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161章 倒打一耙
    颜彦没想到这幅画对陆呦的触动也很大,因此,他反复看了之后,不顾身边站着的马氏,直接把这幅画卷起来,对颜彦说了三个字,“带回去。”

    “好,你喜欢的都可以带回去,夫君,你慢慢挑,我和二婶去对面屋子说说话。”颜彦轻声说道。

    谁知陆呦听了这话看向了马氏,“哭,不相干。宝宝也委屈。”

    这话虽没头没尾,但马氏也听出了陆呦是在维护颜彦,因而不等颜彦解释,马氏陪笑道:“放心,我知道和彦儿不相干,我不会给她委屈受的,我只是找她说几句话。”

    “夫君,听话,就在这屋子里待着,我一会就来找你。对了,这边冷,手炉给你。”颜彦知道那边屋子的炕烧热了,因而把手炉递出去。

    陆呦却没接,“你用。”

    颜彦听了这话特地摸了下他的手,见他的手还算热乎,这才作罢,转身和马氏进了对面的屋子。

    青禾跟着过来换了一壶热茶,随即很有眼色地拉着青釉退了出去。

    马氏端起了茶杯,抿了两口,这才看向了颜彦,“孩子,这门亲事要怪就怪我,你叔叔和彧儿两个一开始都没同意,他们也是顾忌到你的想法,怕你因此和我们起了嫌隙,哪知道可可还真就是从这来的。说到底,也是我的私心作祟,彦儿,坦白和你说,这门亲事我也是权衡了再三,一来是这些世家里没有比陆世子条件更好的;二来,我想着你们是姐妹,你又一向疼爱这些弟弟妹妹,彧儿的本事我也清楚,我还真怕她嫁到别家去担不起事来,想着有你在身边帮衬一二也不是件什么坏事;三来,我问过你,你说不插手这件事,怎么做全听长辈们的意思,所以我这才应了下来。”

    不得不说,马氏的道行确实比颜彧高多了,这次她绝口不提颜彧嫁进陆家会关照颜彦之类的话,也不提太后,而是直接摆明自己做母亲的私心,同时又指出颜彧的不足,希望颜彦能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继续帮衬她。

    如此一来,就不是她对颜彦施恩了,而是恳请颜彦对颜彧施恩。

    站在一个母亲的立场,她这么做确实无可厚非。

    当然了,前提是这门亲事确实是磊落的,没有背后那些算计,也没有颜陆两家暗中联手。

    只是这可能吗?

    反正颜彦是不信的。

    “回二婶,我也坦白说吧,不管陆鸣退亲一事是不是存心的,我都不可能和他做到毫无芥蒂地兄友弟恭。再则,我夫君是陆家的庶子,为了避嫌我们才决定搬出去住,因此,这种情形下,我不可能去帮衬二妹妹什么。还有一事,说我钻牛角尖也好,说我故意找茬也好,总之,听到二妹妹要嫁给陆鸣,我会不由自主地怀疑他们是不是背着我有了私情,因为我知道,二妹妹确实打着我的由头没少和陆鸣接触。”颜彦也把话摊开了说。

    “这孩子,你也说了,你二妹妹是因为你才和陆世子接触了几次,哪里就谈得上什么私情?你放心,她若真有这个心思,别说你叔叔,就是我也绝对会打断她的腿的,我们颜家还从没有这种丑闻呢。”马氏的脸上有些不好看了。

    “婶子放心,这话我也就和你说说,别人跟前我是半个字也没吐露过的,我当初若不是爱惜颜家的颜面,也不会选择一根白绫把自己吊死。因此,不管这件事真相如何,我都不会去追究,但有一点我很肯定,我和陆鸣的仇肯定是结下了。”颜彦给了马氏一个承诺。

    只是这个承诺在马氏听来并不是什么好话,什么叫“不管这件事真相如何”,岂不还是怀疑颜彧和陆鸣有私情?

    这还行?这要传了出去她女儿的脸往哪里摆?颜府只怕也得颜面扫地了。

    “彦儿,你让二婶怎么说你才肯信他们两个是真的没有私情?说实在的,婶子真的很失望,我想过外面会有这种传闻出来,只是没想到会是我最信任的你先伤我的心,别人不清楚你妹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不清楚吗?你这孩子也是,当初我明明问过你,你说不插手这件事,可如今事情到了这一步没法反悔了,你又来说这番话,你这不是生生在我和彧儿的胸口插一刀么?”马氏说着说着也哭了起来。

    “二婶,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们今天就好好掰扯掰扯,看看究竟是谁在谁的胸口插刀。姑且就算夫君冲撞我一事是意外,但陆鸣当场不问青红皂白提出退亲的行为算什么?我死而复生后陆家又放出那些话来逼我嫁给夫君又算什么?”

    “可这门亲事也怨不得我们,是皇后亲自指定的。”马氏哽咽着回道。

    “是皇后定的,所以我忍了,也认了。但我和陆鸣结下的梁子是不可能轻易放下的,这是生死之仇。试问换做你们谁能轻易放下?可你们呢,你们明知道陆鸣对我的伤害却偏偏还要和他议亲,你们让我怎么想,让我怎么做?这难道不是在我胸口插刀?是,我是说过不插手,今天我也没插手,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情,但我有选择自己立场的权利,我和夫君的立场肯定和陆鸣是不一致的,甚至于是对立的,因此,我才把丑话说到前头,免得你们到时又怪罪我不讲姐妹情面,”颜彦的怒气被挑了起来。

    这都什么事啊?

    明明是这对母女在她的胸口插一刀,结果却反过来说自己在她们胸口插一刀,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也不懂的二傻子好糊弄呢?

    可能是颜彦这一激动声音不免大了些,也可能是陆呦一直在留意这边的动静,因此听到颜彦那番动怒的话他掀了门帘进来,坐在了颜彦身边,牵起了颜彦的手,“宝宝不气,回家。”

    “好,我们回家。”颜彦回了对方一个含泪的微笑,她是被陆呦打动了。

    这个男人正在一点点地成长起来,一点点地张开自己的羽翼想要为她遮风挡雨,尽管还有点弱小,但对颜彦来说,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