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四百二十四章接二连三的意外
    6端见到颜彦,也顾不得6含了,忙站了起来,上前两步,欲对着颜彦行一个长揖礼,刚一抬手,颜彦忙侧过身子避开了。

    “父亲折煞儿媳了。”

    “孩子,我,我是。。。”6端一激动不知说什么好了。

    尽管他是颜彦的家翁,是长辈,可救命之恩,他不能没有一点表示。

    其实,颜彦为他做的远不止救命之恩这么简单,他心里明镜似的,倘若这次太子出事了,他万死难辞其咎不说,只怕整个6氏一族都要受到牵连。可最后他们不但全身而退了,还把契丹太子抓了来,这份功劳同样不小。

    “看父亲说的,都是一家人,不用分这么清的。”颜彦猜到了6端想什么,回了对方一个笑脸。

    “好,孩子,以后但有所求,无不从命。”6端给了颜彦一个承诺。

    “老爷这话有点大了,大郎媳妇的本事大着呢,能求到你头上的未必你就能做到。”朱氏半真半假地说了一句。

    她是嫌丈夫瞎许愿,万一有一天颜彦真想出什么事情来为难6家呢?比如说爵位,比如说家产。

    就冲6端今日的态度,爵位可能动不了,家产还是可以分些过去的。

    可问题是,她的儿子她清楚,喜欢那些风花雪月的不务实的东西,不屑打理俗务,颜彧显然也是如此,因而,朱氏不得不替这两人早点谋划,否则,一年年亏空下去用不了多久6家就会成一个空架子。

    6端倒是也认可了妻子的话,笑了笑,对颜彦说:“你母亲说的对,说来惭愧,没想到我一生戎马,却没你一个十几岁的女子想得周全,惭愧,实在是惭愧。”

    “父亲千万不可妄自菲薄,世间事难得是凑巧二字,我不过凑巧帮上了你们一点忙,父亲完全不必就此耿耿于怀,再则,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真不用分这么清的。”

    颜彦话音刚落,6老太太把话接了过去,“大郎媳妇说的对,一家人不用分这么清。大郎媳妇,你瞧,今儿是你父亲好容易归家的日子,难得一家人聚全了,不如你也开个恩,就让二郎媳妇和你四妹妹留下来。”

    “回祖母,孙媳正有此意。”颜彦给了对方这个面子。

    人已经在屋子中间站着,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她再撵就成她的错了,更何况,今天这种日子意义的确非同一般。

    6端一听这话才想起6含的眼泪来,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女儿回娘家要经过颜彦的同意?

    6端是这样想的,也这样问了出来。

    颜彦瞥了一眼红着眼圈坐到朱氏身边的6含,再瞥了一眼坐在6鸣身边的颜彧,主动说道:“回父亲,前几天二弟妹和四妹妹去探视我,我们生了点不愉快,二弟妹和四妹妹离开时正好碰上了皇上,我不清楚她们和皇上说了什么,皇上一怒之下禁止她们以后进明园探视我,也禁止她们出现在我面前,除非是我特意传唤。”

    6端听了也看了眼6含,6含依旧是满脸委屈,颜彧倒是站了起来,“回父亲,是儿媳的不对,儿媳不该冲撞了大嫂,更不该在大嫂面前使小性子,皇上说的对,大嫂本就因为早产和难产大伤了元气,我非但不体谅她还去给她添恼,是儿媳的错。”

    说完,颜彧也正式向颜彦行了个屈膝礼,“大嫂,今日当着众亲友的面,弟妹给你赔个礼,事已至此,弟妹不敢奢求大嫂不计前嫌既往不咎,只求大嫂念在大家都是一家人的份上,能允许弟妹在重大节日时能和大家一起吃顿团圆饭。”

    没办法,要是可以的话她也不想低个头,可颜彦把这事说出来了,用不了多久可能就会传开了,她必须给自己找一个体面些的说辞,并不是她犯了什么大错,不过就是一段小儿女之间的口角,偏皇上为了替颜彦出气迁怒于她,其实,她才是真正被委屈的那个人。

    6端一听这两人说话便知晓了个大概,而且他也猜出颜彦早产多半是和他们被抓的消息有关,而皇上亲临探视多半也是收到他们逃脱的好消息,想着亲自告诉颜彦一声,怕颜彦因为这事郁结于心影响到月子里的休养。

    因为说到底,这件事是皇上对不住颜彦,没在事情搞清楚之前先迁怒到她身上,害她早产不说还难产,可没多久又得知颜彦才是那个最大的功臣,不但救了大家还成功地把契丹太子带回大周,想必此时皇上的心里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愧疚和歉疚。

    这种时候颜彧和6含撞了上前,可不净等着填馅呢,毕竟皇上总不能拿自己给颜彦出气吧?

    见颜彧和颜彦之间有点剑拔弩张的意味,6端看向了青釉,“对了,听说你生了孩子,就是她手里的?”

    “是,回父亲,是个女孩,叫6衿,青青子衿的衿,这名字。。。”

    颜彦没说完,6呦把话接了过去,“这名字是我取的,我希望她将来能像她母亲一样,做一个德言工容四角俱全的聪慧女子。”

    “好,不错,6衿,这名字寓意不错。”6端自是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和这对夫妻为难。

    说完,他上前伸手想接过孩子来看看,可他这么多年就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当年6呦几个生下来他正在战场上,等他回来时孩子们已经四五岁了。

    再后来,6含出生了,彼时他虽在身边,可因着君子抱孙不抱子之说,他也没抱过6含。

    因而,这是6端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婴儿,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倒是认真端详了下孩子的面相,“这孩子天庭饱满,鼻翼丰隆,垂珠厚大,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大侄子这话可算是说对了,我们衿娘可不是个福气的孩子,皇上都把他随身戴着的龙佩送给她当护身符了,只怕整个京城不说是独一份也是头一份吧?”6缪喜滋滋地说道。

    “什么龙佩?”6端听了手一抖,差点没把孩子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