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187章 第一百八十七 不陪你玩
    其实,在经历了颜彦逼陆夫人当众赔礼认错、第一糕和明园食府的相继开业、颜彦和陆鸣的对辩后,吴哲对这个传闻中的女子有了更多的了解,同时也有了更多的好奇心。

    当然了,他对陆呦这位大舅哥也开始刮目相看了,能让颜彦这么一个号称才华、美貌、聪慧、家世背景都俱全的女子心甘情愿地扶持并维护,肯定也有其过人之处,因而,他十分想知道陆呦的过人之处究竟是什么,竟然让颜彦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移情别恋。

    要知道,那些年颜彦对陆鸣可不是一般的迷恋和崇拜,怎么可能因为一场退亲就把过往的一切抹得这么干净?

    这个问题不但陆鸣想不通,吴哲也想不通。

    原来,吴哲和陆鸣从小就要好,不但同处京城的世家圈子,且两人还有过六年的同窗求学情谊,因而吴哲对陆鸣的事情一向门清。

    其实,一开始定亲时,陆鸣对这门亲事还是存了几分期待的,因为他知道颜府为了教导这几个女孩子特地聘请了陈思儒,而且那会颜彦也是名声在外的小才女,就连太子也对她颇为青目。

    可是后来随着颜老太太的去世,颜彦的性格逐渐变了,不再活泼开朗不说,人也渐渐的古板无趣起来,才气也随之逐渐泯灭了,倒是对陆鸣的迷恋和崇拜依旧,没少让颜彧帮着传递些诗文字画什么的请陆鸣指正,可惜,随着指正的次数增多,陆鸣的失望是越来越大。

    最终,两人走向了背离,陆鸣也算是得偿所愿,可不知为什么,那次在松麓书院亲眼目睹了颜彦和他们几个的对辩后,吴哲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

    一个普通的闺阁女子,顶不济也就是看点诗词歌赋学点琴棋书画,可颜彦却貌似对历史、战争、对大周的地形地貌以及对契丹、女真、蒙古的生活习惯和风俗习惯都很了解,否则她不可能说出那么一番有见地的话来,甚至一度还把他们几个逼得落了下风。

    这样的女子若说是才气平平,试问还有谁能称得上真正的才女?

    还有,一个可以仅凭借书上的一段话做出别人闻所未闻的糕点和吃食来,同时也能用来谋利,这样的女子虽说带有一点铜臭味,但绝不是什么平庸之辈。

    总之,随着对颜彦的了解越深,吴哲心里的疑团越大,为此,他也没少向妻子打听颜彦的过往,可惜,妻子因为颜彦闺誉受损一事对她存了偏见,说出的话也就不具备借鉴意义。

    因而,这次见到颜彦和陆呦,吴哲还真存了交好的心思,主动上前问道:“大哥,大嫂,你们刚从外面回来?大冷的天又去做什么了?”

    颜彦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陆呦,给了陆呦一个鼓励的眼神,谁知陆呦硬邦邦地只回了一个字,“逛。”

    颜彦一听这回答抿嘴一笑,这家伙又进步了,居然也学会了骗人,还有,这招效果不错,尤其是应对那些不喜欢的人,干脆明了。

    吴哲倒是没往心里去,他以为两人是出去逛街了,而对陆呦的语言能力他也是了解的,因而,依旧乐呵呵地问他们可有什么收获。

    “随便转了转,两位是来送年礼的吧?”颜彦把话接了过去。

    她倒不是怕陆呦得罪了这两人,而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可惜,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有人却不想放过她。

    这不,陆含一听颜彦问他们是不是来送年礼,便托着自己的大肚子说道:“是啊,大嫂也回娘家送过年礼了?有没有看到彧儿妹妹,前些日子彧儿妹妹的笄年礼我本来是想去观礼的,可惜我身子不方便,只能打发人去送了一份贺礼,也不知彧儿妹妹有没有怪罪我?”

    颜彦不想拉低自己的段位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去耍这些小心机,便笑了笑,“这话你最好亲自去问她,左右用不了多久你们也成了姑嫂,不好意思,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就不陪你玩了。”

    说完,颜彦看都懒得看陆含一眼,直接拉着陆呦离开。

    当然了,那个在一旁一直没有吱声的陆鸣也被她无视了。

    陆含当着自己丈夫和兄长被颜彦落了面子,脸上自然挂不住,对着颜彦的背影,跺了跺脚,“哼,谁愿意陪你玩?有你难过的时候。”

    “这倒是未必。”吴哲摇了摇头,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忽一眼瞥见一旁若有所思的陆鸣,把话咽回去了。

    吴哲是不想说什么了,可陆含这口气却咽不下去,“二哥,你方才干嘛不说话,还有,他们两个在家里公然搂搂抱抱的,难道也没有人管管?”

    一旁的王妈妈仗着自己是朱氏的心腹,听了这话撇了撇嘴,愤愤说道:“怎么没管?还有更过分的呢,大公子当众叫大奶奶宝宝,被老爷听见训斥了一句,谁知大公子竟然和老爷忤逆起来,最后老爷妥协了,还准许大公子不纳妾。”

    “不纳妾?”陆含吃了一惊,看向了陆鸣。

    “好了,你们两个回去吧,王妈妈也闭嘴,这种事情是你们可以议论的?”陆鸣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是啊,娘子,我们回去吧。”吴哲显然也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虽然他对颜彦和陆呦感兴趣,可这不代表他愿意引火烧身,因为这段时间陆含怀孕,没少因为这件事和他闹,女人的妒忌心要是上来了绝对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二哥,这事是真的?”陆含走到了陆鸣面前。

    颜彦不想丈夫纳妾陆含能理解,但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家里的长辈们会同意这个荒唐的想法。

    要知道她成亲之后曾经不止一次因为吴哲进小妾的房间和他闹别扭,可每次回娘家祖母和母亲都教导她女人都是打这么过来的,不要说什么世家公子,就是一般的小门小户也不可能只娶一个,除非是家里穷得吃不起饭。

    当然了,除了开导她想开些,祖母和母亲也教了她些御夫之术,可惜见效不大。

    可为什么到颜彦这就不一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