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大宋猛虎 > 第五十二章 三年会考,十年模拟,一年冲刺
    武道会开幕在即,甘奇还有一事要做,那就是培训裁判员,人手倒是足够,大哥彩坊里本就有几十号人。

    所以甘奇大早就出门而去,吴承渥到得甘家之时,甘奇已然出门,他也只有自己往书房落座。

    甘霸今日也有差事,那就是到城内的牙行里去买几个机灵的小姑娘当作伺候丫鬟,也要雇佣一些做事麻利的仆妇,再买几个半大小厮在外院做一些挑水劈柴的体力活。

    这件事情甘奇早就要做了,却是一直抽不开身,唯有让甘霸去做。这个配置之后,才有点大户人家的感觉。

    甘奇培训着裁判员,甚至亲自动手示范,什么是犯规,什么时候分开双方,什么时候读秒,读秒的度快慢,如何判定一个人是否还能再战,什么时候直接判罚胜负。

    狄咏也跟在一旁学着,似乎对于当裁判员的事情格外有兴趣。

    “最最重要的就是判定一方是否还能再战,一是看他脚步是否虚浮,而是看眼神是否游离。第三点最为重要,那就是问他话语,看他反应快慢。可都知晓?”甘奇对于这件事情很是看重,便是为了避免拳台上死伤无数。

    “最后,最后还有一点。疑似伤重者,一定不能让其再战。”甘奇再叮嘱一番,尽管上拳台是要签生死状的,但还是要避免人为财死。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狄咏却问道:“若是到时候判某人输了,他不服气怎么办?”

    这是个好问题,甘奇想了想,答道:“那就把这些东西都写成条文,上场之前,与生死状一起签。最重要的还是你们要公平公正。”

    “好,那大哥写个样式,我去寻人抄写。”

    甘奇提笔去写,一边写也一边思索,尽量写得事无巨细。

    写完之后,甘奇方才回家,家中还有一个吴承渥,不去打个照面,怕明日那位赵大姐就要亲自上门来了。

    今日的吴承渥,一反昨日被动的局面,与甘奇寒暄几句,直接躬身大拜:“还请甘先生教导在下文章之道。”

    “文章?什么文章?我又不会写文章,那文章都是眉州苏轼写的。”此时的甘奇是真教不了,唯有装傻。

    不想这位吴承渥就是认死理,九十度躬身再拜:“请甘先生教导文章之道。”

    “我真不会!”甘奇双手一摊。

    “甘先生,县主那里,我一定会帮甘先生打掩护的,只求甘先生能教导在下文章之道,在下一定衔草结环以报大恩大德。”认死理的吴承渥,就差跪下去大拜了,好在大宋朝并不流行跪拜他人,连跪拜皇帝也只在重要庆典与祭祀场合才有,一般时候都不会跪拜而下。当然,长辈祖宗除外。

    甘奇满脑门子的汗,呆木之人,说好打也好打,说不好打,那是真不好打。

    看着大拜不起的吴承渥,甘奇脑筋在转,最后唯有一语:“好吧,那我就教一下你文章之法。”

    “拜谢甘先生恩德,在下必以学生之礼待先生,学生再拜。”这就是一个真正读书人的执念,当然还有想在家中翻身做主人的执念。

    “唉……五年高考……不是,三年会考,十年模拟,一年冲刺。先从刷题开始吧。”甘奇找到了打认死理之人的办法。

    “敢问先生,什么是刷题?”吴承渥问道。

    “刷题啊,就是把往年会试的题目都拿来做一遍,做一遍不够,得做十遍,其义自见。每做一遍,我都指导你一番,便能有收获,如此一步一步,会考不在话下。”甘奇一通编。

    吴承渥闻言大喜:“只要先生愿意指导一二,莫说十遍,百遍学生也心甘情愿。”

    “嗯,且把近三十年的会考题目都寻来,开始刷题。”甘奇这算是又打了一次。

    “学生这就去寻。”吴承渥话音一落,转头就跑。

    甘奇摇了摇头,坐在书案之后,长吁短叹,他哪里知道自己随便当一个文抄公,后果却是这般惨重。

    甘奇又不免想起了苏轼苏辙,想到苏轼此番会试是一定会中的。好像还是……

    好像还是状元?

    又好像不是状元,甘奇努力回想上辈子附庸风雅的时候看过的一些资料,苏轼的资料是必看的,因为苏轼有不少名画流传后世。甚至甘奇还记得苏轼有一幅《木石图》的真迹,在香港拍出了四个多亿的高价,轰动一时。当时盛况空前,甘奇就在场,只是甘奇买不起这幅《木石图》。

    那到底苏轼是不是状元呢?

    甘奇终于想起来了,苏轼不是状元,而是榜眼。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故事,说主考官欧阳修见得苏轼的考卷,极为赏识,准备让苏轼这一份考卷成为头名。

    但是欧阳修却错把苏轼的考卷当成是自己弟子曾巩的考卷了,因为考卷都是把考生名字给糊住的。欧阳修从文笔之中,把苏轼的考卷错认为是曾巩的了,为了避嫌,所以点成了第二名。

    所以苏轼就这么考了个第二名。

    对,就是这么回事,甘奇回忆起来了。甘奇似乎还想起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苏轼当时写的考卷叫作……什么什么……刑赏忠厚?

    甘奇有些印象,因为作为黑恶分子的甘奇,看到“刑”字,就印象深刻。苏轼这篇《刑赏忠厚之至论》也常出现在后世学生的阅读理解考题之中。

    甘奇扶额乱想,想到这里,猛然一惊。

    这是什么节奏?

    甘奇知道了即将到来的会试策论的考题?

    甘奇自己都吓了一跳,站起身来,左右打转,有点小紧张,有点小激动。

    紧张激动的甘奇,一时之间无所适从,抬起腿就跑,直往城内去寻苏家兄弟。苏轼是板上钉钉的榜眼郎,苏辙却没有拿到什么很好的名次,等待甘奇去“解救”。

    家中还有一个吴承渥,解救起来倒也顺手。

    甘奇一边跑一边想,要是把吴承渥这么解救了,那位赵大姐总要念点情分不是,以后也不能再这么生拉硬拽了不是?

    (票,票,票,老祝正在地上撒泼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