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神医祖宗回来了 > 第六十八章 首辅行贿
    还有一点,如果这个人在外面,没有穿朝服官府,不管相差等级多高,都不必磕头,只要行简单的礼就行,因为人家并不想败露身份。

    沈天岚是太子太保,真正的一品大员,去外地,就算是皇亲国戚,地位比他高,都要巴结他奉承他。

    齐照知道是因为自己捏着人家的把柄,人家才肯低头的。

    所以他也不托大,叫着大树:“给沈大人赐座!”

    沈天岚已经坐在椅子习惯了,冷不丁坐个小秀墩,还真是感觉有点奇怪,他诧异的看着齐照。

    齐照心想:“虽然不能扫辅的脸,但是也不能太惯着了,这种黑脸大臣,你起码要自己有点尊严,他才能敬重你,这个算下马威。”

    显然,有点用,对方警觉了。

    齐照直接问道:“沈大人找我什么事?还钱吗?!”

    沈天岚:“……”

    “不谷听闻公子在七彩霞有相当的股份,但是前些日子一批货物在过运河的时候,被山上土匪给吞了。

    走货船不安全啊!”

    京城地处北方,不长桑麻不产丝绸,更没有沿海港口,一应布料等物品,都需要过运河。

    运河之上不仅有两岸靠水吃水的土匪,还有朝廷设置的税务关卡。

    打个比方,一艘二十万的货船,运到京城能买八十万,但是这种层层拨盘,就得去掉五十多万,

    算你挣了十万,还要仓储人力,前提还得卖的出去。

    深深的伤害了商人的利益。

    不过走布政司或者朝廷的船只不光没人敢劫,各个关卡都免税。

    布政司的船只归内侍,也就是司礼监的太监管,那是皇室的私人的。

    其他各部内阁辅写个条子,就可以用官船运。

    沈天岚当政二十年,不能说一张条子没写过,但是这到底是亏空太仓的勾当,他也只开始的时候做过一两次人情。

    现在他的意思就是,可以帮齐照的生意写条子,走官船,一批货物,少说也能净赚二十万两银子。

    这个诱惑力太大了!

    齐照心里:“我和老沈没有交集,要说之前威胁的事情,他给了银子,也知道我不会说出去,再说他的排场,我也没有蠢到去跟皇帝说。

    那么沈天岚为什么愿意下这么重的筹码来找我呢,看来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啊,应该不止上面那些事!”

    他道:“你们这些朝廷大老爷就知道卖关子,大人找我就是为了帮我补偿损失吗?

    你还不如直接说找我什么事?!”

    沈天岚也是干脆的人:“请公子放过我那不成器的孙子,他太祖父还要下葬,现在跪在一个女人面前不肯起来会耽误这孩子的一声,公子务必高抬贵手。”

    齐照笑道:“你孙子自己要跪的,跟小爷可没什么关系啊,你怎么求到我头上。”

    还送二十万两的条子当礼物,贵重了。

    沈天岚道:“可是那位小姐会听您的啊,您让他放过务观,不就成了?!”

    “听,听我的?!”齐照突然间认真起来,低声叫道:“老大人,您真的感觉她会听我的?!”

    沈天岚道:“不是公子的女人嘛?!”

    工于心计见惯了阴谋的老臣,突然间都迷茫了。

    那皇子为什么要替一个女人出头呢?!

    总不可能是因为正义吧?

    如果是,那他就拿人了,何必屈尊降贵的来迂回?!

    再看三皇子瞪的亮晶晶期待他再多说两句的眼神,有点可怕,方才他还爱理不理吊儿郎当呢。

    “公子您……”

    突然屏风后走出一个人:“大人打扰了,卑职找公子借一步说话。”

    这人是风少羽,沈天岚知道皇子身后会有人,所以也不惊慌差异,回了礼。

    风少羽叫着欣喜的齐照:“公子!!”

    齐照道:“说什么啊?人家跟沈大人说的正开心呢!”

    沈天岚心想我并没有感受到开心。

    风少羽要跟齐照说的,就是船只的事情,别因为一个女人,生意都不做了。

    他们到窗口说话,窗外小雨依然淅沥沥沥,齐照把窗户打开,外面的喧哗声传进来,这样他们的谈话就不会被认人全听了!

    齐照问道:“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风少羽道:“公子,二十万两银子啊,之前您一直不肯找关系,大把的油水都被过路的恶鬼给扒了皮,这次沈大人亲自送到您面前的好处,不能不要啊。”

    齐照反问道:“那你说,我有多少钱?!”

    虽然他不得宠,但是他不乱花钱,家里也没人需要养活,还有皇子应分的封地产业赏赐,再加上他会经营,虽然逼得地方受盘剥,但是在京城,生意还是很好做的。

    所以他的私产身价少说也有上百万两银子。

    到是不缺钱!

    齐照又道:“这个条子,你如果要了,太仓年年告急没银子,万一哪天御史参奏一本,说是钱财都被我等人亏了去,到时候人家是拿我,还是拿别人呢?!

    风少羽道:“二皇子和贵妃走的都是布政司的船只!”

    齐照道:“所以啊,最后人家每年走百万俩的银子没事,我走二十万被鞭尸,你到底怎么想的?!”

    风少羽:“……”

    齐照认真道:“我不想有大作为,之前我的人生理想就是混吃等死,争取多陪我娘几年,现在我的人生理想是尽快好起来,把隔壁的女人娶回家,我们一家九口人,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就可以了。”

    “九口人?!!”

    齐照抬起手道:“那些都不重要,先不跟你说了!”

    人走回椅子上了,风少羽心想,原来我们三公子不傻啊!

    齐照回去后,当即道:“大人,务观兄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的,但是这条子,我就不要了,咱们谁跟谁,放心去领人吧!”

    竟然什么都不要,这小混子不像啊!

    沈天岚心想,肯定是知道他们做的太过了,怕我!

    哼,皇子,你不也得怕个人?!

    沈天岚道:“那多谢了,不谷带务观走了!”

    齐照道:“当然了,去吧!”

    等沈天岚松口气一样的出去后,齐照心想,你带呗,本来也不是我让跪的,问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