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四十九章各怀鬼胎,坐看大戏
    从多方面考虑,石应虎终究还是同柳稚颜一同前往山间别院,她母亲那里,共商谋划。

    血石蝠群,既是一头也是一群,拥有异宝血之心。血之心是炼制延寿灵药血灵丹的主材,同时也是增益内功修为的强大宝物,柳稚颜寻到的三位宗师,除她母亲与一位姓马的武道宗师以外,倒是有三位是冲着血之心去的。

    当然,血之心是阴极性质宝物,纯阳道宗弟子大多无法直接吞服消化,需要借助药物调和。

    像这样的上好宝物,离宗门又这样近,以纯阳道宗的实力居然现在都没得手,血石蝠群的难缠难杀由此可想而知。

    就像“黑石寺灵隐传说”任务一样,这个任务同样有传奇境武者去尝试完成,但结果当然都是铩羽而归了。

    血石蝠群深居地下,它们嗜血而狡诈,一旦现强敌就会毫无犹豫的逃入地下更深处,血石蝠群只要有少量逃逸成功就不算死亡,而地底深处自然条件极度恶劣,甚至有初入传奇的武者强行追杀,结果掉到岩浆当中导致战死的记录。

    纯阳宗的传奇武者在岩浆中,轻易不会死的,哪怕岩浆的温度可高达千度以上,但传奇武者在岩浆中,头上还有一头血石魔蝠飞舞攻击,不让你上来,这就让死亡变成可能了。

    在一次五位传奇武者联手,结果还是被血石蝠群侥幸逃逸的战役后,这个任务就在宗门内高高挂起,再也没人肯去接手了。

    一方面是因为不合算,另一方面是因为每次遭遇传奇武者狙杀,血石蝠群都会逃入地底深处数十年,直到再一次展壮大,地底深处的资源无法再供给其进化所需后,它们才会再一次从地底冒出来。

    “距离上一次血石蝠群受重创逃入地下,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近期在地下矿厂又出现了受血石蝠群侵扰的迹象,以老身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已经等不得下一个二十年了,因此请在座的诸位倾尽全力,完成老身半生心愿。”一边言说着,柳稚言的母亲柳张氏一边冲面前的四名武者深深施礼,她的意态恳切至极。

    在建在山腹间的一处别院内,并不算大的房间里,此时此刻有六人端坐着,柳稚颜,柳稚颜的母亲柳张氏,三阶武宗马维均,一位银老妇人,一名高大的中年汉子,以及受邀而来的石应虎。

    柳稚颜二十岁出头,柳张氏也才四十多还不到五十岁,从外貌上看还是一位风韵犹存得美妇人,只是她长斑白,不时咳嗽,明显是修炼某种阴属性内功真息走岔。

    她的功力是大幅增强了,可是生命力却因此受损,每一次全力出手都等于是在自残一次,哪怕不再出手生命力的流逝度也远远比正常武者更快上很多,以她现在的状态,的确是很难再撑二十年了。

    柳张氏勉强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后,她拿出一白色绢帕剧烈咳嗽着,一旁的马维均迅走过去,以手掌按在美妇人背脊处,在他的纯阳真气灌溉补充之下,柳张氏很快缓和了过来。

    “多谢大哥,小妹已经好多了。”

    “唉,霞儿,这么多年了你还跟我客气什么。”马维均有些恋恋不舍得收回手掌。

    看着马维均那张丑脸,再看看柳张氏那白净俏丽的脸颊,在场的石应虎下意识得就与另一名中年男子对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出同一个意思:老白菜都被猪给拱了。

    石应虎主修童子功的,按理说这方面的意识没那么强,然而马维均与柳张氏两人站一起,实在是太有反差感了,一个高挑、白净、俏丽,一个矮、壮、丑陋。

    当然,在这江湖当中,实力最重要,颜值什么的,属于相对附属价值。

    “柳夫人内伤如此之重,会不会影响这次任务,五人围杀血石蝠群已经危险至极,关键时刻若是柳夫人内伤复,我们所有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看上去已经七十多岁的徐夫人这样言说道,她白鸡皮手持钢杖,在场当中以她的内力修为最为深厚。

