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四百二十九章报应
    6呦是次日下午送走6家来客之后一步三回头地赶去书院的。

    颜彦这次请6家人吃饭,除了一个在外地的6竚和6鸣两口子没有来之外,还有6靖也没有来。

    这顿饭其实吃的并不愉快,主要是朱氏不开心,满满四五桌人,连庶出的外嫁姑奶奶都拖家带口来了,却独独缺她的这双儿女,因而这饭她怎么咽的下去?

    她倒有心不来,可丈夫刚回来,兴致这么高,她不敢扫兴;还有一点,她知道颜彦是故意让她难堪的。

    其实,这顿饭不管她来或是不来她都输了,不来的话,6端肯定不满,也让二房和那些庶出的看了笑话,来的话,她又委实不想看到颜彦那张笑吟吟的脸。

    可两相比较一下,她还是选择来了,无他,她不敢得罪自己的丈夫,也不能得罪颜彦背后的皇家。

    6靖倒没想那么多,她前二天刚被颜彦和6呦怼了一顿,这口气还没有出呢,她哪有兴致来颜彦这吃饭?

    6靖没来,6老太太心里也不舒服,她倒不是冲颜彦,事实上,事情展到今天,她都不知该怪谁了。

    要说错,这些人谁都有错,倘若当初6鸣不带着6呦去参加颜彦的笄年礼;倘若当初事生后不急于退亲;倘若他们放下私心不去算计颜彦嫁给6呦;倘若后来朱氏听从她的建议不娶颜彧;倘若她这些年心态摆正些,不这么忽略6呦这个孙子,等等等等,那么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些麻烦。

    弄得现在嫡不嫡庶不庶的,正经嫡亲的孙子孙女反倒比不上庶出的风光,这还只是第一步,往后的麻烦还多着呢,只怕还有别的隐患呢。

    说起来真是太可笑,6颜两家这么多聪明人加一起费劲心思布了一盘大棋,最后唯独只成全6呦这个哑巴加傻子,其他几个全成了输家,真是太可笑了。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报应。

    6老太太现在已经不相信朱氏和6鸣的说辞了,当初的冲撞和退亲压根就不是什么意外,而是一场有计划的预谋,否则,颜彦不可能对颜彧有这么大的仇恨。

    此是其一,其二,颜彦的才华和学识比起颜彧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偏偏这些年颜彦从未拿过什么魁,而颜彧却连着两次夺了魁,这绝对不正常。

    其三,颜彧明明在6家受了这么多委屈,可马氏非但不敢怒斥颜彦也不敢理直气壮地找朱氏讨一个说法,这也同样不正常。

    因而,6老太太细细一分析也就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她就说嘛,好好的这个儿媳怎么会突善心把这个不能开口说话的庶子带出去见世面,而且早不带晚不带,偏偏就带去颜彦的笄年礼,肯定是和马氏撺掇好了。

    因着心里不痛快,6老太太也没什么胃口,6家的两代当家夫人胃口不好,那些个庶出的6竩、6召、6杏以及二房的黄氏等人也不敢大声说笑,因而这顿饭委实比较沉闷。

    男桌那边略好些,6端问了不少6呦的功课,见这个儿子不管是学问还是气度以及语言都有了明显的长进,基本和正常人一样了,6端委实十分欣慰。

    为此,回去之后,6端从他的收藏里挑了不少书籍打人给6呦送来了,其中不乏珍本。

    颜彦是在6呦走后半个月举办集会的,一来是她需要休息几天缓缓身子;二来是她需要想出几道新式菜肴或点心来;三来她要亲自教颜彤做两道太后的家乡小吃,牡蛎煎和菜包;四来她还需要准备一些食材。

    菜单和食材列好后,颜彦亲自写了请柬,请柬上注明的是美食品尝,而且她还把相熟的女眷名字一起列入邀请名单,比如说晋阳大长公主和陈宸,吴夫人和吴斳、徐夫人和徐如青等,当然还有颜彦的外祖母、舅母和孟箐以及马氏和颜彤,此外还有几家曾走动过的世家大族。

    不过这一次颜彦就没有邀请6靖了,上次给过她机会她没有来,颜彦可不想自讨没趣。

    而所有的请柬上颜彦都注明一点,一定带上自家最擅长的一道点心,不多要,就一样。

    这天一早,颜彦就开始忙碌了,早早就命人把偏厅的壁炉点上了,然后就开始在屋子中间摆上一组架子,架子是用来挂字画的,架子两边是大高几,专门用来写字作画的,而屋子四周则摆了两排小矮几和坐垫,用来弹琴和品尝美食的。

    还有,屋子的每个角落都摆上了几盆花,有水仙有海棠有兰花还有菊花。

    令颜彦意外的是,第一个到的是马氏和颜彤,说是来帮颜彦打下手的,颜彦也没拒绝,带着颜彤在身边打理事务,第二个上门的是太子妃,她也说来帮忙的,说是怕颜彦操劳。

    菜品和点心颜彦早就安排好了,她现在多了青玉青云两个帮忙,还有青禾青雨也回来了,蛋糕店的生意交给山花嫂子了,她做主从庄里挑了八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跟着青禾四个学了半个月,基本能把蛋糕店接下来了,因而颜彦松快多了,还是这四个人跟她时间长,用得顺手。

    第三个上门的是6老太太和朱氏,6老太太一开始并不知太子妃上门,但她清楚颜彦没有邀请6靖,因而,见到太子妃,她忙打春眠去一趟赵家,让6靖带着女儿赵湉一并过来,因为她清楚一点,若是这次6靖再不进明园的大门,从此以后恐怕没有机会再进明园了。

    她倒也不是怕颜彦,怕的也是颜彦背后的皇家,试想一下,连太子妃都这么早过来帮衬颜彦打理事务,这得什么交情?

    当然了,6老太太也知道这次太子之所以能够平安回来功劳最大的当属颜彦,也知道太子回宫第二天就带着太子妃和皇太孙李熙进了明园并留下来吃了顿饭。

    由此,6老太太弄明白了一件事,她错怪颜彦了,6衿的确是6家的骨血无疑,而皇上那天留下那枚龙佩,多半是知晓太子被救了,为了感念颜彦才留下这么一个承诺。

    也就是说,那个躺在摇床里的奶娃娃极有可能就是未来的皇太孙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