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四百五十九章刮目
    6呦和李穑都没想到家里会有客人,两人都对周婉不陌生,尤其是李穑,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和周婉一起怒怼过6鸣和颜彧,也记得自己吃过周婉做的艾草米糕,很独特的味道。

    可惜,这个女孩子被她父亲给坑了。

    他不是没有为周婉求过情,可父皇非但没有给他这个面子反而还训斥了他一顿,说如果大周的官员都像周婉父亲似的不为百姓谋福利,光想着为自己谋私利,那大周还能有个好?

    为此,他只能放弃了。

    没想到时隔一年,他居然在颜彦府上又见到了周婉,一年过去了,这个小姑娘的变化不小,个子长高了些,原本圆润的下巴尖了,五官倒是和之前差别不大,可没有了之前的活泼开朗,也没有了之前的恣意张扬,整个人就好像失去了一股精气神,变得有点颓丧,还有,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和之前相比也差了很多,总之,现在的周婉就像是个小村姑。

    当然了,这话李穑就有些偏颇了,他压根就没见过真正的村姑是什么样的。

    周婉的穿着打扮虽不能和之前做官家小姐时比,但也不至于落魄到像一个村姑,至少她的外衣还是绸子的,只不过是最便宜最普通的绸子,头上也插了一两样金饰,也都是最简单的款式。

    还有一点,这些日子她也没少往庄子里跑,整个人的肤色自然是黑了不少,也粗糙了不少,因而落在李穑的眼里便和村姑画上了等号。

    事实上,颜彦也没比周婉强多少,这段时日她也没少往庄子里跑,所不同的是每次回来她会用蜂蜜和蛋清调一个面膜让丫鬟们帮她敷上,因而她的脸看起来比周婉要年轻细致些,可比起颜彧颜彤那些真正的闺阁小姐来,颜彦也是逊色不少的。

    6呦早就现了她的变化,也提过两次,不过他在意的不是颜彦的脸黑了,而是颜彦为此付出的辛苦。为此,他心疼了,可惜他自己也是分身乏术,帮不上什么忙。

    好在颜彦自己不是很在意这些,她知道自己年轻,想要恢复过来还是很容易的,在家待几个月再好好保养一下就基本可以复原了,因而她没少宽慰6呦。

    再说周婉显然也没想到会碰上李穑,第一反应是慌乱,因为看到李穑的第一眼,她想起了之前做过的那个梦,确切地说,是她母亲做过的那个梦。

    可惜的是,她现在成了罪臣之女,两人的身份更是犹如云泥之别了,这种情形下见面,只会让她更无地自容更自惭形秽,因而,相见不如不见。

    颜彦倒是有几分理解周婉的心情,可6呦不理解啊,事实上,也不是他不理解,而是他对颜彦之外的其他女人都不关心,再加上今天他的心情正经很不错,他总算凭着自己的本事让皇上对他刮目相看了,也算为颜彦当初的下嫁挽回了一点声誉。

    因而进门后的6呦只略略扫了周婉一眼,随后把自己手里的十字连弓弩送到颜彦手里,两团喜悦的火花顿时从他的眼睛里盛开了。

    “娘子,我终于做到了,这是我改良后的十字连弓弩,皇上还夸我了,赐了我一堆东西呢。”

    6呦说完,可巧门外的婆子抬进来一个大箱子,颜彦还没动地方,6呦又走到箱子面前把箱子打开了,“娘子,这些赏赐都送你,你瞧,这有一幅李白的字,皇上知道我喜欢他,特地送我。。。”

    “夫君,这些回头再说,家里还有客人呢。”颜彦走过去按住了6呦的手。

    她倒不是怕刺激到周婉,而是不想让周婉知道6呦做了什么,她怕传到朱氏的耳朵里生出别的事端来。

    上个月,也就中元节那一天,6鸣的一个小妾难产没了,一尸两命,颜彦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不可见人之处,但她知道一点,都说中元节生的孩子阴气重,克父母。

    因此,保不齐就是朱氏做了点什么手脚。

    还有一点,颜彦记得中元节那天她和6呦回去祭祖,彼时族里的几位老人拉着颜彦问起了6衿,从孩子的日常饮食问到一天睡多长时间晚上要起来几次等,言辞间的关切溢于言表,而一旁站着的颜彧却受到了冷落。

    彼时颜彦一不小心留意到了朱氏的神情,尽管她的脸上也带着笑意,可她的手却不知不觉握拳了,大概是用力过度,以致于她的笑意中带了一丝狰狞,颜彦见此顿时生出了警惕。

    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虽说那几位族人没有什么权势,可她们对6衿的关心说明她们也听说了龙佩一事,她们知道了,只怕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朱氏心里能痛快?

    因为这代表着6衿不但威胁到6袓的地位和利益,早晚有一天也会威胁到6鸣的地位,朱氏是不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这种事情生的。

    因而,从那之后,颜彦再也没有带着6衿回过6家,事实上,中元节那天她也没带,不过那一次倒不是为了这个理由,而是因为那天小孩子最好不要出门。

    故此,颜彦见6呦献宝似的又是十字弩又是皇上的赏赐,顾不得鼓励他几句,忙拦住了他。

    李穑倒是也察觉了周婉的不自在,可他毕竟年幼,才刚束,哪里能体会到对方的那种心态?

    因而,他见颜彦拦住了6呦,也没有多想,反而上前两步,“彦儿姐姐,我才知道大姐夫竟然这么厉害,连我父皇都夸他了不得呢,你知道吗?工部那些老师傅们都很佩服大姐夫呢。”

    周婉一听这话顿时也忘了自己的尴尬,急忙问道:“大表哥做什么了?”

    “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夫君,你带着六殿下去书房,我一会过去找你们。”颜彦推了6呦一下。

    周婉这才意识到不妥,颜彦一而再地拦着6呦不让说,显然是不想让她知道,而她不但不知趣,还一个劲地追着问,也太没眼力见了。

    因而,回过味来的周婉提出了告辞,谁知一旁的李穑偏也是没心机的,见周婉告辞,他帮着颜彦留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