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第一娇 > 第116章 洞房
    你大爷的!

    这是试试的问题吗?

    苏清恼羞尴尬了半路的情绪,就被容恒一句话全部变成愤怒。

    愤怒的苏清,朝着正翻身下车的容恒,抬腿就是一脚朝他屁股踹出去。

    要不是容恒本身会武功长青又反应够快,堂堂“本王”就在自家二门处当场表演一个狗吃屎。

    站稳,容恒斜眼瞧着苏清,“王妃这是不够尽兴吗?”

    苏清……

    嘿,我这暴脾气!

    老子十岁起逛窑子,还怕你不成!

    再说,就你这小身板,那玩意也就笔直笔直,还能真用不成!

    徒然想起容恒现在的身体,压根不能同房,苏清骤然底气十足起来。

    嘴角噙着笑,弯腰下车,朝容恒靠近一步,“怎么样,想不想来点刺激的?”

    容恒嘴角狠狠一抖,梗着脖子道:“好啊,本王倒想看看王妃的手段。”

    苏清就笑:“好啊,回房!”

    容恒狠狠瞪了苏清一眼,抬脚就走,“回房就回房!”

    长青跟在容恒一侧,等他们稍稍与苏清拉开一点距离,长青担心道:“殿下,发生什么事了?”

    容恒沉着脸,嘴角却噙着莫名的笑,“没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王妃能一脚把你从车上踹下来?

    可关键是,被踹下来的他家殿下,好像一点也不生气!

    皇子的尊严呢?您的脾气呢?

    长青狐疑看着容恒,总觉得他家殿下成亲之后就变蠢了,而且还蠢得浑然不觉。

    “殿下,真没事?”长青不安的回头看了他家王妃一眼,转而担心的道。

    容恒笑道:“废话,当然没事。”

    说的笃定。

    刚刚在马车里,苏清明显就是受到惊吓的表情。

    可见某人也只是徒有盛名而已。

    这方面,到底女人是弱势!

    认定了强弱,容恒走的那叫一个脚下生风。

    一行人转眼走回正房。

    遣了长青和福星出去,苏清将门反手一关,嘴角含着调戏的笑走向容恒。

    门外,福星一出来就急吼吼的去找她的鸭鸭。

    早上走的急,都忘了喂食,也不知道它有没有饿急眼了又吃啥不该吃的。

    长青焦灼又不安的徘徊。

    宛若此时屋里关着的不是容恒和苏清,而是他难产的媳妇。

    心头那叫一个煎熬。

    屋里。

    容恒身子靠坐在桌上,手里端了一盏茶。

    苏清眉眼含笑,一步一步上前,“殿下,脱吧。”

    一边说,一边自己做出宽衣解带的动作。

    刚刚还底气十足的容恒,顿时心头一慌,碍着面子,绷了脸道:“王妃这是急不可耐了吗?”

    苏清嗯了一声,“成亲这么久还没有洞房,你说我可耐不可耐,快脱吧,我都要忍不住了。”

    容恒立刻忍不住向后退一步。

    可惜,后面就是桌子,退不了。

    转手搁下茶盏,幽幽看着苏清,这货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容恒没有成功后退一步,苏清却上前一大步,一把拉住容恒腰间玉带,“刚刚不是说好的嘛,怎么后悔了?来,我帮你。”

    俨然一个青楼浮夸公子。

    手腕一用力,容恒的腰带就被苏清扯开。

    长袍一洒,容恒心跳猛地加快,“你要干嘛?”

    说这话的时候,就差抬手抱胸了。

    苏清笑着去剥容恒的衣袍,“洞房啊。”

    一面说,一面拿出当年逛青楼的姿态,抬手在容恒胸前轻轻一捏,“害羞了?”

    容恒……

    骤然一个激灵,容恒一张脸差点成为猪血本血。

    可男人的尊严摆在那,容恒深吸一口气,“谁说本王害羞了,本王只是……只是……”

    只是了两遍,本王幽幽看着苏清,“你怎么不脱?洞房难道只需要男人脱衣服吗?”

    苏清笑得风生水起,“作为恩爱的夫妻,王妃我这不是要先伺候本王你宽衣的嘛。”

    嗯?

    恩爱夫妻?

    容恒微微眯眼,看着苏清,眼底神色浮动一瞬,笑道:“既然王妃这么主动,本王岂能扫了王妃的兴,来,我们互助。”

    小样,本王就不信你真敢来!

    做戏嘛,谁怕谁!

    说完,伸手去解苏清的腰带。

    苏清整个人都僵住了。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这个时候,谁先退缩,谁就落了下风!

    顶着僵硬的背,苏清笑眼弯弯,“也好,如此也能节约时间。”

    说着,手指在容恒胸前画了个圈。

    碎花楼的姑娘都这么做。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每每那些姑娘这样做,那些恩客都激动地快要上房揭瓦了。

    可见,画圈圈是个必杀技。

    苏清圈圈一画,容恒搭在苏清腰带上的手,就一僵。

    身体的血管里,似乎血液骤然被加热,一股躁动袭满全身。

    压根一咬,容恒本着豁出去的原则,解开苏清的腰带。

    衣袍洒开的一瞬间,苏清险些没一掌劈死容恒。

    冷静,冷静。

    做戏而已!

    默默一个深呼吸,苏清竭力挤出一脸坦然的笑。

    外衣脱下,两人穿着里衣相对而立。

    平时穿着外袍看苏清,俨然一个汉子。

    外袍脱了……

    里衣下,她的腿不比昨日碎花楼的新头牌短,腰不比新头牌粗,胸前……也不是一马平川。

    不知是母妃的药包作用还是现在的气氛问题,看苏清的脸,似乎有那么点女人的精致?!

    容恒宛若又打开了新世界,对苏清的认识,再次进一步。

    意识到自己思绪有点跑偏,容恒咳了一声,“下一步,如何?”

    “当然是上床了,难道“本王”你能在地上洞房?”

    “好,那就上床。”

    两具僵硬的身体,彼此“含情脉脉”凝视着对方,挪向床榻。

    从桌边到床榻,平时不过苏清四五步的路程,硬生生走出一盏茶的功夫也没走到。

    这耽误事儿的。

    一会调戏完容恒她还要去军营呢!

    苏清一急,弯腰将容恒打横公主抱起。

    容恒……

    “放我下来!”容恒心头所有的情绪都没了,只剩下愤怒,一面说一面挣扎着要下来。

    然而苏清仅用了两步,在容恒挣扎间,眨眼就将容恒扔到床榻上,“好,下来吧。”

    容恒……

    他堂堂七尺男儿,被个女人公主抱?!

    愤怒盯着苏清,容恒冷声道:“本王是你男人!”

    苏清笑眯眯上床,“对呀,所以我才和你洞房啊。”

    容恒……

    大喘一口气,容恒冷着脸道:“刚刚的事,本王不与你计较,下不为例,不过,洞房一事,本王要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