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二百八十三章求一个真相
    尽管6端承认自己对6呦这个儿子太过忽略了,也承认颜彦对这个儿子所花的心思和精力,可这不代表他能容忍这两人和6鸣对抗。

    “大郎媳妇,大郎心思单纯,心地也善良,你对他的好,他都清楚,所以他把你当成了他最亲近的人,我们这些做父母做家人的都退到了一射之外了,可正因为这样,你才更应该好好地规劝他,一个男人,要想做出一番事业来,是绝对离不开家族的帮扶的。”6端语重心长地劝道。

    “父亲这话儿媳不敢苟同,夫君正因为心思单纯心地善良,所以才格外敏感,也格外的爱憎分明,巧合的是,儿媳也是如此,有的错有的人或许可以原谅,但有的绝对不行。我和二弟之间便属于后者,大郎是我的夫君,自然要站在我的立场。”颜彦驳了回去。

    “你,妇人之见,你以为凭着你的能力脱离6家就能平步青云?”6端的脸上挂不住了。

    “试试就知道了,也不非要平步青云,尽力了就好。还有,父亲既然知晓昨日的事端,就应该清楚,儿媳不是一个爱挑事的人,但儿媳绝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不过儿媳是一个爱记仇的人。事实上,儿媳昨日已经够手下留情了,否则,他们只怕还会比这难堪十倍百倍,这话,还请父亲转告二弟他们。”颜彦说完倒是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愉悦的弧度。

    “这话我倒是信。”6端说完,弯腰吹了吹书桌上的笔墨,站直后,挥了挥手,命门口立着的小厮出去了,并交代一句不许任何人进来。

    随后,6端带着6呦和颜彦进了里间的屋子,里间是一张炕,炕上摆了四个坐褥,6端先坐到了东边位置上,示意颜彦和6呦坐到了他们对面。

    接着,6端盯着颜彦打量了一会,正看得颜彦有的莫名所以时,对方忽然问道:“孩子,你能不能跟我说句实话,当初你们两个退亲,是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有了私情?”

    这话问的也太直接太跳脱了,颜彦本来还集中精力准备应付对方关于斗诗斗画的责难,哪知道却突然换了一个方向,打了颜彦一个措手不及。

    说起来她虽屡次怀疑这两人有私情,可她委实没有充分的证据,因而,略一犹豫,颜彦摇了摇头。

    可颜彦脸上的神情骗不过6端,“你怀疑,但没有证据,所以不敢妄言?”

    这次颜彦倒是点头了。

    “怀疑也该有因由吧?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瞒着我?”6端问完看向了6呦。

    “不关我的事情,那天对我而言就是一个意外。”6呦说了实话。

    “我再问你,二郎媳妇旧年夏夜那赏月诗究竟是谁写的?”6端很快又跳过那个问题,再次打了颜彦一个措手不及。

    原来,昨日下午从后花园回到自己屋子,6老太太越想越不对劲,最后把6端叫去了自己屋子。

    她委实不太相信能写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样诗作的女孩子怎么会翻作出那么一平平的芦苇诗来。

    还有,之前的荷花图也平平,让她写一荷花诗也不敢写,最后还是6鸣写的。

    因而,6缪的那句话总在6老太太脑海里打转,只有像颜彦这种经过离殇的人才能写出那种感人肺腑的诗句,所以6老太太怀疑颜彧那诗压根就是抄袭颜彦的。

    所以颜彧看到颜彦在场,忍不住会心虚,最后推辞不过去才被逼的翻作了一诗。

    6老太太的意思是自己孙子那几年没少往颜家跑,而颜彧和颜彦同龄,保不齐就是这两人有了什么私情因而才搞出了后面退亲的这些事端。

    只是之前6老太太有一件事一直想不通,因为她孙子是一个相当重才情的人,怎么可能会看上颜彧而舍弃颜彦这颗真正的珍珠呢?

    可如果颜彧拿着颜彦的诗冒充自己的来欺世盗名,这倒是完全有可能迷住她的这个孙子。

    原本6老太太是想好好问问朱氏,毕竟当初6鸣带着6呦去颜家参加聚会是朱氏开口的。

    可6老太太之前问过这个儿媳,朱氏是断然否决了,所以老太太这次直接找上了儿子,想从儿子这求一个真相。

    至于问明真相之后该怎么做,老太太倒一时还没想这么远。

    可老太太没想,不代表6端没想。

    这件事关联太大了,若闹出了丑闻,丢的不仅是颜家的脸还有6家的。

    因而,不管事实真相是什么,6端绝不愿意再追究下去。

    可不追究不代表6端愿意当一个糊涂人,为此,他把6鸣叫去训了一顿,并追问其中缘故。

    6鸣自然是断然否决,说他之前见过颜彧不少作品,绝不可能是作假。

    但6端是什么人?

    得知颜彧会隔三岔五拿着一堆作品来找6鸣指点,而颜彦本人却从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6端一下就猜到了其中的猫腻,为此,他踹了6鸣好几脚,要不是惦记晚上还有一大堆客人以及次日还要陪新妇回门,6端非得把这个儿子的腿敲断了。

    晚上回到妻子房间,6端又对着朱氏了一通脾气,朱氏同样是断然否认,6端见她如此冥顽不灵,最后把母亲的怀疑和6鸣那番话全告诉了妻子。

    朱氏听过之后当即跌落在炕上,细思了好一会,仍是摇了摇头,“回老爷,这可是欺君之罪,二郎媳妇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吧?”

    这话倒是提醒了6端。

    他倒不是怕欺君之罪,有太后在,一诗而已,只要颜彦颜彧打死不承认,太后还能真杀了颜彧不成?

    6端担心的是6家的将来若交到这么一个没脑子且又胆大妄为的人手里,委实太堪忧了。

    还有他那个儿子6鸣,不好好经营俗务和政务军务,偏偏喜欢摆弄这些不着调的诗文,为此移了性情不说还错失了颜彦这么好的女子,因而6端想起来就觉得牙根痒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