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尚书大人易折腰 > 第六十六章状元楼4谢文惠气吐血
    状元楼的题难,自创立以来,还没有人能闯关成功。

    谢二能过第一闯,也就是运气好,想连闯五关不可能,南荣县主刚刚的话是抬谢二,若谢二败阵而出,无形中也算是打了谢二一巴掌。

    这里面的道道谁听不出来,只不过被一个五品主事的女儿压了风头,在场的每一位贵女心中又岂会舒坦了。

    谢文惠虽打起了精神,面色却还是有些白,受谢元娘的牵连,众人本能的连合起来冷落她孤立她,宝枝看着着急,又心疼自家的姑娘,不知怎么办时抬头看到表少爷走过来,便是一喜。

    “姑娘,表少爷来了。”

    谢文惠抬头,孔澄已经走了过来,“元娘运气好,能过了第一关,惠姐也莫太在意。”

    “表哥多虑了,我只是担心今日元娘压了众人,南荣县主又在,如今父亲不过是五官的主事,怕父亲会被扯连。”谢文惠岂会承认自己是嫉妒了。

    孔澄不疑有他,“不过是玩乐的事,郡王府不会那么小气,莫担心。”

    谢文惠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来,“那便好。咱们就在这等元娘吧,只盼着她能多闯几关。”

    孔澄笑了没有说话,可从眼里和脸上的笑也能看出来,他亦是这般想的,谢文惠衣袖里攥着帕子的手又紧了紧,便是谢元娘得到的这份偏爱,也让人嫉妒,何况还有如此的好运。

    不过想到上辈子那些刁钻的对子,不信谢元娘还有这样的好运。

    人群里,几个学子也是夸夸其词,“谢二姑娘果然有大才。”

    “正是,季佐你觉得如何?”

    正是刚刚与任显宏同行的同窗,其中一个算是对他了解,笑道,“季佐一向不喜欢爱出风头的女子,便是有大才,在季佐看来也不过如此。”

    任显宏面对众人的打趣,只笑了笑并没有做声。

    另一处的彩裳阁里,顾远一身常服靠在软榻上,“有人闯过了关?这到好,我也不用去帮岁昌闯关了。”

    岁昌,隐大儒的表字。

    状元楼背后真正的东家。

    只是无人知状元楼背后真正的主人,隐大儒与孔家齐名,却神秘的从不与世人接触,但每次只要出手,便是一名惊人。

    隐大儒最震人的身份还是他与当今皇上同门师兄弟的身份,隐大儒的父亲正是当今皇上的师父。

    江义道,“状元楼五届无人有过关,隐大儒自是怕打击了众学子的激情,才求您相帮,如今被谢二姑娘闯关成功,他许会更高兴。”

    “谢二?”顾远放下手中的书,来了兴趣,“是何题面,又是何题案?”

    江义道,“我最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题案是:你的人。”

    说完,江义的脸微微一红。

    顾远沉思,脑子转了几转,轻笑道,“岁昌想法怪,这题出的有趣。”

    又喃喃念了两声‘你的人’,他眼底就溢出笑来,也不知岁昌在哪里找来的刁钻题,竟真有人答了出来。

    不得不说,这样的题便是顾远,他也给不出这样让人心服口服又满意的答案。

    顾远这般想,而状元楼外围观的众人在看到谢元娘给出的答案之后,无一人不叫好,便是宋南蓉一众贵女,也不得不佩服谢元娘有这样的才华。

    谢文惠攥紧帕子。

    你的人。

    是啊,这样的答案任谁听了,都不会不满意,更挑不出错来,你的人可以好可以坏,可以任何样子,哪怕浑身都是缺点,只要是你的人,你便能包容一切。

    这样的答案,谢文惠穷尽一生也想不出来。

    偏偏谢元娘就想出来了,怎么就能让她想了出来?又能不让人嫉妒?

    同一时间,任显宏身边的同窗也大声喝彩,更是神情激动的议论,“谢二有大才,便是当今大儒也给不出这样让人满意的答案。”

    “金陵双姝当得其名。”

    “季佐好运,方才之事谢二的胸襟才能如此宽厚。”有同窗说起了刚刚的事。

    这话带得众人的目光落在了任显宏手提的灯笼上。

    任显宏有些哭笑不得道,“若不然你们也犯一次错误?”

    几个同窗被打趣,齐声笑了,这时又有铜锣声敲响,已经进入了第二关,近二十年来才有人能过关,已经让这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铜锣声一响,人山人海却一瞬间就静了下来,目光都聚集在状元楼的门口。

    他们在翘盼姿的等着,不由自主的紧闭呼吸,等着第二关题面递出来。

    很快就有穿着华丽的男子举着抄出来的第二关题面出来了,是一副对子。

    谢文惠的手便是一紧,上辈子的那些答案她记得很清楚,看到这人举了单侧的对子出来,心中遗憾,怎么不是第一关就先放对了。

    目光落下,看到给出来的对子,又是一愣。

    不一样。

    与上辈子的不一样。

    “寄寓客家,寂寞寒窗空为寡。”

    这对子其实也不是少见,或者说是只要认字看书之人都看过,流传下来的对子,却没有人能对出得下联,便一直放在那里,状元楼竟然将这副对子拿出来了,根本就是在难为人。

    太元朝的当世大儒也很多,可大儒都给不出的下联,此时让一个闺中的女子来填写,不是明摆着的欺负人。

    躲在马车里的蒋才听到伴鹤打听来的题面,一扫被打击到的阴郁,放声大笑,“谢二,小爷便看看你怎么答。”

    “爷,”伴鹤叫了一声,见主子看了过来才道,“在状元楼里打睹,爷不是认谢二做姑奶奶。”

    伴鹤说时就小心翼翼,主子没有火,他的心却也七上八下的,蒋才眉头一挑,“然后呢?”

    “既是一家人,咱们是不是要盼着谢二姑娘能过关?”

    蒋才对他招招手,伴鹤靠上前去,蒋才一巴掌甩到了伴鹤的头上,“你是谢二派来的内应吧?认亲你认的到是挺快,是不是要把你主子是谁都忘记了。”

    让叫现在就认谢二做姑奶奶,不可能。

    伴鹤不敢躲,连连认错,又将心里的疑问问出来,“爷,那小的以后见到谢二要怎么称呼啊?”

    蒋才的脸一僵,随即恼羞成怒,“滚,滚的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