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抢救大明朝 > 第112章 枪毙和挨枪毙求收藏,求推荐
    七八千唐通部的乌合分成八阵,每阵都是一个营,面对着从天津卫北城出来的明军,一字摆开,干等着挨枪子儿……

    其中每营约有百人是督战的老兵,处于阵后,其余都是强征来的炮灰。刚来的时候,许有些人还存着搏富贵的心。可是几日苦战下来,死伤不论,便是完好之人,也已经累得脱了层皮,哪儿还有力气作战?现在看见城中开出来的明军铁甲骑兵,全都腿肚子颤,还没接阵,就有人哭闹着要逃跑。

    不过这些逃兵轮不到单列了一个大横阵的唐老四所部出手,自有各营督战的老兵去解决。

    唐通现在采取的战术,其实就是典型的流寇打法。以老营精锐驭乌合。乌合在前,老营在后,最后还亲兵家丁。一级杀一级,一级压着一级。

    唐老四的一营老兵在这个“督战链”上属于中游,前面还有分在各营的老兵和各营的炮灰乌合两层。在老四背后,还有唐通的四五百家丁。

    在通常情况下,唐老四的这一营老兵是不会投入消耗作战的。他们可是再次扩充的种子!唐通只要保住他们,将来只要裹挟到丁壮,就能很快把部队扩充起来。

    不过今天的情况特殊,李过已经下了严令,要不惜一切牵制住天津北城的明军。

    所以唐通已经给唐老四下了命令——实在扛不住的时候,就退到那座用填了泥土的草袋子堆起来的壁垒之中,大家一起死守待援。

    只要扛到南城那边打完,李过、李岩自会带兵来支援的。到那时无论朱贼太子有没有走脱,唐家军都有个苦劳。

    至于打败仗,那是不可能的,唐通和唐老四都不相信……明朝的大势已经去了,这是没有办法的。

    ……

    “他n的,都什么时候了,怎还用这种套路?”

    举着个大木楯呼哧呼哧行进的郝摇旗看见前方服色各异,阵形也乱哄哄的大顺军,忍不住就骂了一句。

    他和他的二百多弟兄是被明军硬押上战场的,而且也没给兵刃,人手给了一张大木楯——朱慈烺还挺有道理的,给木楯是为了恪守诺言,不让他们和昔日的兄弟刀枪相见。

    现在只有木楯,没有给刀枪……这说明朱大太子言而有信,值得一生信赖。

    对于朱慈烺的这番说词,郝摇旗当然是不服的。不过不服只能摆在心里面,脸上还得装出一副心服口服的样子——他是诈降嘛,当然得奸诈一点,不能让朱慈烺识破了。

    可是当郝摇旗上了战场,看见对面大顺军乱糟糟的阵型,心里就是一阵郁闷。大顺都是天下共主了,怎么还用流寇战术呢?这些被逼上战场的老百姓准是在天津卫城周围抓来的。这一仗打下来,天津卫还不打成白地啊!

    咚咚咚……

    一阵紧似一阵的战鼓声在郝摇旗耳边响了起来。他扭头一看,一营火铳兵已经在他身后列队完毕,列了两列横队。其中前排的火铳兵所持的火铳全都上了锥刺!

    三尺多长的套筒锥刺,刺头都用了好铁,泛着寒光!而持着这些火铳的都是没胡子的太监兵,却个个挺胸凸肚,目露凶光,看着好像比李自成的御营亲兵还牛气……

    “他n的,还叫不叫人活了……”郝摇旗低声骂了一句,收起了战场倒戈的心思。

    二百几十把锥刺抵在背后,谁他n的敢倒戈?而且郝摇旗的手下连把修脚的小刀都没有,就一张死沉的大木楯。这玩意儿防箭可以,肉搏战中可用不了。

    “火铳兵,装药,上弹,点火绳,铳口向上举起……”

    “五步一整队,听我口令,前进!一、二、三、四……”

    正在喊着口令的克难新军右师直属火铳营的营将陈世芳,他是三十多岁的太监,净军出身。在潘书晨当了御马监提督太监后,他就补了潘太监的缺,精神十足的替朱慈烺卖命来了。

    不仅他的精神头十足,他的右师火铳营中其余的太监火铳兵,也都士气高昂——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太监,到了江南,就都是二十四监的掌印、提督、秉笔等等了。人人都是大太监,是从龙克难的功勋太监!现在劲头能不足吗?