    “我虽然真气走岔受了重内伤,但只要肯全力行功,就可以恢复全盛状态,三天时间,怎么也足够了。当然,徐夫人若是不信,可以一试。”

    “好,那本夫人便试一试。”手持钢杖的老妇这样言道,然后直接走向屋外,却是很雷厉风行的架势。

    “你们之前都没切磋过吗?我还以为我是新来的,需要和大家交流一下呢。”

    “光荣虎王石应虎战绩卓著,在虚拟现实比斗中,你的表现被评为教科书一般的经典战役,挂在网站上供大家观摩学习,若这样的水准还需要再测试,就太过分了。在下熊百川,宗门三代弟子,与徐进徐执事也算是老朋友了。”

    “在下石应虎,见过熊师兄,二师兄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接下来的任务还请熊师兄多多提携。”

    “哪里,互相关照,互相关照。”

    就在熊百川与石应虎虚头巴脑攀交情的时候,屋外庭院中徐夫人与柳张氏已经开始正式交手了。

    劲风席卷,两人交手兔起鹘落。

    徐夫人内力雄浑,杖法刚猛,擅用暗器,她仆一出手便犹如猛虎般扑向柳张氏,手中钢杖当头罩下,完全是一派出手杀人的气象姿态。

    不过对此,熊百川、石应虎他们这些人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徐夫人全力出手帮大家测试委托人的成色,也是在为了大家的小命考虑。

    “这一次我们五人当中,当是以徐夫人的功力最强,武功最高,顶级内力,屠狮杖法,擅打金镖,这也就是徐夫人年纪大了,否则她这身武功同一般初入传奇的武者单挑,也能走出五十招开外。”

    “二十招开外顶天了,五十招开外就有点吹了,二十招开外还是指那种倾向于理论系的。”石应虎心中这么估摸着,但他却也并没有反驳熊百川。

    在现代社会绝大部分武者都有与传奇武者单挑的机会,只不过是他们一群挑传奇一个,也就是擂台上打车轮战,对于那种对外播放的观赏战。

    若是生死实战,很少有宗师境武者与传奇武者战斗后,还能全身整整齐齐什么都不缺活下来的。

    熊百川是一个很传统的武人,和他聊天,石应虎总能听到一些很主流的说法,什么政府不作为啊,懒政怠政啊,什么政府应该开放武学资源,不应该过度保护世家利益之类的言论。

    听着这些话,石应虎也只能点头称是,或者笑一笑表示附和:拜托,政府里面那么多人精,没有你一个普通老百姓/普通武夫明白人性?

    数学、物理这些学科的资源可都是完全开放的,也没见有多少人因此成为数学家,成为物理学家,甚至绝大多数人被逼着学都学不进去。

    武功这种拥有高度杀伤性,并且需要极高知行合一实践能力的学科,难道就比数学、物理学容易?

    加减乘除相当于基础武功。

    四则运算集合函数是低中级武功,到这个程度,基本上就是普通人的修炼极限了。

    再往上的高等数学,微积分,对于绝大部分普通人来说不是学不学得会的问题,而是学了之后想去死,绝大部分国人并不具备修炼它们的能力。

    石应虎是去过邪魔九道之一地狱鬼府的,因此他很清楚的知道武学资源混乱传递会导致什么生后果。

    一方面绝大部分资质、努力不够的人开始疯狂取巧走偏门,拼下限,比如说截断痛觉神经以获得“伪金刚境”,抹除人性以修炼出“伪意境”。另一方面就是社会资源黑洞,因为大家都缺进化资源,那个时候就万类霜天竟自由,整个社会退化到丛林法则时代了。

