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185章 被说服
    还别说,颜彦的话及时令陆端冷静下来了。

    是啊,这个儿子从小就没有得到过长辈的半分疼爱,也没有得到这些弟弟妹妹们的半分尊重,就连下人们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没少欺负他,是颜彦嫁过来之后才改变了他的性格和命运,这种感情自然不能和寻常夫妻相提并论,换作是任何人,都会愿意拿这样的女子当宝吧?

    说实在的,他这个儿子能娶到颜彦绝对是祖坟冒青烟是祖宗庇佑,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在一个称呼上如此执拗呢?

    陆端想明白这个问题后,很快摆正了自己的心态,上前几步拍了拍陆呦的肩膀,“儿子,你说的对,颜家大姑娘是你明媒正娶过来的,她为你受了不少委屈,你不要辜负她,要一直对她好。”

    这话风变得有点快,别说颜彦,在座的其他人也没有明白过来。

    众人再次陷入了凌乱中。

    倒是陆呦很清醒,再次回了三个字,“我会的。”

    一旁的朱氏听了陆呦的回答也回过味来了,笑着说道:“老爷放心吧,要论疼媳妇,我们大郎排第二,咱们家没有敢认第一的,他为了彦儿连妾室不要呢,前些日子因为这事还一本正经地告知我和母亲,说是不许我们往他房里塞人,他不纳妾,只要彦儿一个。”

    “不纳妾?”陆端听了这话瞥了颜彦一眼。

    因着陆呦就站在颜彦身边,看到父亲投过来的带有质问性质的目光,他牵起了颜彦的手,“不相干,我不要。”

    陆端见此目光闪了闪,再次拍了拍陆呦的肩膀,“罢了,这种事情你们自己决定就好。”

    作为过来人,作为男人,他很清楚男人在这件事是很难管住自己的,谁不喜欢年轻漂亮新鲜的身子,谁会愿意长年累月地对着同一张面孔?

    只不过他这个儿子才刚新婚,还没有体会到个中乐趣,再加上有颜彦挟恩以求,这个傻儿子才答应下来,假以时日,他相信,不用外人开口劝,陆呦肯定会自己主动去偷吃的。

    因此,聪明的陆端不想在这种小事上和儿子儿媳起什么冲突,他还等着颜彦多花点心思来调教陆呦呢,功名倒不敢指望,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就可以了。

    颜彦见此也笑了笑,她猜中了陆端的心思,不光陆端,只怕陆老夫人打的也是这个盘算,毕竟她进门后陆呦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而她付出的辛苦也是有目共睹的,而陆呦又是有过前车之鉴的人,因而,陆家的这些长辈们在陆呦恢复正常前肯定不会轻易得罪她,也不会去拂逆陆呦的心意。

    好在这对颜彦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因而她不会去在意这点小算计,她在意的是陆家怎么会突然把众人都召集到一处吃饭了。

    是因为快过年了还是因为别的缘故?

    从上房出来,颜彦问起了这件事,据陆呦说,是朱氏打发身边的丫鬟来叫他去上房的,当时也没说什么原因,去了之后他才知道是用餐。

    而据陆呦说,之前他只会在每年的除夕、初一、元宵、端午、中秋等几个重大节日参加家里的聚餐,就这也不是每次都去,得看家里有没有外人或者说有没有人能想到他。

    其他的诸如老太太过生日,或者是姐妹出嫁以及冬至祭祖等日子,因为有外客来,这种场合他多半不会出现的。

    颜彦听了这番话,心里涩涩的,忙拉住陆呦的手,“夫君,以后有我陪着你,以后我们过自己的节日,你生日,我生日,我们成亲的日子,还有,每个节日我都会陪着你,说到这,今年我是成亲的第一年,该送一份什么礼物给你呢?”

    陆呦听了这话立住了,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颜彦的肚子,“孩子。”

    “呃?”这礼物就有些难办了。

    颜彦是真心不想这么快要孩子,这具身子才刚十四岁半,要等明年五月份才满十五周岁,这个年龄生孩子,先不说生育的过程有多危险,就这孩子的健康和智商颜彦也不敢保证啊?

    “走,回家,我出去一天,要泡一个澡。”颜彦丢开了陆呦的手,往前跑了两步。

    因为她委实没法正面回答陆呦,只得采取了逃避。

    陆呦几步追上了她,这次换他牵住了她的手,倒是没再追问什么,可颜彦明显感觉到他情绪有些低落。

    进了松石居,颜彦伺候陆呦脱下外面的大毛衣服,给他换上了一件家常绵袄,随后命青釉去帮她准备热水,自己也换下了一件家常半旧褙子,拉着陆呦坐到了炕几前,把今日在宫里的所见所闻细细说了一遍。

    “夫君,我估摸着大周肯定是要和女真结盟了,战事很有可能在明年夏天或秋天拉开,我猜你父亲多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把你喊去上房。别的我倒是不担心,就是想着战事一起,我们还能有平静的生活?这种情形下我们生了孩子会不会害了他?”颜彦猜到了对方是没有安全感所以才想要一个孩子来留住她,因而才想着找个理由拒绝他。

    谁知陆呦听了这话定定地看着颜彦好一会,这才伸手把她揽进怀里,“不难过,你尽力了。”

    颜彦寻思了一会才明白陆呦指的是皇上没有采纳她的建议却偏偏听从了陆鸣的提议,以为她为此难过呢。

    “夫君,你相信我的判断?”颜彦抬头问。

    陆呦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相信。孩子,无关。”

    “说到底你还是要孩子,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孩子?”颜彦伸手在陆呦的腰上掐了一下,她没有理由了,只能胡搅蛮缠。

    “你,还有孩子。”陆呦抱紧了颜彦。

    “好吧,听你的。”颜彦被说服了。

    主要是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大周和女真即便结盟想要灭辽也不是一件易事,怎么着这场战事也要打几年,总不能这段时间她都不要小孩吧?

    与其等到女真反悔和大周再起战事来生孩子,还不如趁这段安稳时日先把孩子生下来。

    当然了,这只是计划,能不能实现还得看老天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