    士气高昂的太监火铳兵压上来了,郝摇旗也没得办法,只好扯开喉咙喊道:“他n的,都跟着我,五步一整队啦,一、二、三、四……”

    他学得倒挺快,也喊着口令,指挥着自己麾下的二百多人,排着个歪歪扭扭的横队就顶上去了。

    而在郝摇旗的盾牌兵,陈世芳的火铳兵后面,就是吴三辅亲自指挥的骑兵!仍然打着辽东总兵官平西伯的大纛旗,不到2ooo铁骑分成了四五十个四十骑的方队。在战场展开了一大片,全部都是铁甲骑兵,一水的长身铠甲,一部分还是金甲。在阳光底下泛着刺眼的光芒,光是看看就叫人胆寒了——这帮人其实不大能打,就是看着特别威武,个个都好似天兵天将一样。

    别说是强拉来的丁壮,就连唐通麾下的老卒见了也胆战心惊。如果不是大顺席卷天下之势已成,他们自己都想开溜了。

    不过老兵们还指望当开国功臣,顶在前面的乌合之众却扛不住了,乱纷纷的就向后退去。退了没几步,就被督战的老兵们给挡住了。

    “不许后退!”

    “顶住!”

    “后退着斩……”

    “啊……”

    可是真杀人啊!唐通的这帮老兵杀不了鞑子,杀不了流寇,现在连朱慈烺的明军也打不过。但是杀起强征来的伕子可一点不手软,眨眼的功夫几十个血淋淋的脑袋就被枪尖挑起来示众了。

    这帮天津卫乡间的百姓也可怜。想闯王,盼闯王,闯王来了却成炮灰了。

    跑是跑不了了,也就只能原地拥挤成一团,哭着喊着顺便再想念崇祯皇帝,想想还是崇祯皇帝好啊!

    只可惜,现在大明朝那边掌权的也不是崇祯,而是朱慈烺这个凶残狡诈的不孝太子。

    他这会儿正精神抖擞的骑着战马,亲自带队跟在吴三辅的骑兵后面督战呢!

    在他的前方,由大楯兵、火铳兵和骑兵组成的队列,正缓缓逼近乱纷纷的敌人。

    排队枪毙的战斗开始了!

    ……

    “吃他n、着他n,吃着不尽有闯王……”

    天津卫城外,被大顺天兵搞得家破人亡的老百姓无不思念我大明的时候,天津卫城内的崇祯皇帝却被一帮起哄的刁民气得都快爆炸了。

    只见他两个拳头攥了起来,整个人都哆嗦着,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重复着一句话:“怎么总有刁民要害朕?”

    他现在还能说话,就说明还没有被害呢!不过的确被气得够呛。

    原来天津巡抚衙门外的战斗引来了许多围观的群众,都是一心盼着闯王的天津卫的刁民。他们在几天前就迎过一次闯王,结果被镇压了。但是朱慈烺也没功夫在天津卫城内大开杀戒,所以许多忠实拥护李自成的刁民都还在。

    这会儿听说闯王大军已经杀了进城,正在巡抚衙门外和朱贼兵马激战,所以就自赶来观看了。

    现在巡抚衙门附近的街道上挤满了给闯王大军呐喊助威的百姓,街道两边房屋的顶上都是看热闹的老百姓,有不少人还拿出鞭炮在那里噼里啪啦燃放。

    没有放鞭炮的百姓则自唱起了迎闯王的歌谣!

    而与此同时,由于城内突变故,守城的克难军也人心大乱,被潮水般涌来的大顺军得了空子,一举冲上了天津卫南城的南城墙……崇祯皇帝真的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