    那个时代是不会有想成为科学家、想成为数学家,想成为文学家的,更不会有人还愿意去当平民,去当工人。

    我资质努力比不过你,但可以拼下限啊,一个普通人截断痛觉神经、抹除人性再修炼邪异门的天残系武学,同样练两年,比百年一遇的武学天才还能打,哪怕未来潜能不如,但他现在就能掐死你,百年一遇的武学天才成长不起来也没用。

    苍龙世界,地球文明的兴盛大部分是由普通人支撑起来的,而武者仅仅只是其中少部分调剂成分,并不是主流,因此武者才能成为社会特权阶级……当老虎比狼甚至比羊都更多的时候,真的有什么好吗?

    但像这些问题,像熊百川这样的武者是不会思考的,他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抱怨自己得不到更高明的武学传承,他觉得自己还有潜力,还有资质,若是宗门给自己顶级甚至纯阳九绝的传承的话,自己定然有机会突破到传奇境界。

    但是,拜托,你把次序弄反了,应该是你先表现出被投资的潜质,然后宗门或者政府才会投资给你,而不是在给你投资之后,你再表现出拥有这方面的潜质,那样话拿资源堆潜质,大家的资源都不够,并且没有够。

    ……………………

    “神武系统提示,拟态目标选取中……选取完成。”

    “契合度百分之八十一,拟态完成,击败/击杀此人,有百分之三十二几率可获得怒滔杖法(高级武学),有百分之三十一几率可获得千叶飞花步(高级武学),有百分之十三几率获得夺命金花(顶级武学),有百分之五的几率获得寒潮之气(顶级武学),潜能点+1。”

    石应虎自己在修炼静室当中闭关了半年多,当然并没有激活拟态猎取的机会,然而这一次观摩徐夫人与柳张氏的战斗,他眼中有光影闪烁,却锁定住了徐夫人。

    徐夫人的屠狮杖法绵密而利落,力刚猛,虽然她的轻功不及柳张氏精湛,但不时打出金镖,每打出一次柳张氏必落下风,下一刻钢杖当头捶落,甚至带动四周气流形成真气漩涡,干扰着对手的轻功与寒掌。

    不过柳张氏也的确没有说谎,在交手过程中她的确没有再犯寒喘的毛病,虽然代价可能是她不断消耗的生命力,不过以她的年纪状态,总不至于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就衰竭而死。

    虽然柳张氏的寒掌掌风无法突破真气漩涡轰击在徐夫人的身上,但总算是水准之上的老牌宗师境实力了。

    按理来说测试到这个地步也就可以了,然而在这一刻,徐夫人陡然双掌推送打出七八枚金镖。

    那扩散的金影一瞬间逼得柳张氏狼狈规避,但依然被其中一枚金镖划伤了左手臂,在这一刻徐夫人猛然飞扑身形,手中钢杖极尽刚猛得当头罩打,居然有瞬间将柳张氏打成肉泥的气魄威煞。

    “不要啊。”

    “夫人!”

    “当”

    屋内的柳稚颜与马维均见状飞身疾扑,然而却有人比他们更要快上一步。

    一柄沉重黝黑浑不起眼的厚背长刀不知何时出现在石应虎手中,自下而上硬生生拦截住徐夫人猛击而下的屠狮钢杖。

    一方是全力出手,居高凌下,一方是临时应变,以下迎上,然而钢杖轰击在厚背长刀刀背上,却犹如蝼蚁撼树一般,徐夫人只觉得自己一生苦修一甲子的精纯内功真气冲入到一片混沌广阔的世界中,然后连一丝半点的涟漪都未能激起。

    石应虎当然感受到杖刀相击处,有滚滚涌来的高温真气了,只是他以弱战强习惯了,一身内功真气从来都不主动出去,在体内全力运行,先金钟扩散,然后对手的真气涌过来先经内天地的隔绝效果大幅削弱,再经太极阴阳真气绞杀。

    因此,哪怕对手的内功真气比自身要强横上很多,但依然还是难以产生压制效果。

    “罢手!”

