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220章 怼回去
    待青玉青云两个离开后,那位戴着狼面具的男子看向了另一位戴着鹰面具的男子,“宁静兄,你在想什么?还有,方才你怎么不作声?”

    “岂止宁静兄不做声,没看讷言兄这半天也没开口吗?”戴着狐狸面具的男子向另一位戴着猴子面具的人问道。

    “我说你们两位,难道真的没看出这两人是谁?”戴着猴子面具的人问道。

    “谁?”戴着狼面具的人问道。

    “哦,我知道了,原来是他们。”另一个戴着老虎面具的人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见此,戴着鹰面具的人瞪了一眼戴着猴子面具的,倒是没说什么。

    原来,这位戴着鹰面具的男子就是陆鸣,最近几年,每年的元宵节家宴结束后,他都会邀三五好友知己什么的出来聚聚,大家在一起喝喝小酒,吟诗作赋,待天黑后再来灯市逛逛,找寻点作诗的灵感,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而这所谓的三五好友,自然也不是普通人,比如这个戴猴子面具的就是吴哲,陆含的丈夫,陆鸣的妹夫;而这个戴着狼面具的人则是门下省左相徐长兴的儿子徐钰,另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人是户部尚书石光裕的儿子石曦。

    除了这几个人,还有治国公府的世子赵鸿,也就是戴着老虎面具的人,赵鸿的母亲是陆端的胞妹;剩下那个则是朱氏的娘家侄子朱晋,这两个都是陆鸣的表亲,只不过朱晋的年龄小些,也不是嫡长孙。

    说来也是巧,这几个人可可就是一个多月前在松麓书院和颜彦对辩的人,原本徐钰和石曦就觉得颜彦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很熟悉,这会见了陆鸣和吴哲的态度,也猜出了颜彦的身份,也就明白方才为什么一直是颜彦开口了。

    “原来是她呀,哼,人尽可夫的货色,幸好二表哥没有娶她。”朱晋忿忿说道。

    上次在松麓书院他就被颜彦堵的哑口无言,为此他耿耿于怀了好久,偏今日又撞上颜彦和陆呦两个夫妻和顺的样子,所以一怒之下有些口不择言了。

    “怎么说话呢?”陆鸣训了他一句。

    “不是吧?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这么维护她?”朱晋瞪大了眼睛。

    “这是两回事,毕竟当初是二哥退亲在前,你还想人家怎么对你?”吴哲说了一句公道话。

    “咦,有点意思,宁静兄都没有开口维护,反而是讷言兄替她说话了,有点意思。”本来只想看热闹的徐钰忍不住揶揄了一句,他是嫌热闹不够大。

    “就是,我看你应该改名叫多言,叫什么讷言?”朱晋见有人站在自己这边,也跟着呛了一句。

    “好了,还看不看灯市了?对了,陆鸣,听说你们家今年的谜面是那个女人出的,不如我们几个去看看她到底出的是什么?”赵鸿到底大两岁,息事宁人地说道。

    “真的吗?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借此做点文章?”朱晋眼睛一转,想出了一个主意。

    “不好吧?真闹开了影响的是陆家的声誉。”吴哲又插了句嘴。

    “放心,我不会针对陆家的,也不会被他们抓住把柄的。不过我倒是有几分好奇,如此粗俗不堪的女子居然入了太后和。。。”

    “打住,这种话是轻易能说出来的?”陆鸣又训了朱晋一句。

    “好了,反正闲着闲着,不如我们就去看看陆家的花灯吧。”徐钰提议道。

    他听父亲提过这位颜家大姑娘,也亲自见识过她的口才,因而对她的才学心下也颇为叹服,所以一听陆家的谜面是颜彦拟的,顿时有了兴致。

    话说到这,陆鸣也动心了,他倒不是专程想去看看颜彦拟的谜面,而是想看看能不能碰上别人,再来一场偶遇什么的。

    于是,这几个人也跟着往前走了。

    说来也是巧,颜彦几个此时也站在了陆家的花灯前,他们一行赶到的时候,可巧李稷带着李穗、李稹、李穑几个正站在花灯前猜谜呢。

    除了他们四个,貌似还有两位公主,这六个人也都戴着面具呢,颜彦先认出了他们的声音,只不过她没有主动现身,而是拉着陆呦退后了几步,她想听听别人对她拟的这几个谜面有什么看法,因为旁边还有好几个外人呢。

    不知是不是颜彦出的谜面有点难,谜面是两句诗,谜底是地名,却又没有言明是燕云十六州,因而一般人很难联想到那去。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这个跟地名有关系吗?这句诗出自贾岛的《题李凝幽居》,这李凝的幽居在哪里?”李穑问。

    “还有这句,‘云中谁寄锦书来,燕字回时,月满西楼’这句词到底出自哪里,我怎么没见过?”李稹也问道。

    “别不是杜撰吧?这年头,号称有才学的人太多了,可真正有咏絮之才的有几人?”朱晋可巧赶上了,闲闲地接了一句。

    这话他当然是说给颜彦听的,因为他看见颜彦就在离摊位一丈来远的地方站着,多半也是想听听别人对她谜面的评价,这愿望他得满足啊。

    “杜撰如何,不杜撰又如何,不过就是一个谜面,也没非说要前人的名句。”李穑不爱听了。

    他倒也不清楚这谜面就是颜彦出的,他只是看不惯朱晋的张狂样,而且对方一来就点明了咏絮之才,岂不是正好暗合了近期颜彦传出的这些名气和才气?

    偏这又是陆家的摊位,因而李穑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直接凭本能把话怼了回去。

    再说了,本来嘛,一个谜面,谁也没规定一定要用前人的诗句,自己写的诗作怎么啦,有本事也自己写去啊,谁也没拦着!

    不对,等等,难道这些谜面是颜彦做出来的?

    还别说,这句“云中谁寄锦书来,燕字回时,月满西楼”确实像是出自女子之手,保不齐还真就是颜彦写的。

    一念至此,李穑细细打量起眼前的这几人来,虽然这几个人都戴上了面具,可一看对方的裘皮锦袍和头顶的发冠,不用问也知道是贵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