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47章 阴差阳错
    时间倒转。

    来之前。

    园林。

    李秀宁在大厅里与自己的二哥李世民来了一次会谈。

    就花魁倾池的问题,李秀宁直接摆出了自己的意见,就家族,就嫂子,将很多的问题一一的摆在双方的面前。掰开,揉碎的放在李世民的眼前,她李秀宁不觉得自己这个出色的二哥会看不清事情真相。

    然而,事实展确是让李秀宁大出意外。

    在李秀宁如此细碎的说出其中的利益相关后,可二哥李世民的表现反而是越的肯定了他自己的想法。

    与其说他拒绝了自己的意见,倒不如说李世民就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东西。

    “不!”

    “秀宁,你体会不到那种美。”

    “美的透骨生香!”

    李世民神情柔和,双眼迷蒙中,用一种极端的感慨语气自言自语道:“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便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体内生长开来了,那是一种想要独占对方的欲望。”

    张开双臂,李世民的微眯着双眼,脸上尽是一种沉醉。

    他有一句话并没有说,这个感觉使得他有一种错觉,在每次见到倾池姑娘对其他人笑的时候,李世民就有一种异常的愤怒与嫉妒,这是属于他的,他宁愿扼杀,不愿意分享。

    只可惜眼下时候,李世民压根儿做不到这一点。

    理智还保持着清醒的李世民只能生活在神思不属之中,焦虑,难耐都在折磨着他。

    而且,在李世民的内心之中还有存在着一种害怕。

    那倾池姑娘的美,他不知道在别人的眼中倾池姑娘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可在他李世民的眼里却是在时时刻刻的散着极端的诱惑,诱惑着让人产生一种要将之咀嚼的欲望。

    所以,他才会对李秀宁说倾池姑娘的美是一种透骨生香的美。

    自己只怕出现了问题。

    我生病了。

    李世民有一点害怕,在现自己身上的不妥之后,他强行压下了这个奇怪的问题,争取保持着之以往的风采,可在那倾池姑娘每时每刻不断的在自己脑海里晃荡的时候,李世民就越无法保持镇定了。

    “……”

    李秀宁有那么一点懵。

    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二哥,只觉得这一刻眼前的兄长显得有那么一点的陌生。堂堂李阀的麒麟子,竟然会被一个女人迷得死去活来。

    这!!!

    说出去,岂不会让天下人笑话?

    在李阀即将起事的阶段,李秀宁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

    暂时压下心中开始准备好的劝诫话语,李秀宁在给自己二哥安排了一件其他事,恰巧李世民也想走出彭城散散心,故而一拍即合下支使他暂离彭城后,李秀宁这便一个人在房间里开始沉思,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二哥是被人魅惑了吗?

    李秀宁柳眉轻皱,她回想过往,现自己从未听说过有这么厉害的法门。

    难不成是那些个所谓什么魔门阴癸派与慈航静斋?

    出身世家,在耳听目染之下她李秀宁早就大概的知晓了当今圣上是如何登位的。

    杨广与杨勇之争,便是魔门与慈航静斋之争。

    而这一场争斗的结果是魔门胜利的。

    也就造就了现在的这个昏君的皇位。

    在上一辈杨坚他们那里,则是慈航静斋得到了胜利。

    这两个门派,历代皇位的争夺中,都有着她们的刀风剑雨。

    眼下。

    有与李阀交好的人早就隐晦的提示了李阀,这一代的慈航静斋的传人似乎已经开始在考察天下局势,要代天选真命天子了,而李阀便是最佳的对象。

    在接下来的天下争斗中,争取更多的帮助,掌握最大的舆论,这便是现在李阀需要注意的事项。

    计划中,在彭城与东溟派的交易完成后,她李秀宁下一步的目标便是飞马牧场,借由自己与商秀珣闺蜜的关系,将飞马牧场拉到李阀的阵营。

    却哪里想到在彭城这里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

    李秀宁不想看到生大意外,从而影响后面的计划安排。

    真命天子,当由他们李阀出。

    目送二哥李世民消失的方向,李秀宁的注意力再度放在了这个名为倾池的花魁身上。

    阴癸派。

    慈航静斋。

    这两个分属正邪的门派有这么厉害的传人吗?

    渐渐的,李秀宁将对这个花魁的怀疑转到了魔门阴癸派的身上。

    那个调戏了自己的女人……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李秀宁也仍然记得那天心中那份波动的羞意。

    但,这又如何?

    现在指望不了入了魔的二哥,只能她扛起重担。

    李秀宁决定自己今天定要堪破对方隐藏起来的真实,若是必要的话……眼眸中杀意一闪而过,随后她便招来红拂女,吩咐了下去。

    时光回转。

    汇贤雅叙。

    房间里,暧昧的烛光造就了暧昧的气氛。

    夜光杯中添满了酒水,被对方托着端到了自己的面前,放在了自己的手心里,而另外一手拿着的红烛,两人肩并着肩,紧挨在一起。

    快活?

    柳眉轻扬,李秀宁脸上流露出一丝愁绪,这东西似乎是与她自己有着很远的距离,真正的快活的日子还是在童年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无忧无虑。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杯,仰头一口饮尽,这才开口说道:“只是倾池姑娘你真的快活吗?”

    “人活着总要有目标,倾池姑娘你呢?”

    “你的目标是什么?”

    “在这青楼耗费你的大好年华?每天赔笑?”

    “花魁的这个身份可不会让人真的快活啊!”

    “你的快活只不过是对未来的绝望,是彻底的放纵,是心的绝望!你还能说自己是快活的人吗?”

    言语如刀,刀刀见血。

    再配合李秀宁那认真的神情,端的是义正言辞。

    这是一个喜欢讲道理的女人。

    “……”

    白少棠明显愣了一下,李秀宁如此表现让他不由得很是欣赏,在听对方口吻,白少棠明白之前的交锋若说只是嬉闹间以求在对方心中留下印象的话,那么现在便是真正的争锋了。

    显然。

    在李秀宁这个小姨的心里,她将自己的身份怀疑歪了。

    眉头一扬,眼眸深处潜藏着一份笑意,斜举起手上的红烛,看着红色的蜡油一点一点的滴落,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戳着那些,在桌面上形成一朵朵艳丽的蜡花,嘴上则是笑道:“放纵?”

    “就像这红烛,男人都想每夜做新郎,想要放纵,那你能否认他们是没有目标的活着吗?”

    “放纵,也是一种目标。”

    “而我更在乎的是活着的态度。”

    伸手抓过李秀宁的手,白少棠一把将手上红烛移了过来,朝她的手背上滴了好几朵红梅,一边说道:“感受到了吗?疼痛过后的刺激,这便是世界,这便是生活。如果你反抗不了,那便只能闭目享受。”

    “或许还能体会到其中的快活。”

    “你调教不了世界,世界却能调教你!”

    不!

    你只是在肆意。

    你就是想对我们李阀下手,二哥就是你的目标。

    在这话语中,李秀宁越肯定对方的身份了。

    有着杨广和杨勇做例子,李秀宁不多想都不行

    如此变态肆意的行为,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个门派才拥有。

    李秀宁心说:我想我看到了倾池姑娘你隐藏的秘密了。因为很多时候,女人的话都是相反的。

    而眼下,恰恰有两个门派的女人想要调教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