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三百一十一章凑一块了
    因着颜彤的打岔,颜彦特地看了她一眼,不过她什么也没说。

    接下来,颜彦主动把话题拐到吃的上面来,她知道这个时代对这些闺阁女子的厨艺也有一定的要求,不说要精通吧,但也得有一两样可以拿出手的特色菜或点心,因而颜彦问大家各自擅长的菜肴是什么。

    得知周婉最擅长的是做糍粑,尤其是春天的艾草糍粑,颜彦笑了,邀请她改天有空来教教她。颜彦也很喜欢吃艾草糍粑,上一世的奶奶没少给她做,可惜后来进城后,再也吃不出那种味道来了。

    正说着,青秀进来了,说是晚膳已经安排好了。

    于是,颜彦扶着青苗,领着大家去了花厅,这顿饭,安排的汤品是佛跳墙,是颜彦打人去食府取来的,菜式主要以鱼虾为主,除了明园独有的椒盐鳝丝和红烧鳝段,还有酸汤鱼、鱼头豆腐、砂锅鱼丸煲以及椒盐虾,肉类有一个白切鸡和酱鸭,剩下的便是园子里新出的蔬菜,有野水芹、春笋、鸡毛菜和野葱,主食是荠菜虾仁馅的饺子。

    这顿饭破了食不言的规矩,主要是没有长辈在,这些小姑娘们放开了,再加上颜彦准备的菜肴大多是她们之前从未吃过的,因而忍不住会评价几句,也会问问某个菜式的做法等。

    饭后,颜彦留大家喝了盏茶,天黑之前命人把她们一个个送回家了。

    其实,要依颜彤的本意,是想留下来和颜彦说说话,或者干脆留在这边住一晚,可颜彦从她方才的言辞中看出她在意和维护的还是颜彧,因而,她不想留下她自找不痛快。

    当然了,颜彦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毕竟她和颜彧才是亲姐妹,无论从血缘还是情感上肯定比她这个堂姐要亲近些,这是无可厚非的,颜彦能理解。

    可理解不代表接受,因而,她借口累了也借口没看到颜彤递过来的眼神,直接命人送她回去了。

    接下来几天,颜彦除了忙着去后花园查看红米稻的出苗情况,剩下的时间大部分是在刺绣,她在绣给太后祝寿的绣品,这些日子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影响了进度,因而她有点着急了。

    不知是不是天气晴暖的缘故,这批红米稻的秧苗二十天后基本可以移栽了,因着秧苗不多,颜彦直接命人在后花园又开了一块水田,把这批秧苗也栽下去了。

    这件事一完,时间就进入到五月了,端午节该到了,6呦也放假回家了,颜彦正和6呦纠结着该不该搬回6家过节时,朱氏打6鸣和颜彧两人上门来请他们了。

    说来也是巧,6鸣和颜彧两人上门时颜彦和6呦偏没在家,这天两人一早便出门去拜会那两位传教士了。

    这些日子颜彦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可6呦不在家,她一个人不好意思过去,怕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影响到她和6呦的声誉。

    可颜彦万万没想到的是,正当她一脸惊喜地和6呦坐在那两位传教士面前鉴别他们从印度带来的几样种子时,她家里也进了三拨客人。

    第一拨是周婉,周婉因上次颜彦说过请她过来教颜彦做艾草糍粑,所以这次特地拎着一篮子新鲜的艾草给颜彦上门了。

    得知颜彦和6呦出门了,周婉和门房交涉了一下,正要离开时,颜彰颜彬颜杉三个人来,这三个人是来看望颜彦同时也是来颜彦家吃饭的。

    好容易从书院出来,颜彬最惦记的事就是来颜彦家解馋了。

    因着颜彰、颜彬和周婉也认识,且颜彰几个年龄也偏小,周婉也就没想着避嫌,干脆和颜彰三个一起进来了。

    而颜彬听说周婉是来给颜彦做什么艾草糍粑的,更是笑得见眉不见眼的,主要是他对自己从没有吃过的东西总有一种特别的执念,什么都想尝尝。

    更巧的是,这四个人在前院转了一圈刚进后院时,6鸣和颜彧的马车也停在了大门外,原本得知颜彦和6呦不在家时这两人想转身离开,可颜彧在给门房留口信时偏偏报自己是颜彦的妹妹。

    门房倒也知道姐妹两个嫁兄弟两个的事情,只是颜彧不说他们一时也没想起来,可颜彧一提,倒是提醒了门房,说颜家三兄弟刚进去了,外带一个周姑娘。

    颜彧一听周姑娘倒是也很快想到了是周婉,只是周婉什么时候和颜彦走这么近了她却不得而知。

    想着自己三个弟弟在,颜彧征求了下6鸣的意思,这两人也进来了。

    6鸣是第一次来明园,他知道这是郡主府,也知道这房子肯定比6家要大,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颜彦竟然把这家打理得有模有样井井有条。

    先,明园的丫鬟、婆子小厮虽然不多,但一个个都很齐整,比如说,守门的两个小厮都是十四五岁,身高差不多,衣服也一样,都是青衫黑裤和黑鞋,过厅也留了两个小厮待客,这两个人差不多十六七岁,一色的黑衣黑裤。

    上房仪门处和二门处都有两个婆子守着,婆子们一律是蓝衣黑裤,进了仪门,上房出来了两个丫鬟,一色的粉衣黑裤。

    而不管是从大门口见到的门房还是过厅那看到的小厮,又或者是后来见到的婆子和丫鬟,这些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均是干净,其次,这些人脸上的笑容看了很舒心,亲和、谦卑,但绝不谄媚。

    不过更令6鸣惊讶的是这屋子的布局和改造,这个壁炉他就不止一次听祖母和母亲提过,说是也想把她们住的屋子也改改,暖和,连宫里也改了。

    此外,西次间的书房也做了些变动,靠着壁炉的地方是一个地炕,在挨着壁炉这面墙的地方摆放了几个靠枕和引枕,旁边还有两摞一尺多高的书籍,一看就是适合冬天边烤火边看书的。

    而地炕的另一边则摆了一张琴台和一张棋台,再往上的墙面上则大部分是字画。

    6鸣正站在墙前欣赏这些字画时,忽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瑶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