相仿,关系倒是不错。

    “行,我洗把脸就去……”

    张东升去水龙头下面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又使劲的把手洗了几遍,才感觉干净一点。

    张东升打算去市场装几斤大麦酒,王喜家也不宽裕,自己都要辞职了,总不好像以前,总是空着手过去。

    时代彩光公司不到三里地的地方,就有一个平价菜市场,里面有些脏乱,但是买啥的都有,打了五斤的大麦酒,也就十多块钱。

    那个时代,钱的购买力还是特别惊人的。

    提着大麦酒,张东升准备离开,眼角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是王喜的娘,她也有六十来岁了,平时很干净的一个人。

    “王……”

    张东升刚要打招呼,却见王喜的娘弯腰俯身,伸手去捡地上被那些菜贩子扔掉的白菜帮子,然后迅的把那些白菜帮子塞进一个袋子里。

    她全神贯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张东升在和她打招呼。

    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王喜的娘已经装了一袋子白菜帮子,然后低着头有些怕被人认出来,匆匆就离开菜场。

    剩下提着大麦酒的张东升,好久才反应过来。

    他想起王喜的爹是退休工人,虽然在职的职工,偶尔还点基本工资维持生活,但是退休工人的退休金,有一年多没了。

    想到这里张东升没说话,掏出兜里的钱,大踏步走到肉案子那边,又让屠夫割了四五斤猪肉,这才一手提着大麦酒,一手提着猪肉,去了王喜家里。

    狭窄的弄堂,老式筒子楼的一楼,只有四五十平方的屋子里,王喜已经开始张罗着,见到张东升提了那么多猪肉面色一喜。

    “这么客气,刚好,我多叫几个人一起来,大家热闹一下……”

    提着那一大块肉,王喜让老妈给炖萝卜。

    一年多没工资,家里几个月没见点肉沫了,今天正好打牙祭。

    王喜家的厨房在院子里,盖了一个四五平方的瓦房,旁边是洗手间,都是那种低矮的瓦房,这都是一楼职工自己出钱盖的。

    这样生活方便一点。

    即便这样,在张东升看来,这条件真是差的要命。

    有些昏暗的厨房里,开了一个小窗户,王喜的娘正在细心的洗白菜帮子,说是要给他们做一个醋溜白菜肉丝。

    “换个菜吧,娘,我都吃几个月的白菜帮子了……”

    王喜在一边让换菜。

    “别,我就是喜欢吃这个菜,上一盘吧!”

    张东升看到王喜娘的为难,赶紧插一句嘴。

    那边有几个熟悉面孔的职工,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东西,看起来都精心准备一番,只是有人拿了几个萝卜是什么意思?

    “家里从老家拿来的萝卜,特别甜,给你家也捎一些来……”

    说话的是拿着萝卜的人,张东升却不认识,王喜说是他小江兵,三号车间的。

    桌上很快上菜了,一个醋溜白菜上面加了肉沫,一个酸辣大白菜,一条巴掌大的鲫鱼还有一个萝卜煮肉,肉有点生,张东升估计那肉还是自己提来的。

    “来,大家坐,没啥菜都别介意……”

    王喜倒是很热情,几个小伙子谁也没客气,那江兵抢先夹起一块肉,塞进嘴里,虽然有点生,好歹还是吃下去了。

    “王喜,你说咱们要是调到四号车间去,那该多好,咱们这边,已经好几个月没活干,四号线每月工资都百分之二十的工资,还不是因为,四号线是合资线,产品都是出国赚外汇的……”

    时代彩管公司,也不是每个车间的工资都一样,有的车间是按照比例,这样一来这些职工的日子过的分外艰难。

    “别想了,现在车间里的职工都挤破脑袋想进四号车间,现在这情况,不被开除就是特别好的,经济到处不景气,你慢慢熬吧,总比外面没工作的强百倍……”

    王喜叹了一口气,这话落在张东升的耳朵里,却是噗嗤笑出声音来。

    “四号车间也不咋样,我辞职报告都交上去了……”

    张东升一句话,把桌子上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