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二百六十二收服
    颜彦是三月十五进宫去见太后才确定自己真是怀孕了。

    那天可巧赶上太后身子不适,也想吃一碗颜彦亲手做的鱼片粥,谁知颜彦在处理鱼片时突然恶心呕吐起来,一旁的容姑姑见了,很快把御医找来了。

    彼时皇后、太子妃和李穑都在,于是,颜彦怀孕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为此,太后送了她一堆好东西,皇后和太子妃见了也命人去给她准备了一堆东西,吃的穿的用的都有。

    回到家里,颜彦打青禾青釉去了趟书院,给6呦也送了不少吃食去,不过怀孕一事颜彦嘱咐她们先别说出去,她怕6呦会一激动跑回来。

    不过颜彦没想到的是,6家颜家很快也知道这个消息了,说是皇上下朝后告诉的6端和颜芃,为此,朱氏和6老太太专程来看过颜彦,也给颜彦送了一堆东西,还有马氏也带着颜彤来了。

    颜彦一一留大家吃了顿饭才送走。

    转眼,日子就到了三月二十五,早饭后,颜彦打人去把6呦接回来,在路上,大江告诉了他颜彦怀孕的消息,因而,进家一下马车,6呦就跑起来,边跑边喊“宝宝”。

    彼时颜彦正忙着和青禾整理要带去6家的东西,听到6呦的叫声,刚要迎出去,6呦却掀了门帘先进来,几步跨到颜彦面前,定定地看着颜彦,有喜悦,也有忧心。

    “怎么啦?不想回去?”颜彦并不清楚他知道了自己怀孕的事实,还以为对方是要回6家不开心呢。

    6呦没有回答她,而是把手放到了颜彦的肚子上,随即,两行热泪很快滚了下来。

    “你知道了?”颜彦想过对方会开心会激动,却独独没想到他会落泪。

    这是男人吗?怎么比她还爱哭,伤心了哭,开心了也哭,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宝宝,你一定要小心,我们生完这一个不生了,好不好?”

    这话一说,颜彦才知道他是怕自己闯不过生孩子这一关,忙摸了摸他的脸,“放心,我会小心的,我说过,我有九条命,属猫的。”

    6呦听了没回应,而是伸出双臂紧紧抱住颜彦,颜彦后知后觉地想起还有一个青禾在旁边呢,推开6呦,却不见青禾人影。

    好容易把黏人的6呦打去了净房,颜彦再次检查了下需要带的东西,半个时辰后,颜彦和6呦搬回了6家。

    两人先去的上房见6老太太,彼时6老太太房里还有几位女眷,是6家的几位老姑奶奶和姑奶奶,有两位是颜彦第一次见,是这次为了6鸣的婚礼特地从外地赶来的,另外几位颜彦也不太熟,只在认亲礼上见过一次,年节时也没大走动。

    好在这一幕颜彦早就有心理准备,世子成亲,6家的亲朋好友不分远近肯定得悉数到场的,因而颜彦拎了好几盒新出的糕点来。

    而几位姑奶奶和老姑奶奶本来对颜彦刚一成亲就搬出6家颇有看法,且又得知6鸣成亲这么大的喜事这两人也不知早点回来帮衬一二,不管是昨日的催妆礼还是今日的嫁妆进门,这两人都不见人影。

    因而这几位老姑奶奶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要好好教导教导颜彦,这没有父母亲自教导的孩子就是不行。

    可谁知这些人还没开口,颜彦却先向大家奉上了一个大笑脸,“各位长辈,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也不知大家都在,没准备什么好东西,给大家先尝尝我铺子里的几样点心吧,改天等二弟的亲事完结了,我和夫君做东,请大家去我们那边坐坐,也尝尝我们家厨子的手艺。”

    “也有帝王赞这道汤品吗?”问话的是治国公夫人6靖,也就是赵鸿的生母,同时也是6老太太嫡出的女儿,她倒是没少回娘家,从母亲嘴里听过不少颜彦的事情。

    知道母亲对颜彦比较认可,她对颜彦的态度也好转了不少,上次颜彦搬家,她也打人给颜彦送了一份贺礼呢。

    这不,见颜彦提出要请客,她也笑着打趣一句。

    “回姑母,只要姑母想吃,随时可以有。”颜彦也乐呵呵地回道。

    “什么叫帝王赞?”另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太太问,这人颜彦没见过,不过听介绍,这老太太是6端的姑母,是从洛阳回来的,因而对京城的一些人事还不是很了解。

    而颜彦一听是从洛阳回来的,便知道这老太太叫6缪,丈夫死前是洛阳节度使,如今跟着儿子,儿子好像也是一个什么地方官,颜彦没大记住。

    这不,6缪一问完,另一位老太太也开口了,这老太太颜彦倒见过,她叫6维,她比6缪小几岁,丈夫仍在,如今是一个三品御史。

    “帝王赞是大郎媳妇搬家时请太后皇上皇后等一干人去吃暖房酒,据说有一道汤品很是独特,受到了皇上的交口称赞,因是大郎媳妇自己研制出来的,还没有名字,皇上金口一开,给赐了一个名字叫帝王赞,问问大嫂就知道了,大嫂那天也在场,大嫂,那汤的味道果真那么好?”6维说道。

    “皇上去大郎媳妇家吃暖房酒?”6缪吸了一口气,转向了颜彦。

    这次她看向颜彦的目光不再是轻视和不屑了,而是震惊。

    原来,她虽然人在洛阳,可每年年底都会打人往娘家送年礼,因而也就知道6呦成亲了,娶的是和6鸣有过五年婚约的颜家大姑娘,个中详情虽不是很清楚,但大致缘由还是知道一二的。

    因此,她多少有几分看不上颜彦,一个被败坏了闺誉的女子嫁进来不好好守着规矩侍奉公婆来减轻自己的罪孽居然还搬出去住了,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可这皇上去吃暖房酒又是怎么回事?

    自古以来还没听说哪位皇上去臣子家里吃暖房酒的呢。

    不对,不是臣子,是表了又表的晚辈。

    对了,好像听说那宅子也是皇上送的,皇上这么做,摆明是为了这丫头撑腰,莫非其中还有什么她不清楚的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