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四百六十八章礼贤下士
    李琮见颜彦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便猜到这会的她准是又戒备上了,因而,略一掂掇,他指着炕几上的一摞书问:“这些书你们都看过?”

    “回皇上,我只看过一些军事器械和兵法兵阵方面的书,外子倒是基本看过,他对五行八卦和奇门遁甲什么的也略有兴趣。”

    没办法,颜彦倒是想否认,可现成的书摆在这,她还能说什么?

    这时的她倒是明白过味来,只怕皇上这趟来不单是冲那个喷筒试探她或者买好她,多半还是想看看她身上有什么秘密,毕竟这种临时性的抽查最不好防范了。

    这不,皇上一来就看到这迷宫模子,接着又现这活塞喷筒,这些还不够,还想着要检查一下6衿的玩具,说白了不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有点别的什么启示。

    可从另一个角度说,皇上倒也不失一个礼贤下士的明君,因而,颜彦也就不忍再责怪他什么了,自古帝王哪有不自私的?可又有几个帝王能做到像李琮这样动不动就往臣子的家里跑的?

    不过说到这,颜彦倒是明白了一点,这个时代的皇帝似乎没有她从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大辫子皇帝权力大,言论相对来说还比较自由,虽比不上唐朝那么开放,但至少也没有什么文字狱。

    还有一点,朝堂上左右丞相和御史的话语权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大的,颜彦曾经听颜芃说过一件事,说是当年左相温文山为了反对一项提议,当场和李琮吵了起来,最后因为中书省的王实修也站在了温文山这边,这项提议最后愣是没有通过。

    半个多月后,事实证明皇上是错的,温文山是对的,李琮非但没有给温文山小鞋穿,反而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向温文山赔礼了。

    从那之后,朝堂上的气氛一直很活跃,基本是畅所欲言。

    当然了,想故意给皇上难堪使绊子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李琮也不傻,拿这样的人来杀鸡儆猴最好不过了,因而,几次较量之后,这种人也就逐渐歇了心思。

    再说了,还有御史在呢。

    这么一想,颜彦也略略放松了些,和皇上说起了这个活塞式喷筒的几点想法,左右她也有出处,她又不是没有看过那些军事器械书。

    不过弹簧一事颜彦到底还是没敢说出来,这个有点太匪夷所思了,她还得好好斟酌斟酌。

    正说着时,青釉把6衿的那些玩具抱过来了,可巧6呦也进门了。

    待6呦行礼完毕,颜彦笑着把他推到了皇上面前,“夫君,皇上对你的手工有兴趣,还是你来和皇上讲解吧,我去后面陪陪皇后和太子妃嫂嫂。”

    李琮听了这话点点头,在他看来,6呦要比颜彦单纯多了,想了解点什么,直接问6呦比问颜彦的效果好多了。

    这不,颜彦一走,李琮就拿着这活塞喷筒问起6呦来,他想知道究竟是谁第一个想到这东西的,这对他来说很重要。

    如果是颜彦的话,说明颜彦肯定藏私了,她肯定知道具体的做法或者说她见过这东西,只是迫于外界的压力不敢直接说出来。

    反之,如果是6呦的话,这项工程则有得磨了,没个一年半载估计也研究不出来。

    谁知6呦听了这话,既没说是颜彦也没说是他,而是走到书桌上翻出了一本书,然后找到其中一页,书里介绍一种暗器的射方法,用的就是活塞原理,利用活塞的推动把一排毒针射出来。

    此外,还可以在管子里装上毒药或毒粉什么的,同样也可以利用活塞推出来,这样能打击到更远更多的人群。

    其实,当时颜彦和6呦一提这个喷筒,6呦便想到了这个机括,只是他和杨师傅一说,杨师傅觉得这个力道太大,不适合一岁的孩子玩,因而才做出了用绳子轻轻一抽就可以带动的机关。

    可那样也有弊端,那就是带不动太重的东西,也喷不出多远,因而,他才在颜彦的提示下又做起了这个活塞式的喷筒,就是想看看究竟哪个的力道大。

    李琮见书上果真有这种东西,倒是没再追问什么,而是拿起了青釉送来的几样玩具,七巧板、华容道和九连环他见过,因而很快就放一边了,可这一个个的大圈套小圈的又是什么?

    6呦见皇上拿着颜彦画的图纸做的玩具拆解起来,解释道:“回皇上,这是从九连环和鲁班锁套用来的一种玩具,其实,它并不适合小孩子玩。”

    6呦之所以特地言明不适合小孩子玩,说因为他现皇上貌似被难住了,这就有点尴尬了。

    一旁的李穑见了,忙用手里的一个带机括的盒子换下了李琮手里的鲁班锁,“父皇,你看这个,这个可以弹出来。”

    李琮见盒子上面有一个按钮,一摁按钮,盒子从里面弹开了,于是,他很快放下那串鲁班锁,拿起了这个盒子,他现在对所有可以弹出来的东西都感兴趣。

    可惜,这个盒子的机括很简单,李琮一看就会,因为它用的是跷跷板的原理。

    放下盒子,皇上问起了工部的进展,随后又有意无意地问道:“这些书彦儿也看过?”

    6呦见皇上指的是关于奇门遁甲一类的,便摇摇头,“娘子看过军事器械类的书,也对兵法兵阵有兴趣,不过她说,战争不是纸上谈兵,不是生搬硬套,要结合天时地利人和的诸多考量才能制定出便捷有效的作战方案。”

    “哦,她怎么会无缘无故说起这话?”李琮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

    6呦倒也没多想,便把颜彦曾经考问过他的两桩战事说了出来,一个是京城被围,一个是颜芃的两次遇袭。

    李琮听了这番话沉吟起来,第一个问题颜彦也问过他,当时他没有答出来,因为他觉得这种情形不太可能会生,觉得颜彦未免有点太杞人忧天了。

    不过事后他倒是认真思索过这种情形,同时也问过一些武将,他们的回答和6呦的大同小异。

    也就是说,那些武将们考虑到的,6呦和颜彦也考虑到了,而且这两人还比他们多考虑了一点,那就是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