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三百九十五章丹书铁券
    从晋阳府出来,颜彦越想越不对,快到家门口时,命赶车的大海掉转车头,她要进宫去找皇上分析分析。

    如果这周禄真是她穿越同行的话,凭着他两世的学问,颜彦绝不相信他会连一个小小的秀才都考不中,除非是他自己放弃不想考。

    可据陈宸说,周禄并非周家家主,之前对经商兴趣也不大,还有一点也很奇怪,这周禄明明已经二十四岁了,却一直没有成亲,对外的说辞是他母亲过世耽误了。

    可这个理由并不是很充分,颜彦知道这个时代的男子一般十七八岁就会成亲,再早的十五六也有,6鸣是因为等原主长大耽搁了两年,6呦则是他的哑和傻,可能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朱氏没有真心想为他张罗。

    而这周禄已经二十四岁了,若是他母亲死于他二十岁之前,那会他应该先成亲了,若是他母亲死于他二十岁之后,他的孝期也过去一年多了,也该成亲了。

    之前颜彦还曾经怀疑这周禄是冒牌的周家子孙,可据陈宸说,她十岁那年就认识了周禄,彼时周禄还在并州的书院念书,和陈察相熟,经常会来陈家串门。

    颜彦想不通一个对功名和经商全无兴趣的人会对她手里的山薯和棉花感兴趣,还有,若果真对经商无兴趣,为何又要花重金买下自己的蛋糕方子和火锅方子。

    颜彦知道自己钻牛角尖了,因而她需要一个人来帮她指点一下迷津,而这个人非皇上莫属。

    颜彦到南书房的时候皇上正和臣子在说话,见此,颜彦交代门口的太监一声,便拐去了慈宁宫,从慈宁宫出来,颜彦本打算去一趟东宫,走到半路被刘公公截住了。

    李琮本以为颜彦是来谢恩的,因而一看颜彦两手空空的进门,便笑着打趣了一句,“难得你主动来找我,说吧,打算怎么谢我?”

    “回皇上,我是来找皇上解惑的,谢礼改日奉上。”颜彦屈膝行了个礼,回道。

    “解惑?”李琮这才留意到颜彦眉宇间有一团忧色,忙命赐座,随即挥了挥手,让屋子里的人下去了。

    颜彦这才把她前几天接到周禄的拜帖到今日的晋阳府一行细细说了出来。

    随后,颜彦列举出几点她对周禄的怀疑,一,为什么对方有这么好的才学连个秀才都不中;二、为什么这个年龄不成亲;三、一个对功名和经商没有兴趣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执拗地想要她手里的棉花和山薯种子,以及不惜重金买下她的几个方子;四、晋阳大长公主和周家是否真是世交;五、周家究竟出了什么急事需要他赶回去。

    显然,李琮没有考虑过颜彦的这些问题,而且他也不清楚晋阳大长公主开口替周禄要种子一事,因而听了颜彦的问话,他也陷入沉思。

    事实上,他对周家了解得不多,只知道太祖皇帝立国之后对曾经帮助过他的十家大商户了一道丹书铁券和一道圣旨,说是凭着这丹书铁券可免子孙三死。

    当然了,这子孙指的是家主,不是所有的子孙。

    而作为附属条件,那就是每次遭遇战事或大的灾荒等特殊年景下,这十户商家需向朝廷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

    “你的意思是对方宁可花两千两银子买你的种子也不愿意等上一年白送?”李琮问。

    这个是他最想不明白的。

    周家世代经商,就算他们的眼光好,看得远,可也没有必要抢这一年时间吧?

    况且,对方明知颜彦手里种子不多,也只是试种阶段,这种子拿回去他们也未必就一定有收成吧?为什么连一年时间也不愿意等?

    至于晋阳府和周家的关系,李琮倒是知晓一些,他那个表兄在并州几年,周家是并州富,怎么可能会没有利益牵扯?

    只是他看在晋阳这位姑姑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不过以他的推断,周家未必敢把自己的秘密身份说出来,晋阳也未必清楚周家和朝廷的关系,因而,晋阳肯替周禄出面,说白了也只是一个字,利。

    还有,周禄为何屡试不中,多半和他不热衷于功名有关,也有可能是他觊觎家主之位,或是他想拿到那张丹书铁券。

    还有,目前为止,他并不清楚周家出了什么事,毕竟若非关系到家主生死或家族存亡的大事,周家不可能会来告知朝廷的。

    “皇上,若周禄只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读书人,这张丹书铁券对他有什么用?”颜彦不太相信周禄会为了一张丹书铁券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除非,他还有别的什么不可告人的身份。

    比如说契丹或女真的细作,也只有犯上这种通敌卖国的大罪才会需要免死金牌吧?

    可这个只是颜彦的猜测,她可不敢说出来,毕竟通敌卖国是诛全族的大罪,周家世代忠臣,周禄应该不至于如此糊涂。

    李琮从颜彦的欲言又止中猜到了她没有说出来的话,不过他并不希望颜彦把这番话说出来,这事牵扯太大,他怕万一传出去,影响的可不只是周家和朝廷的关系,说不定还会把周家推向别国。

    因而,略一沉吟,他叮嘱道:“好了,你也别瞎猜了,这件事我会安排下去的,不过你今日能赶来提醒我,我很高兴。但有一点,我和你说的话不许告诉第三人,连你丈夫都不能说。”

    说实在的,他也是看在颜彦一心辅佐他的份上才据实相告的,可这不代表他信任6呦或颜彦身边的其他人。

    “皇上放心,我知晓轻重的。”颜彦说完起身告辞。

    从南书房出来,颜彦又拐去东宫转了一圈,可巧赶上李熙食欲不好,非拉着颜彦说想吃什么凉粉,颜彦担心他吃凉的闹肚子,改做了一锅鱼片粥,哄着孩子吃了,又陪着孩子玩了一会。

    饶是如此,颜彦要离开时,李熙仍是抓住她的衣角不舍得松开,问她下次什么时候进宫,惹得太子妃在一旁吃吃笑,说是颜彦把她儿子的胃口养刁了,连御厨做的东西都不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