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快穿:男装大佬,狠病娇! > 蛇骨赠情11
    原本宁静的存在在接二连三的有人死去之后,村里的人都变得人心惶惶起来。

    而那条黑色虽然离开了,可是村子里的毒蛇却是越来越多了。

    过去村子里的人上佘山捕蛇,有时候一天一夜都捕不上一条之前的蛇,可是如今在每家每户的周围都聚满了蛇群。

    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每家每户的墙头。

    因为村子里的人家里、院子里或多或少的都会撒上驱蛇粉、雄黄酒之类的东西,所以这些毒蛇一开始都只是在每家每户的院子里之外呆着。

    可是这些驱蛇粉和雄黄酒之类对蛇有驱赶效果的东西,也是需要补给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院子里的这些东西效果越来越淡了,这些蛇也就开始逐渐往主屋里靠近,每天都会有尖叫声传出来,可是大家即使听到了也没有办法赶去帮忙。

    因为所有人的房子都是一样的结果。

    孟染家里的院子外面也是如此,没有了白炼气息上的镇压,他们家和村子里的家家户户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值得庆幸的。

    大概就是孟老大在雄黄酒、雄黄粉之类的驱蛇之物上,准备的足够充分。

    因为孟染从出生开始的诡异到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准备好的,算是解决了他们一时之间的问题。

    可是紧接着又有问题出现了。

    每家每户的粮食都吃的差不多了,被蛇群围堵在家中的村民们,不得不另想办法。

    甚至把目光放在了门口的那些毒蛇身上。

    孟老大担心孟染,出事之后就一直没有睡着过,为了让孟老大安睡一晚上,这天孟染就坐在孟老大的床边一直陪着他。

    只是手腕上的那个封印越来越烫,让孟染都没有办法闭上眼睛休息。

    想到里面的白炼,孟染将驱蛇的东西在孟老大的房间窗户、门口等地,还有他的床铺附近都重新再撒上了一遍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只是刚关上门,她的手腕就好像被岩浆烫到了一样灼痛。

    “嘶……你到底在我的手臂里做什么?!”孟染痛苦的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可是并没有人出来回答她的问题。

    因为在她手腕封印里的白炼此时说来也害羞,他他他竟然在脱皮。

    那是一种犹如抽筋拔骨一般的痛苦,对于他这样修为的蛇而言,这种痛苦还会翻倍。

    何况孟染只是封印的载体,就已经痛苦的汗湿了后背。

    更不要说正在蜕皮中的白炼了。

    他此时白色的外皮不断的剥离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地蜕化。

    可想而知他的痛苦有多少。

    孟染在痛苦中抬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印记,通过彼此的牵引,她突然能够再次清晰的看到自己手腕封印内的情景。

    白炼此时看在她的眼里不是巨蛇,而只是一条正在蜕皮的小蛇。

    当他从蜕下来的白色蛇皮中出来的时候,竟然不是白色的身体,而是透露着粉色的蛇身。

    四目相对的时候,孟染即使在痛苦中也没有忍住嘴角的笑意,她控制不住的笑出了声音来,“哈哈哈哈哈——”

    粉色的!竟然是粉色的小蛇!

    白炼:“……”

    他羞涩的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团,只留一双琥珀色的蛇眸望向外面的孟染,他的小媳妇,未来的蛇后。

    孟染感觉身上的痛意一点一点地消退,开始打趣起来白炼了。

    “原来,蛇蜕皮的时候这么可爱啊。”

    白炼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像要烧起来一样,孟染也依稀能够看见越来越红润的白炼。

    “你如果再这么红下去,会不会直接熟了?”

    “……”

    白炼突然为自己未来的蛇种们的脑子开始担忧了,有这样愚蠢的娘亲在,未来他的蛇种会不会变笨呢?

    孟染看着看起来一团肉肉的白炼,突然很想伸手摸一摸。

    “白炼,你出来给我玩、额,给我摸一摸吧。”看起来肉嘟嘟的,有点可爱啊。

    对于孟染的无理要求,白炼直接选择无视。

    困乏袭来。

    白炼终究没有忍住身体的本能,开始逐渐的睡去,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蛇鳞应该就会再次出现了。

    而孟染在看不到自己手腕处的封印里面情景之后,就知道某人又开始修炼去了。

    一夜至天明。

    等到他来到孟老大屋子的时候,孟老大还在睡觉。

    而此时屋子外面似乎传来了欢呼声,这让往日里都是鬼哭狼嚎般尖叫的村子多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孟染之前都没有注意,等到她再次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便发现围墙上的蛇群都不见了。

    而且看到外面行走在路上的村民,他们相互欢呼着蛇群的退散。

    一个个纷纷奔跑至天地里去摘取粮食瓜果。

    然而在看到那些上面一个个的牙印时,他们都不敢再动手了。

    “谢谢你,多谢你啊,黑伊,若不是你的到来,我们村子就完了!!!”村长一脸激动的握着一个女孩的手,连连感谢。

    看样子那个女孩子的年纪并不大,有着一张妖媚绝伦的脸,一颦一笑之间都会让人忘记所处的地方、时间,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都摘下来给她。

    黑伊的目光透过孟染家的围墙墙头,看向里面屋子门口专注凝视的孟染,随后温和的笑了笑。

    可是孟染却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和那条黑色的巨蛇一模一样的神色。

    如果说她们不是一家人,她都不信。

    可是此时联系不上白炼,孟染只好静观其变,总觉得这个女人此行的目的不简单。

    “这位小哥,我可以暂时借住你家空屋么。”黑伊在村长等人的陪伴之下,来到孟染家的院子外面,对于她院子底下的那一坛坛雄黄酒没有任何的感觉。

    道行很深啊!

    “抱歉,我们家从不留人住宿,村子里的空屋有很多,这位姑娘还是另觅他处休息吧。”

    孟染的直接决绝也没有惹恼黑伊,但是却让后面那些村子里幸存下来的人,一个个的也不知道怎么了,都开始愤怒了起来。

    “孟染,黑伊姑娘刚刚驱散了蛇群救下了我们,不过是借宿而已,你在拒绝什么?!”

    “是啊,若不是黑伊姑娘看中你们家的院子,你们家也不就是一个破院子。”

    “黑伊姑娘,若是不嫌弃就住在我家屋子里吧,我们将主屋让给你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