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尚书大人易折腰 > 第一百九十六章多事9躲人
    谢元娘又扫了一眼他所在的铺子,这是间卖白事物件的铺子,吕掌柜的精神看着也不怎么好,谢元娘猜到了几分,却又不好多问。

    “上次状元楼一别,二姑娘一直也没有来状元楼,今日遇到,不知姑娘可有要帮忙的地方?”吕掌柜的开口,又道,“不算做状元楼那个彩头上。”

    他目光往谢元娘的身后看。

    谢元娘就明白了,心下感激,面上笑道,“那就劳烦吕掌柜的看能没有地方让我躲一下。”

    她也不知道身后跟着的是何人,也不想把麻烦惹到一个无辜的人的身上。

    吕掌柜的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行先进了铺子,谢元娘带着令梅跟在身后,从柜头旁的小角门进了铺子的后院,视线也宽广起来,院子里到不像外面摆了很多纸扎用品,反而很淡雅,完全是两个天地。

    便是令梅这样心粗的丫头,看到了也是微微一愣。

    “这铺子是我一朋友所开,二姑娘若不嫌弃先在这喝口茶。”吕掌柜声音刚落,里面就有个小二模样的人走出来,手里也端着茶具用品,吕掌柜亲自端了过来给谢元娘倒好。

    谢元娘道了谢,吕掌柜却道,“说起来还是我要谢谢二姑娘才是。”

    谢元娘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吕掌柜的笑容和煦,“二姑娘求过我弟弟,对吕某来说,便是大恩,日后二姑娘有事,自可去状元楼找吕某。”

    “你弟弟?”谢元娘还真不知道。

    “城郊之外。”一道清朗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谢元娘回过头去。

    小叔叔?

    她瞪大眼睛。

    小叔叔怎么在这?

    顾远面上带笑,神情温柔,双手背立身后,一件白色的直裰,亭亭玉立,朗星月目,“给你账册之人,正是吕掌柜的弟弟。”

    困惑加上惊呀的谢元娘,这才明白过来,再想到吕掌柜的出现在这里,这才恍然大悟,正是了,那人已经死了,吕掌柜的在这里,岂不正是在帮自己的弟弟办白事吗?

    面对谢元娘的目光,吕掌柜的笑了笑,又对顾远作揖,规矩的退了下去。

    “坐吧,这里没有外人。”顾远自顾的倒了盏茶,暗黄色的茶盏凸显的那只手越的修长而白皙。

    让人能不由自主的注意到多看几眼。

    侍立在一旁的江义嘴角抽了抽,都看不下去了,“二姑娘请坐。”

    再次被提醒,谢元娘后知后觉,这才觉她刚刚太过惊呀,已经跳了起来,对上小叔叔温和的目光,谢元娘窘迫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两耳烫的坐了下来。

    前世她在小叔叔面前太过老成,小叔叔虽不点破,却也变向的让她不要心事太重,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老成做的太多,今生反而像个孩子似的手慌脚乱的。

    一时之间没有人开口,院子也异常的安静,令梅心粗,却也觉得这样安静,弄的浑身都不舒服,具体怎么不舒服又说不出来,若是让谢元娘听到她的心声,定会告诉她那是气场所质,与顾次辅在一起,就是不说话,那气迫也直逼向人。

    其实谢元娘觉得这样不说话也不好,“....顾大人怎么在这?”

    张开嘴了,主仆二人心底同时默默的松了口气。

    “蹴鞠那日宗仁府一队很好,只是他们初组成队,没有磨合过,才会落了下成。”顾远解释完,心下也笑了。

    他顾二一向是个心冷的,若不是母亲哭着求他回来撑起顾府,他早就闲云野鹤去了。

    可就是这样心冷的他,今日竟然坐在这里怕小丫头对任显宏有看法,坐在这里解释。

    顾远笑了。

    罢了罢了,那日原就是不想看郡王府一头大,小丫头心目中的男子又落了下峰,是他的错,总要代为解释一下。

    顾远的心思,谢元娘一点也不懂,她不明白小叔叔为何解释这个,小叔叔是个做事一向有目地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说这句话,那么用意到底是什么用?

    谢元娘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管那些,只问出自己关心的事,“小叔叔蹴鞠,不怕被人认出来吗?”

    “你是说在外人眼里,我这个不拘严笑的人会破坏形象?”

    谢元娘点头。

    和小叔叔在一起说话就是这点好,你只需要问出上前半句,不好意思问出的下半句,他就能猜出来。

    顾远看着她闪闪亮的眼睛,想起了年少时养的那只小奶猫,乖巧的总让人忍不住想揉它的头,他声音也越的柔和,身子微微靠在椅子上,病态的慵懒中又透着抹不容忽视的威严,“你可有听人议论我蹴鞠的事?”

    谢元娘摇头,“没有。”

    “天下之大,畏惧权势之人何其少?金陵城各世家盘根交错,一步错步步错,自是不敢冒然行事,大世家者更明白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这就是为官之道。”

    谢元娘点头,“小叔叔说的一直都对。”

    小叔叔?

    令梅脸色大变。

    她虽不知道这位顾大人的身份,可就在那不说话就吓人,还有下人对他的态度,也知道身份不低,何况金陵城姓顾的大人只有一家,令梅猜了个七七八八,此时见姑娘叫小叔叔,怎么能不变色。

    江义早就习以为常,恭敬垂头侍立。

    让他神色大变的是主子的态度,

    顾远没有提醒她又叫错了人,对小丫头莫名的信任、还有眼里不似装出来的崇拜敬仰的目光看的心也莫名的大好,“外面跟着你的是小爵爷,你不必担心。”

    又问,“今日出来可是有事?”

    江义神色骇然,一向冷峻的主子竟然会心平气和的坐在这和闺中的小姑娘聊天。

    谢元娘喜欢和小叔叔聊天,“老爵爷的寿辰要到了,我听说这边有家铺子卖的饰很特别,所以想过来看看。”

    令梅呀然的抬头看了主子一眼,出来时姑娘只说走走,也没有说这个啊。

    她的举动没有掩饰,自然也没有逃过顾远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