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抢救大明朝 > 第六十七章 套住李自成求收藏,求推荐
    “拿着,拿着……后会有期!”

    “千岁爷,老臣……”

    又是一个换上了老百姓衣服的官员留着眼泪,要给朱慈烺下跪的模样。在朝阳门外的石桥旁。朱慈烺、吴三妹、王七、毕酒城还有另外几十个侍卫,都站在一排打开的,装着银两的木箱子前,给经过朝阳门石桥出逃的官员、兵士、百姓、勋贵子弟,还有别的什么人钱。

    人人都有份!

    去的银子,不用说,都是从周奎家里面搬出来的!

    三十多万两银子,完为止!

    这烧钱的魄力,都赶得上后世的某些互联网巨头补贴大战了。

    而朱慈烺这样烧钱的目的,和后世的互联网巨头们也差不多,人家是花钱买市场,朱慈烺则是花钱买人心。

    离开北京城的朱慈烺,在今后的一个多月间,最缺的就是人心!而只要撑到李自成兵败一片石后,人心就会慢慢回到大明一边。

    道理很简单,因为在李自成被撵出北京前,大明是“亡国”,而不是“亡天下”。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谓亡国,不过是王朝更替而已。

    对天下的士大夫和百姓而言,李顺替代朱明不过是皇帝轮流做,并没有什么不同。

    甚至可以这么说,进入北京之后,李自成就是华夏正统,而崇祯、朱慈烺父子,不过是前朝余孽。

    如果李自成能过了满洲人那道坎儿,也不用灭了清国,能在一片石打个平手,最后签一个和平条约什么的,哪怕给点岁币,大顺的天下也就稳了!

    崇祯、朱慈烺父子恐怕只有避走海外,挣扎求生一条活路了。

    想要借助江南半壁再反扑回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可是李自成一旦败给满洲,失去了北京城这个天下善之都。那么崇祯、朱慈烺父子的死局马上就解开了。

    因为接下去就不是亡国,而是亡天下了!

    而大明则将代表的是汉人的天下!

    大清,至少在明末直到新中国,都意味着外族统治。反清复明的斗争,可是贯穿了整个清王朝的。

    如果李自成在一片石胜利了,会有反顺复明?根本不可能啊!

    所以一片石之战对李自成的大顺是灾难,可是对朱慈烺的大明,却是一次难得的资产重组的机会。

    在历史上,李自成在一片石战败后轻易放弃北京的行为,就使得他失去了抗清共主的地位。

    也就是说,失天下的锅,是李自成的!

    天下,不是大明丢给大清的,而是李自成丢给大清的。大明都亡国了,怎么还能让大明替大顺背锅?

    这个责任在当年是非常明确的,当时全天下都知道他有百万大军!百万大军在一片石能损失多少?最多也就是几万。

    在一片石后,即便在京师一带,李自成至少还拥有三四万人的老营和至少十数万人的新附军队。坚守北京的力量还是有的!而且北京的城池相当坚固,也完全有坚守的可能。

    至少在天下人看来,李自成完全有力量,也应该守住北京城!

    而在兵力尚算充足的情况下弃守北京,实际上就是在执行不抵抗路线……一个“不抵抗”的大顺皇帝,还这么凝聚人心去抗清?

    当然了,李自成放弃北京,保存实力的做法,在他看来也是无可厚非的。他在北京根基很浅,之前又拷掠军饷,失了北京人心。内无人心,外有强敌,他又怎么敢坚守城池?

    不如带着从北京掠来的金银退走,回陕西重整旗鼓……可这一走,大势已去!

    总之,北京城对李自成而言就是个世纪大套!套进去前,李自成那是亿万斯民敬仰的天下新主,就等着他灭朱明,开大顺,再建太平天下了。

    等到李自成斩仓出局以后,他就是亡天下的罪人,是反贼加不抵抗的伪皇帝了!

    不过在崇祯十七三月二十一日的清晨,当大顺皇帝李自成在数万老营兵丁的欢呼声中,登上永定门城楼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马上要接盘的北京城,是一个让他亏光老本的级“地雷”,更不会想到,北京城的主人崇祯、朱慈烺,已经在冒牌崇祯的掩护下,金蝉脱壳跑路了。

    这个时候,他还在担心有可能打不下北京内城呢!

    正阳门、宣武门、崇文门上架着的大炮可是吼了一宿,守城的兵丁还不断山呼万岁,气势可挺足的!

    不过天亮以后,大炮也不饷了,万岁也不喊了,好像有点蔫了,难不成是一晚上闹腾下来累着了?

    一个年纪大约四十开外,长相和李自成有点相似,都是高颧骨,宽额头,大胡子的汉子这时快步到了李自成身边,低声道:“陛下,额派去城东巡哨的儿郎们报告,说现朱贼有突围而走的迹象!”

    来人是李过,李自成的大侄子,浑号一只虎,官拜后营制将军。在北京城周边巡哨的骑兵,都是他的后营派出去的。

    “朱贼突围?”李自成一转头,看见杜之秩还举着望远镜在往正阳门箭楼的方向上看呢?

    “老杜,朱贼皇帝可还在?”

    “在啊,应该在……”杜之秩说,“看不大清楚,不过身材像,衣服也对,身边还有个老太监是高宇顺……他是司礼监掌印太监,是朱贼皇帝最信任的大太监。哦,臣还看见骆养性了,他是锦衣卫都指挥使。”

    李过道:“陛下,朱贼皇帝可能没走,但是昨晚一定有不少人从北京城走脱了!”

    “哦?怎么回事?”

    “臣派在朝阳门、东直门外的游骑遇到大股的朱贼骑兵。其中还有一队游骑报告遇上了大队的铁骑兵!”

    “甚?”李自成一愣,“大队铁骑?有多少?从什么方向而来?”

    “一千骑以上!”李过表情严肃,“从什么地方来不好说……不过向着通州而去了!”

    “老杜,”李自成问,“北京城里面有铁骑兵?”

    “没有啊。”杜之秩摇摇头,“如今大明也就只有关宁军有点铁骑了……”

    他压根没把大汉将军当成军人……

    “关宁铁骑?”李自成一只独眼眯了起来,“吴三桂来了?那满鞑子……黄虎(刘宗敏)那边可有消息?”

    “没有。”权将军田见秀马上报告,“今天早上还收到中权亲军的军报,哨骑都放到了三河、平谷一带,并没有现关宁军。另有消息说,关宁军十六日才过山海关,十九日前锋才抵玉田。至于满鞑子出兵的消息,并没有听说。”

    “军师,你怎么看?”李自成又问能掐会算的宋献策。

    宋献策正捏着手指在装呢,听李自成问,就立马回答道:“陛下,许是朱家太子出了城……前日不是说朱家太子要娶满鞑子辅政王多尔衮的闺女吗?他在北京城中可没办法完婚啊。”

    “有道理!”李自成也不知道满洲那么的底细,还以为多尔衮的女儿是个大姑娘呢。实际上人家才六岁,根本不可能和朱慈烺完婚。

    “陛下,不能让朱家太子跑出去!臣请带兵追杀!”降将唐通也在城楼上,急吼吼的就请战了。他倒不是和朱慈烺有什么过节,主要是觉得北京城内的油水他捞不着,不如出城去碰碰运气。

    “好!”李自成点点头,笑道,“一只虎,你也去……带上3ooo老兄弟,务必活捉朱家太子!”

    “臣遵旨!”

    “臣必不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