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二百六十四章意外的访客
    颜彦倒是没有想到,颜彰颜彬几句简单的话竟然引起了在座几位长辈对6鸣的质疑。

    不过质疑归质疑,该奉承还得奉承,毕竟6鸣才是整个镇国公府的继承者,也是她们今后要仰仗的人,因而这份质疑只能放在心里。

    颜彦见长辈们忙着和6鸣说话,便趁势带着颜彰颜彬从上房出来回到自己院子。

    颜彦方才站了半日腿脚委实有点酸了,因而回到自己屋子第一件事就是上炕,青禾见颜彰颜彬来了,忙给上茶上糕点,于是,颜彦歪在炕上看着这哥俩一边喝茶一边吃点心,而她则有一搭无一搭地问些两人的功课,问家里的情况,也问颜彤这些日子在家都做什么了。

    其实,颜彦更想知道的是颜家到底给了颜彧多少嫁妆,宫里究竟又给添了多少,明日太子他们有没有打算来送嫁,只是这番话她问不出来。

    不是不敢问,而是怕事后过了话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谁知颜彬见颜彦家里人都问到了一遍,唯独没有问颜彧,把手里的蛋糕塞进嘴里,爬到了颜彦身边,“大姐,你真不和二姐好了?”

    颜彦摸了摸他的脑袋,戏谑道:“二弟,你以前还承诺大姐,好好吃饭,等你长大了去揍那位6世子一顿,现在呢,还想揍他吗?”

    颜彬听了这话重重地点个头,“揍,他欺负了大姐,又害大姐和二姐成了仇人,怎么不揍?”

    “你最近好好练功了吗?”颜彰问。

    他是看颜彬的小脸貌似又大了一圈,而方才这个话题显然太敏感了,所以也跟着打趣把话岔过去。

    “怎么没好好练?”说完,颜彬站起来,在炕上直接比划起拳脚来,把6呦见此忙把他拖开了,生怕他碰到颜彦。

    而收了动作的颜彬依旧坐到了颜彦身边,“大姐,不管你和二姐好不好,我都会喜欢你,也都会护着你,你放心,我现在念书比以前用功了,先生最近夸我好几回了,说我字有长进,对对子和背书也都有长进。”

    “这倒是真的,二弟现在不怎么贪玩了,可惜还是一如既往地贪吃。”颜彰挤眉弄眼地笑道。

    “大哥这是什么话?念书练功难道不需要力气,不吃饱饭哪有力气?”颜彬鼓着腮帮子回道。

    “好,我们二弟真懂事了。大姐等着那一天。”颜彦掐了下颜彬肉肉的脸颊,也笑了。

    几个人正说笑时,青釉在外面通报,说是五小姐和六小姐还有周小姐来了。

    颜彦思索了一下,才意识到是周婉也来了。

    于是,颜彦嘱咐6呦几句,自己一个人下炕迎了出去,颜彦刚掀了门帘到廊下,只见周婉和6吉6合站在院子中间打量。

    “原来是周妹妹和五妹妹六妹妹来了,怎么不直接进来?”颜彦笑着问候道,同时心下也有点诧异。

    周婉来吃喜酒她能理解,可有什么必要拉着6吉6合来看她?

    “我倒是想进去,可五姐姐说大表嫂刚搬回来,恐怕有所不便,所以我们就在这候了一会,左右天也不冷了。”周婉说完,人也到颜彦面前了,细细打量了颜彦一眼,“大表嫂气色可真好。”

    颜彦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段时间除了不能闻生鱼的血腥味,她并没有明显的孕期反应,相反,能吃能睡的,又没有什么烦心事,气色不好才怪呢?连脸都圆了一圈。

    “不好意思,前些日子66续续有点事情忙,本来想去府上回访的,因实在忙不过来,只好打了管事的替我跑了一趟,令堂没责怪我吧?”颜彦一边说一边把人领进了堂屋。

    这话自然是客套。

    不过原本颜彦是打算亲自去回访一下那几位给她送了乔迁礼的世家大户,可那几天事情确实有点多,6含生孩子就耽误了她两天,还有马氏来又一天,再加上颜彦又去了一趟孟家和云家,而那些日子她又委实着急明庄的进展,因而只得打青碧和青禾替她去了一趟。

    只是颜彦这么做未免有些失了礼数,尽管那些人家也是打下人来的,可对方是长辈,她是晚辈,因而,她才会想着解释一声。

    “不会,我母亲还说大表嫂太客气了,原本是打算让我登门道谢的,可后来听说大表嫂很忙的,常出城去摆弄什么庄子,后来又听说大表嫂有了身孕,这不,今儿听说大表嫂回来,我就拉着五姐姐和六妹妹过来瞧瞧。”周婉一边说一边说上前扶住了颜彦。

    因着6呦和颜彰颜彬在东边屋子,颜彦把人领到了西边书房,也是青禾几个值夜住的地方,颜彦先带头上了炕,6吉6合也跟着坐到了炕几前,唯独周婉站在北边墙前看了看墙上的那些字画,那些字画大部分是6呦的作品,颜彦新婚之时挂墙上的,倒是也有两幅6呦买的作品。

    “听说大表哥写的一手好字,也工画,今日一看果然如此,只是怎么没见到大表嫂的作品?”周婉看了一圈回到了炕上,坐在了颜彦身边。

    “大嫂画的比大哥还好呢。我看过大嫂画的一幅梅花图,上面还有题诗,其中有一句叫‘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6吉说道。

    因着颜彦时不时也会送她们一两样宫里东西,小到纱料的堆花、香囊、宫绦、毛笔、徽墨,大到衣料饰新出的书籍等,此外还有她试验的各种糕点新品,因而,6吉6合渐渐也接受了颜彦,所以才会替颜彦说话。

    而6吉嘴里的那幅画其实不是颜彦画的,是原主画的,因着那上面的梅花意境特别好,大雪覆盖的树枝,从雪中钻出了一簇簇盛开的腊梅,红的黄的都有,红,红得娇媚,黄,得明艳,旁边还题了一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不会原创,汗颜,借用一下)

    颜彦喜欢这幅画表达出来的意境,且从这诗多少也反应了些原主那些年的心路历程,因而她把这幅画特地挂在了自己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