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19庞惊辞行,北出关山
    吃完饭,小炉鼎收拾桌子。

    宁梦真心跳加,微微低头,睫毛乱颤,悄悄看着圣子。

    他不会今晚就要我侍寝吧?

    他已经再次臻至了真元境大圆满,气血充足,难以自已。

    自己就要完了,就要被用来泄完情欲,然后再被抛弃了。

    她显得有些楚楚可怜,时不时就撇夏极一眼。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没没...”

    小炉鼎不敢再看,急忙收拾完碗筷,慌张地跑开了。

    夏极这才舒服的躺在了床上,但脑子里却不觉浮现出云心阁四楼的诡异黑卵,以及下午沐浴时候门后的那对瞳孔。

    这个世界充满了待解之谜,不止是高武那么简单啊。

    次日,一早。

    庞惊背着屠王刀,神色淡漠,抱胸站在夏极的屋外。

    他从黎明时分就一直在等。

    夏季蛙叫渐歇,蝉鸣渐起。

    这虎背熊腰的少年却是处于极度的安静之中。

    一动一静之间,显出某种奇特的意味。

    小炉鼎做好早饭进入院子时,只看到那高大身影拄在院子里,不禁吓了一跳,拍拍胸脯,哎呀妈呀,一大早的庞师兄就过来做什么?

    昨日,庞师兄和圣子不打不相识,在关键时刻站在了圣子身侧。

    想想...那时候圣子身后就只有自己和他两个人。

    因此,宁梦真觉得庞惊也挺亲切的。

    于是端着餐盘走上前打招呼:“庞师兄吃过早饭啦?”

    庞惊:“嗯。”

    “庞师兄是来等圣子的?”

    庞惊:“嗯。”

    “庞师兄找圣子做什么啊?”

    庞惊:“嗯。”

    他眼里根本看不上宁梦真。

    普通圣门弟子不知道,他还不清楚。

    区区圣子的炉鼎,一个工具而已。

    宁梦真觉得有些尴尬,侧着头往前走,前方有了台阶也没有察觉。

    身子一踉跄,“啊”的尖叫一声,往前扑倒。

    手中的餐盘也泼洒而出。

    眼看就要落地的时候,庞惊背后的屠王刀像是变戏法一般,转到了手上,又在近乎同一时间甩射而出。

    屠王刀连鞘射出,一道疾影掠过,横着的巨大刀身正好横在了餐盘上,维持住了平衡,又带着餐盘缓缓落地。

    餐盘里的米粥,咸菜萝卜干,大肉包,醋碟,竟然一样都没撒出。

    宁梦真舒了口气,最近总想着“自己这个炉鼎什么时候被使用”,都有些神思不属了,可是没办法,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她昨晚甚至做了一场春梦。

    梦里面,自己被迫穿上了女王风的紧身皮衣,拿着长鞭啪啪甩着,然后圣子过来把自己扑倒了...

    看到早餐没有泼洒出去,小炉鼎舒了口气,转头说:“谢谢你啊,庞师兄。”

    庞惊冷酷的笑了笑:“我可不是担心你受罚,我是担心圣子早饭时间被耽误了,我们刀客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宁梦真感受到来自鄙视链顶层的嘲讽,如遭雷劈,身子僵住,然后讪讪笑了笑,捧起屠王刀上的餐盘。

    而这时,门打开了。

    夏极走了出来。

    庞惊眼睛一亮,和刚刚看小炉鼎的目光完全不同。

    这九尺的少年抱拳,肃然道:“圣子,我是来辞行的,这一次我会回北凉州的圣堂,然后走出关山,去好好历练一番。”

    关山是魏国边境,之外是可怖的盗贼,那是一片混乱至极的地域,是弱者的地狱,即便是强者也可能死于非命。

    “盗寇虽然凶猛,但我心更甚!昨日与你一战,我感悟良多,也知道自己是坐井观天了,如果我不走出去,北凉州圣堂的上师之位迟早是我的,可这样又如何呢?

    我庞惊,想要和更多的强者厮杀,这一条路上,如果我停下了,死去了,说明我庞某人不过如此,想得都是天方夜谭,那死了也正好,省的丢人现眼。

    今日我来向你道别,也是想告诉你我的决意,圣子,七年之后,如我庞某人没有死,一定会回来再挑战你。”

    夏极注视着这虎背熊腰,肌肉虬结的少年。

    庭院里,忽的风起。

    “好,七年,我等你。”

    夏极沉声道,声音里带着无比的自信。

    庞惊哈哈大笑着,取回了屠王刀,扛在肩上,骤然一踏,整个人如是炮弹射出了院子,豪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圣子,在我再见你之前,你可不能败给别人!我们刀客这条路,从来就没有第二的说法,这世上,只有一把刀,一个人的声音可以存在!”

    声音逐渐远去。

    还在耳边,庞惊却如天地间神灵敲打的鼓点,每踏出一步,就会产生地震般的轰鸣。

    转瞬,他就已经离开了圣门,离开了碧空山,一路向北,甚至连马都不骑。

    宁梦真即便没达到这境界,却也感到了两人简短对话里的豪情壮志,一时间,自己也跟着燃烧了起来。

    这再次展示了小炉鼎“脑回路真的不复杂”的属性。

    这事儿和她根本没关系,她也能燃的起来。

    吃完早餐后,夏极直接去了侧殿。

    天王长老早就负手在殿里等他。

    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他要经受考验,所到之处,都是众人怀疑的目光,不看好的神色,一副他马上就要挂了的样子。

    但这一次,天王老子却是老远就微微躬身,以示对这圣子的尊敬。

    昨日黎明,少年持刀踏着晨光而来,迎战枯叶亭里独坐了近三月的庞惊,一战而胜,而折服对手,震惊圣门,随后竟又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挫败了圣心长老。

    庞惊傲不傲?

    当然傲。

    傲的就差觉得天下人都是傻逼了,他迟早是天下第一。

    不过他也有骄傲的资本。

    想自己像庞惊,圣子这十六岁年龄的时候,哪里有这种成就,可惜庞惊生不逢时,遇到了圣子。

    既生瑜何生亮啊!

    “圣子,请坐。”

    天王长老哈哈大笑着,引着夏极步入大殿。

    容貌姣好的侍女上茶,敬畏地看了看夏极,然后欠身退下。

    长老则是翻出一叠金色封皮的簿子,其中记载着每月的帮派事务和生的事情,可谓是圣门的地理志。

    “圣子,恕老夫直言,你虽然战胜了庞惊,但声望依然需要巩固,毕竟之前你功力全废的事情闹得整个圣门沸沸扬扬,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回来向争夺圣子之位。

    要不是庞惊,你可能要面对更多人的挑战。

    庞惊坐在枯叶亭,可是赶走了不少精英弟子。”

    天王老子一边说着,一边翻出最上面的事务簿,“正好有一件事,可以让圣子你重振威望,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