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229章 九条命
    窗棂上的红穗子有些类似于中国结,却又不完全像,是颜彦凭着印象画出来然后和青禾几个琢磨了好几天才编织出来的,目的自然是图一个喜气。

    巧合的是,原主的祖母颜老夫人也喜欢编织这些小物件,什么绦子、络子、坠子等,因而太后看到这红绦子,不由自主地便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见此,颜彦忙把话接了过来,“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大家都夸我聪明,原来是随了祖母,我就说嘛,祖母琴棋书画绣无一不精通,还会做生意,还有厨艺也正经不错,我这身厨艺还是跟祖母学的呢,我记得小时候,祖母教我做点心,总是喜欢一边做一边念叨,‘这个点心大姐爱吃,那道菜大姐也喜欢’,为此,今儿我也特地给太后老人家准备了两道家乡菜,可惜,我肯定没有祖母做的地道。”

    话一说完,颜彦也上了炕,爬到了太后身边。

    “这孩子,可真不害臊,哪有人夸自己聪明的?”太后伸手在颜彦前额戳了一下,随即又把她搂了过去。

    朱氏一看这两人的互动,再一看仍在罗汉塌上坐冷板凳的颜彧,心里更不是滋味。

    “这孩子确实聪明,怨不得人夸。对了,大郎媳妇,方才说你会做舆图,究竟是怎么回事?”陆老太太见太后的眼圈有点红了,忙把话岔过去。

    “其实也是误打误撞的,我买了一片荒山荒地,想着建一座庄子,可自己不方便出门和管事的打交道,就把这庄子的布局、规划什么的画了出来,后来又嫌画出来的仍不够清楚,怕他们看不懂,便自己用沙子、泥巴、木头等工具做了一个这么大的模子。”颜彦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一下。

    “庄子也能做成模子?”在场的女人们都好奇了。

    “能,一会等皇上他们谈完事可以去看看,就摆在那,不过我们现在可以去吃饭了,还请各位长辈移步。”颜彦收了这个话题,带头先下了炕,并扶着太后下炕,帮她穿好披风,而另一边,朱氏也扶着陆老太太下炕了。

    从上房出来,颜彦领着众人沿着抄手游廊进了西边的偏厅,偏厅很大,北面墙那边还有一个戏台,估计原来是个唱戏听戏的地方,颜彦对这个没兴趣,改成了一个宴客的大餐厅,用屏风隔开。

    因着偏厅空间太大,再加上使用率不高,因而颜彦便没在这屋子里安装壁炉,只命人在靠墙的位置各摆了几盆炭火,所以掀了门帘,也有一股热气扑鼻。

    不过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间过道上的那几盆半人高的月季,正是盛开的时候,清一色的大红,很是喜庆。

    “彦儿,你这花养得正经不错,不比慈宁宫里的差。”太后忍不住夸了一句。

    “回太后,这我可真不敢居功,是祖母的功劳,方才屋子里的那些水仙也是祖母送的。”颜彦趁势把陆老夫人推出来。

    果然,陆老太太一听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花,“回太后,臣妇年轻时就好摆弄个花啊朵啊什么的,如今老了老了也没别的可操心了,更是把心思都用在了这些花上面,太后若是喜欢,改天让大郎媳妇给您挑几盆好的送去。”

    “好,那就多谢了。”太后给了陆老太太这个面子。

    说话间,颜彦把大家引到了屏风另一边,随后看了青釉一眼,青釉忙转身出去了,颜彦这边刚给大家把座位安排好,那边陆呦也带着李稹几个进来了,颜彦又亲自跑出去请皇上几个。

    李琮和陆端、颜芃显然相谈甚欢,几个人出来时均是面带笑容,见到颜彦,李琮伸手在她头上拍了一下,“彦儿,你又帮了朕一个大忙,说说吧,要什么赏赐?”

    “真的?”颜彦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又弯成了一道弧线,“那我可说了,皇上,这宅子太大,屋子太多,您上次写的福字还不够用,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替我写几张,还有,一定要盖上玉玺。”

    论理,这个要求不高。

    可谁知李琮听了这话却不按套路走,而是抬眼看了看四周,点点头,“是有点大,你们就两口人,不如再给你们换个小点的宅子?”

    颜彦一听这话顿时垮了脸,“不是吧,皇上叔叔,您这也太不厚道了,不带这么折腾人的?我们刚。。。”

    “大胆,敢说朕不厚道,你长了几个脑袋?”李琮瞪了颜彦一眼。

    一旁的陆端和颜芃见了吓得忙要求情,却见颜彦很快换了副笑脸蹭到李琮身边,“皇上,您还不知道吧,我前世是属猫的,有九条命。祖母小的时候就没少念叨这个,所以我才会死而复生呀。”

    这话一说,李琮也拿颜彦没脾气了,冲陆端和颜芃笑道,“这孩子呀,是吃定我了。”

    “那是皇上疼她。”颜芃恭恭敬敬地回道。

    “可即便如此,颜氏也放肆了,君臣有别。”陆端小心翼翼地说道,他是怕万一哪天皇上不高兴了,来一个秋后算账,陆家兜不起。

    “朕是她的叔叔,也相当于半个父亲,鹏程走的早,我不护着她谁还能护着她?”

    这话一说,颜芃立刻跪了下去,“臣失职了,请皇上降罪。”

    陆端见此也跪了下去,“要说错,臣的错更大,犬子无福无德,致使颜氏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委屈。”

    “罢了,都平身吧,朕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事情都过去了,往前看吧。”李琮亲自上前扶起了这两人,“你们呀,还不如一个孩子通透,彦儿都知道我今日是来做客的,是亲戚,不是君臣,你们一个个反倒战战兢兢的。”

    “回皇上,是臣迂腐了。”颜芃低头回道。

    可认错归认错,让他像颜彦那样和皇上说话他是绝对不敢的。

    无他,皇上也从来没有用那种慈爱、欢喜、平等的目光看过他。

    而陆端更是,他和皇上没有半点亲戚血缘关系,只能遵守君臣之礼了,好在他仗着有军功,如今又正值用人之际,他在皇上面前说话比颜芃要硬气些。

    可再硬气,他也绝对不敢和皇上平起平坐,不敢不守君臣之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