    低喝一声,石应虎一扬刀,徐夫人只觉得一股巨大夸张的蛮力自钢杖上涌来,她整个人在半空中旋身飞舞数圈,然后有些站立不稳得狼狈落地。

    在这一刻,石应虎注意到熊百川似乎想去扶徐夫人,他双手抬起,只是迅又收回了。若他真扑过来救人,石应虎也不会觉得什么,但这想扑又硬按下去的感觉,就有些奇怪了。

    “好眼力,好刀法,好臂力……石应虎名不虚传,孤鸿子那个老家伙临老临老,倒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说到这里时,徐夫人顿了顿,然后她目光扫视石应虎与柳张氏,有些不屑得继续道:“可惜色欲熏心,欲令智昏。”

    这个时候,马维均已经扑到了柳张氏身旁,单掌按在美妇人的背上,辛苦修炼出来的珍贵内力,毫不吝啬得往对方体内输送。

    他可能没有注意到,柳张氏看到石应虎时眼睛一亮,再看到自己时,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厌恶之色。

    “夫人这话说得莫名其妙,我只是见夫人杖法精妙,见猎心喜想要切磋讨教一番,怎么就变成窥觊夫人姿色了呢?屠狮杖法精妙绝伦,夫人功力深湛,还望不吝赐教。”石应虎眼中只有源能量、潜能点,哪有有什么美妇人。

    若是黄金潜能点在眼前,大斧斩去美人儿头,貂蝉、西施都杀给你看,当然,石应虎也是没见过貂蝉、西施那样的绝顶美人儿,兴许见到的时候就心软了?这也是说不定的事。

    “老身已经年纪大了,可没有精神体能和你这样的小辈瞎胡闹。”说着,徐夫人不再理会石应虎,拄着钢杖返身走入屋内。

    “多谢石师弟救命之恩。”这个时候,柳张氏在女儿柳稚颜的搀扶下来到石应虎身旁,姿态优美得深施一礼,此时此刻柳张氏又变成了病弱得模样,那巴掌大小脸惨白一片,却有一种异样的美感,哪怕弯腰施礼,也让人觉得观之赏心悦目。

    “不敢,柳前辈是与我师尊同辈的纯阳弟子,您叫我师侄既可。”石应虎反手握刀回施一礼,他这样言道。

    “哦,因为我也是纯阳宗三代弟子,与你同辈,一时就弄乱了。”双方四人寒暄几句,然后一同复入屋内。

    “徐夫人,您已经测试过我的武功修为,现在没有问题了吧?”进入屋后,柳张氏先这样问了一句,而徐夫人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双方之间,很明显不仅仅是单纯的合作关系,再联想刚刚熊百川的动作与掩饰,他似是与徐夫人一伙,柳稚颜与马维均铁定与柳张氏一伙,算来算去就自己一个孤家寡人。

    注视着屋内的众人情态,石应虎心中思索。

    若是在修成虎形通神术之前,眼前这活,石应虎铁定不会接的,肯定借故找理由就撤走了,然而现在却是无所谓,你们各怀鬼胎暗中算计吧,我这边顶天是任务失败,看看你们能演出怎样一番大戏。

    在经过长达二十年的休养生息后,血石蝠群又开始祸害地下矿厂,矿厂里不仅仅是犯人在劳役而已,还有许多无辜的矿工,自己既然在任上,那就要设法将它们诛除,至少也得打退下去,不然被这些魔蝠变异兽祸害的枉死者多少得算上自己一份孽业,更何况影响了生产经营,每个月的绩效考核是要扣工资的。

    “刚刚大家也看见了,应虎师侄轻功卓绝,横练气功更不用多说,再加上有金丝宝甲护体,当可以引诱部分石蝠而自身无恙。”在说到这里时,柳张氏目光柔媚得扫视石应虎一眼,然后方才继续言道:

