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193章 投其所好
    颜彤见颜彧脸上果然有了不豫之色,她上前几步挽住了颜彦的另一只手,“大姐,你还没介绍这位姐姐和我们认识呢。”

    “这是我姨母家的表妹,叫周婉,今日我两个舅母和姨母上门送年礼,几位妹妹在家闲着无事,想出来逛逛,母亲命我陪着。”陆鸣把话接了过去。

    显然,他是怕颜彧多心特地解释的。

    这一次周婉不知因何突然变聪明了,居然听懂了陆鸣的话外音,因而,见陆鸣的目光落在颜彧身上,而颜彧却一直背对着他们和朱家两位小姐貌似相谈甚欢,于是,周婉提议道:“大家难得遇上,不如这样吧,我知道前面有一家茶馆,我们一起去坐坐?”

    “不了,我是专程带弟弟妹妹们出来逛街的,就不打扰各位了。”颜彦拒绝了。

    “正好,我们也是随意逛逛的,不如一起吧?”周婉也跟着改了主意。

    “还是别了,大家道不同,目的也不同,勉强凑在一起只会增加彼此的负担。”颜彦说完,没再去看周婉和陆鸣,而是招呼颜彰几个大的,并亲自牵着颜影和颜彨,再喊着颜彤,径直往前走了。

    因着这段插曲,颜彦的兴致明显受到了影响,好在颜彬、颜杉和颜影几个还小,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一直拉着颜彦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这几个小的平时难得出一趟门,因而看到什么都好奇。

    而颜彦又是有求必应的主,再加上这些东西也不贵,因而半条街逛下来,几个孩子手里的东西就拿不住了,有糖人和泥人,有风筝和风车,有藤编的蝈蝈和刻了字画的葫芦,也有提前摆出来的各种小花灯,当然也少不了过年的必备品,鞭炮和烟花,等等。

    就连颜彦自己也买了不少鞭炮和烟花,打算送一部分去明园,自己留一部分在松石居。

    天色见黑时,颜彦把颜彤颜彰几个送回颜府,这才和陆呦打道回了陆家。

    彼时陆鸣和陆合陆吉两个也刚回来没多久,正和老太太、陆端、朱氏等人说着这一趟出门的经过,见到颜彦和陆呦进门,老太太满脸是笑地招呼颜彦到她身边,问她这一天累不累,都买了什么等。

    颜彦听了这话把自己手里的一对葫芦送到陆老太太手里,“祖母,孙媳给您请了一对葫芦,祝祖母往后的日子里天天都是福禄满堂。”

    “好好好,还是我这孙媳会说话,心思也细。”老太太乐呵呵地接过颜彦送上来的这对葫芦。

    葫芦本身不值钱,可到了老太太这把年纪,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因而她在意的是心意,更别说她手里这对葫芦除了寓意好,上面还有雕刻,可可刻的就是一对老仙翁,因而老太太见了更是欢喜。

    朱氏见颜彦花几个小钱就把老太太哄得眉开眼笑的,心下虽有点不忿,可也只得陪笑道:“还是大郎媳妇贴心,难怪太后老人家也离不开你,还有你婶子也没少夸你好,以前我体会还不深,这些日子大家在一起处长了,这才知道我们彦儿确实是一个知书达理尊老爱幼的好孩子,你们几个以后都跟着学学,别光想着玩。”

    最后一句话是对陆鸣、陆吉、陆合三个说的。

    颜彦笑了笑,又从陆呦手里接过一个盒子,当着众人的面打开,里面是一枚带着五彩云纹图案的白玉镜面,直径约有一尺,“父亲母亲,这是儿媳和夫君送你们的,这面镜子又平又亮还好看,儿媳和夫君希望父亲母亲一生平静安和。还有,这五彩云纹图案象一匹腾飞的战马,为此,儿媳和夫君一起祝父亲能凯旋归来,马蹄所到之处,尽是凯歌。”

    “瞧瞧,瞧瞧,刚夸你,你又从这来了,来,我瞧瞧,到底是什么好东西。”朱氏也笑呵呵地接过颜彦手里的盒子,先送到了陆老太太面前,旁边的春晓等人忙把灯挪了过去。

    老太太先是伸手摸了摸,确实光滑如镜,再一看上面的云纹图案,粗看像一片云彩落在了镜面上,可细细一琢磨,确实有几分像一匹腾飞的马。

    “好东西,好口才,也好眼力。”老太太忍不住夸道。

    “是吗?我瞧瞧。”陆端见老太太也夸起来,忍不住凑了过去。

    他确实是定了年后去北地,这场战事已经定了下来,只是什么时候开打,怎么打,从哪处开打却没定下来,为此,他打算先去北地视察一下军务,可不管怎么说,在大战之前能收到这么一件礼物,他确实很开心,也很感动。

    “孩子,你们有心了。”陆端看过这份礼物之后上前拍了拍陆呦的肩膀,多余的话并没有说出来,可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激动和欣喜,以及对颜彦的认可。

    “父亲喜欢就好。”陆呦倒是很平静地回了六个字。

    “我们大郎说话也越来越利索了,依我说,这哥俩也该多处处,以后呀,就让二郎多带他出去走动走动。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做学问,都不能把自己关起来闭门造车,得出去和别人多交往交往才能有长进。”老太太突然说道。

    她也是想到颜彦进门刚两个月陆呦就有这么明显的变化,可见之前并不是这孩子傻,而是没有人关心他也没有人搭理他,因而才把这孙子给耽误了。

    如今既然知道错在哪了,她也就清楚该怎么做了。

    说到底,她就这么两个亲孙子,如今唯一的儿子又要上前线了,只怕这小孙子也在家待不住,这个时候,大孙子若是能帮着把这个家撑起来,他们做长辈的也能省不少心。

    “还是母亲想的周到,正好快过年了,这个正月就让二郎带大郎去这些亲戚家转转。”朱氏笑着附和了。

    谁知陆呦听了这话却吐出了两个字,“不去。”

    “这是什么话?为什么不去?”陆端问了起来。

    “不想去。”陆呦加了一个字。

    显然,这个回答激怒了陆端,原本好好的气氛突然一下凝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