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尚书大人易折腰 > 第一百一十三章相约1福袋
    谢文惠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我看姐姐若去,指不定就有这样的好运气。”

    最终,董适被劝说动了,两人又约好了明日在鸡鸣寺相见,这才一同慢慢离开水榭。

    谢元娘慢慢起身,望着谢文惠远去的背影,搞不明白她怎么就这么想让董适去,即便是真的想为大哥求福袋也不该再给自己找个竞争对手。

    猜了半响,谢元娘也猜不出个理所然了,不过刚刚这事到是给谢元娘提了个醒,大哥下个月参加春闱,若能求了圆寄大师的福袋,自是锦上添花,图个吉利。

    而且....她邪恶的勾起唇角,董适盯上任显宏,谢元娘就更要争一争这个福袋了。

    不好意思,多活一世,她自是知道圆寄大师多年的疑根是什么。

    明日就要看看谁能得了先机。

    令梅这边还在纳闷,“奴婢怎么没有听到夫人要去鸡鸣寺?”

    “真的?”谢元娘问。

    令梅点头,“确实没有这事。昨日姑娘出了事,主子们都乱了套,哪里还有心情做旁的。”

    谢元娘点头。

    那便是谢文惠说了假话,这就更不对了,谢文惠这样做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先前谢元娘若是为了大哥,又想强占董适的先机,那么这一刻,她到更想看看谢文惠要做什么了,何况董府是要出事,还是远着些的好。

    前世她只顾着自己,对旁的事情没有上事,竟不知道还有这些事情。

    出了小园子,在假湖边,谢元娘终于看到了杨招娣,她正与几个女子说笑,隔着湖还不时的望向湖对面的学子们。

    谢元娘走过来时也没有注意到,直到听人在身后说‘小狐狸精’,她才猛然的回头,看到身后是谢元娘之后,整张脸都白了。

    杨招娣拿不准被绑走的谢元娘为何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身子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有几个是在当日仙女湖见过谢元娘针对杨招娣的,此时一见谢元娘过来,胆怯的找了借口三三两两的走了。

    谢元娘目光移到假湖对面,“不知哪家的公子入了妹妹的眼?”

    “谢二,你要做什么?”杨招娣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谢元娘看她,“杨二,你是怎么了?吓成这样?我又不吃人。”

    杨招娣哪里还顾得上火,满脑子都是谢二怎么还好好的站在这,那马夫又去了哪里?自是顾不上与谢元娘吵架。

    “看你吓的,我还是走吧。”谢元娘抿嘴一笑,就直的带着丫头走了。

    人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杨招娣实在摸不准谢二要干什么,是知道了她背后做的事,故上前来试探,还是什么也不知道。

    “姑娘,那有封信。”杨招娣的身边丫头提醒,这才看到不远处地上放着一封信。

    谢二刚走,就有一封信落在地上,杨招娣几步上前便把封捡了起来,打开之后里面先是提出来一个腰牌,上面写着杨,然后是一封信,只几句话。

    府上车夫已招,不想惊动官府,今晚送一百两银子到如意斋。

    杨招娣浑身冰冷,如坠入冰窟。

    一定是谢二,谢二在威胁她。

    小丫头叫金锁,是杨招娣身边的大丫头,也看到了信的内容,脸色大变,“姑娘,怎么办?”

    一百两,老爷一年的俸禄也不过一百五十两,这狮子大张口一要就是一百两,姑娘一个闺中女子,哪里去寻那么多的银子。

    “你....你昨日把腰牌给了车夫?”杨招娣颤抖着声问。

    金锁两腿一软,跪到地上,“姑娘交代的事,车夫不敢,奴婢又无法,只能把姑娘的腰牌递过去,这才压住他办了此事。”

    大世家主子都有府上的腰牌,这样以便让身边的人出入府办事方便。

    杨招娣的身子又晃了晃,“这...这怎么办?”

    娇纵惯了,杨招娣虽用鼻孔看人,却也没有做过这些黑心子的事情,哪知这第一次做,就被人抓到了把柄。

    见有路过的人往过看,杨招娣叫金锁起来,“还不快起来,让人看了像什么样子。”

    金锁也害怕了,忙人地上趴了过去扶着主子,主仆二人踉跄离去。

    谢元娘这边把信送出去了,便带着令梅回了府上,寒雪那边已经收拾好东西,谢元娘单独叫她交代着,“此去外祖母那边,你最好不要露面,有什么事让身边的两个人去打听。”

    寒雪早上就听着主子的吩咐让她收拾东西出门办事,却没想到去江宁县,安下心来便问道,“不知姑娘让奴婢打听什么事?”

    “你只打听当年母亲生产时的事。”谢元娘具体也不知道要打听什么,或许只是想证实一下父亲说的是真的。

    寒雪惊骇,不过马上应下声来,提着准备好的小包裹走了,里面有谢元娘给的三两银子及一只金钗,金钗是让她当掉做一路上的费用的。

    手里的那点私房也不够花,现在已经到了当东西的地步,谢元娘觉得她得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只能还走卖高仿画的这条老路。

    不多时令梅从外面进来,“姑娘,奴婢送走了寒雪,也交代伴鹤让小爵爷晚上酉时一刻去如意斋。”

    令梅心中也不明白姑娘为何交代这一句。

    白日里谢元娘偷扔下信给杨招娣的事,令梅也没有看到,自然更是不明白。

    谢元娘勾起唇角,“去准备一下明日去鸡鸣寺的事。”

    想了想又交代,“明日咱们卯时便出,晚上你让人去前院给表少爷递个信,明日我要用马车。”

    谢元娘这边交代好,等令梅退下去之后一边想着还有没有纰漏的地方,最后一想现在想的再多,中间有个什么突情况也只能再应对,便没再去深想。

    晚上的时候,孔澄在族学里没有回来,砚姐又说累了没有去静安居,孔氏就让人递了话在各自的院子里用饭,谢府不是大家族,人口也少,平日里多是一起用饭,这样在吃食上就少一些花消,这几日因为府上事多,便时常分着用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