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144章 圆房
    颜彦想看的是陆鸣的后悔,可陆呦担心的是颜彦会后悔,因此,当他听见颜彦说“要让某些有眼无珠的人后悔去”时,他眉眼间的郁结之意似乎更重了。

    “好了,夫君,我说过,我不会后悔嫁给你的,只要你不纳妾,我肯定不会离开你的,走,我伺候你洗漱更衣。”颜彦伸出手去牵陆呦的手。

    两人下了炕,颜彦一边替陆呦脱去外边的大毛衣服一边喊青苗进来预备热水,随后她亲自替陆呦把袖口挽起来,伺候他洗漱之后,又命青苗给他预备了一盆热水泡脚。

    稍后,颜彦也在青雨的伺候下洗漱更衣,两人上炕后,青苗青雨替他们放下帐子转身离开了。

    临睡前,颜彦照例是要和陆呦说会话的,以前是问他一天的功课,可今天出去了一天,他没有做功课,于是,颜彦改了个话题,和他聊起了战事,问他支持哪个方案。

    “你。”陆呦回了一个字。

    “为什么?我想知道你自己的想法。”颜彦问。

    陆呦一时沉默了,就在颜彦以为他不会开口时却突然说道:“五胡乱华,胡人,强悍,凶猛,汉人,血流成河。”

    尽管这些字是一个词一个词断开说的,但这么长的一句话从他嘴里吐出来也足够颜彦欣喜若狂了,以致于她一激动竟然翻身坐了起来,趴在了陆呦的身上,“夫君,你看,你又进步了,再说一遍。”

    颜彦的喜悦也感染到了陆呦,陆呦看着眼前这张近在只寸的笑脸,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颤抖着伸出了自己的手附了上去,“宝宝。”

    尽管灯光十分微弱,可颜彦依然看出陆呦的眼睛里有两团火在燃烧,意识到不对的颜彦刚一抽身,正要回自己被窝时突然发现陆呦先她一步转过身子并弓起身子把自己藏在被子里。

    颜彦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准是伤害到了他,联想到他今天对太子和陆鸣的介意,颜彦略一犹豫,掀开了他的被子钻进去。

    “夫君,我不是要拒绝你的意思,之前是因为我不了解你,再加上我接受不了男子纳妾,所以才想着要考验你一段时间。再后来,你答应我了不纳妾,我,我,我们。。。”这次轮到颜彦口吃了,她委实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那是下意识的拒绝。

    其实,她也不是没想过把自己交给陆呦,毕竟两人成亲也有一个月了,且陆呦也答应了她不纳妾,只是颜彦觉得这具身子年龄太小,她怕万一怀孕后容易造成流产和难产,所以才一直鸵鸟似的往后拖。

    可如今陆呦心里有阴影了,他不但介意太子对颜彦好,只怕也介意颜彦今天在陆鸣面前的表现,他是一个心里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这种情形下颜彦若还是不让他履行丈夫的职责,只怕他会多想的。

    因此,颜彦只能主动钻进了他的被窝。

    陆呦见颜彦贴了上来,又说了这番话,倒是很快转向了颜彦,看着颜彦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不纳妾,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好,那我也答应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颜彦伸出了自己的手,放进了陆呦的大手里。

    “你,答应了?”陆呦还想最后确认一遍。

    颜彦羞涩地点点头,“我们是夫妻。”

    因着颜彦是初次,说实在的,这种撕裂感带给她的感受除了疼没有别的,相反,陆呦倒是很激动,完事后还抱着她不舍得撒手,那种欢喜得无以复加的神情着实令颜彦有几分摸不着头脑。

    至于吗?

    他又不是第一次。

    不过她倒是确定了一点,男人果真是感官动物,这一月她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心血也没见他这么欢喜过,可一场肌肤之亲却让他像是得到宝似的。

    最后还是门外值夜的青苗听到动静喊了一声,陆呦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颜彦,随即青苗进来帮他们打了一盆热水,并给他们找出一身干净的亵衣亵裤放炕沿上,这才忙不迭地跑开了。

    简单的擦洗后,颜彦忽然心血来潮,拿起自己垫在身下的亵裤凑到灯下看了起来,看着白色亵裤上的落红和粘液,颜彦总算明白那位温嬷嬷为什么能一眼看出那块白绫是作弊的了。

    再次上炕后,两人进了一个被窝,颜彦是因为初经人事不舒服睡不着,辗转反侧了几次,见陆呦还咧着嘴一脸傻笑,她实在忍不住了,“夫君,你是不是欢喜傻了?”

    “欢喜,我喜欢傻。”

    “可是真傻了。”说完,颜彦忽地想起了那个丫鬟秋芙。

    那个曾经被陆呦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到底是因为什么背叛了陆呦呢?

    “夫君,我问你一件事,你不许生气好不好?”颜彦好奇了。

    当然了,也不排除有那么一点点的醋意。

    “好。”陆呦答应了。

    感知到对方的身子明显僵硬了些许,颜彦又迟疑了,不敢开口了,怕刺激到他。

    “你问。”陆呦等了一会见颜彦没动静,捅咕了她一下。

    “就是你之前说过你有侍妾,我想知道,后来因为什么你撵走了她们,还有,你们男的不都是喜欢图新鲜的吗?为什么你从来不碰秋荷秋莲?”颜彦到底还是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显然碰到了陆呦的痛处,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颜彦见此忙伸手抱住了他,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夫君,没事的,你不想说就不说,我相信你,肯定是她们被背叛了你,做了对不住你的事情。”

    颜彦的安抚令陆呦平静下来了,他回了颜彦一个拥抱,随后松开了她,“她不好,你好。”

    “那是自然的,我肯定好,总之,你以后要是背叛了我,我肯定一脚把你踹走。”颜彦恶狠狠地抓着陆呦的领口说道。

    “不会。”陆呦再次把颜彦拥进了怀里,随即,一股温热的液体落进了颜彦的脖颈里。

    “夫君,不哭,我说过,我们是夫妻,甘苦与共,以后你不会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了,我也不是,我有你,你有我,我们一起建一个我们自己的家。”颜彦轻声低语道。

    “好。”陆呦抱着颜彦的手再次使了几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