    “自先夫去世之后,我这未亡人一直在钻研奇门遁甲之术,对于阵法一道已有一定涉猎,到时,应虎师侄引石蝠入阵,我们困而不杀,因为我们既不是传奇生命体,被引走的石蝠也没有被杀伤,因此剩下的血石蝠群不会太过敏感。”

    “这个时候,我们动手杀光阵法外面的血石蝠群,然后再杀阵法内的石蝠群,甚至都不需要面对血石魔蝠,大家就可以获得血之心。”马维均似乎想要表现一下,这样接口言道,同时冲着柳张氏微笑。

    “……马大哥说得便是全盘的计划,当然,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诸位都是老江湖了,想来到时候的应变之法,并不需要我过多置喙。”

    血石蝠群,虽然谨慎狡猾,但毕竟是能力奇诡的传奇变异兽,它们怎么也不至于见到三阶生命体就恐惧退逃,因此,若是顺利的话,柳张氏这个计划的成功几率还是很高的。

    当然,这个计划中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引怪的人,单纯轻功好是不行的,单纯轻功高明,可血石蝠群的数量却多,一旦不慎被围基本上就是个死字。

    单单轻功好,横练好的人都不行。

    而轻功好,横练好,甚至武功还要足够高强的人,还不能是传奇,这样的人在整个纯阳宗都没有太多,即便有也未必会来参加这个任务,因此柳稚颜才找石应虎,并且宁肯苦等半年多。

    “功成之后,血之心我们五人均分,宗门贡献均分,各位没有异议吧?”柳张氏自然而然排除柳稚颜了,柳稚颜虽然与石应虎年龄相仿,但在在场这些宗师中,也的确说不上话来。

    石应虎是人形诱饵,柳张氏要布置阵法,熊百川绰号“八臂罗汉”是暗器高手,有他在才有最大程度的杀戮效率,而徐夫人强三阶巅峰,马维均也是类似水准,胜在更加年轻强横,这五人对于小队都比较重要,但五分之一血之心,还能炼制出多少血灵丹就实在是不好说了。

    五人又商量了一阵,尽可能将计划补得完善一些,但计划终究仅仅只是计划,若是不落到实处,便是没有意义的。因此,不到一个小时后,众人四散各自准备。

    “那个石应虎名过其实,真气虚浮,只是他是纯阳九绝的传承人,若是死在下面,宗门恐怕会彻查到底。要不放过他,我们专心对付柳家三人?哼,柳稚颜那个死丫头武功不行,暗中练枪法,她手掌上的茧子虽然用药水洗去了,但我一看她的手指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阴影当中,有粗豪的男子声音响起,这样言道。

    “张少霞那个贱人,仗着自己有几分颜色,当年祸害死了柳师兄,这次取得血之心之后,一定要弄死她……石应虎,放他一马吧,杀了张少霞、马维均他们不会有什么事,但要是杀了石应虎,恐怕会被宗门追杀到死,我们没必要冒这个险。”回想起武器上传来,那凶猛绝伦得巨大力道,虽然损失五分之一的血之心,很让人心痛,但也只能咬牙忍下来了。

    而在另一边,众人离散后,类似的对话也在阴暗中进行着。

    “霞儿,想要治好你的伤病,便需要完整的血之心,拿到血之心后,我会为你杀光所有人,然后治好你的病,你和我双宿双飞。”马维均动情得这样言说着,然后一把将柳张氏搂入怀中,完全陷入自己多年痴情中的他当然看不到,自己怀中的爱人,她的俏脸与眼神已经因为厌恶而扭曲成什么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在讨论阴谋的时候,大家都喜欢避开阳光,或许,这样比较符合心境吧。

    身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漫步走在阳光当中,山道之上,石应虎他仰头望天,轻轻笑,然后挥袖远去了。

    算吧,算吧。演一出大戏给看官们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