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70章 没混过去四更
    回到自己房间的颜彦再次和青玉青云谈了一次,明确表示她不会让她们两个去做小妾,同时也教了她们些规矩,初到一个地方,尽量少说多看,即便有什么疑问,也要等私下无人时再问她等等。

    再之后,她就把这两人交给青雨和青釉,因为青禾和青苗要帮她做针线活了。

    这不,次日一早,马氏就打发人给颜彦送了一堆衣料来,有适合做亵衣的浅色细麻和真丝布料,也有花花绿绿的绫罗绸缎。

    颜彦有原主的记忆,针线活自然不在话下,因而她接过了原主做了一半多的嫁衣,这才知道原来古代的一件嫁衣有多繁琐,这么大一件衣服,上面几乎绣满了凤凰和牡丹,此外,还得用金线和银线把边际或重要部位绣一遍,衣襟和领襟还有袖口处也是繁复的祥云图案。

    难怪马氏非要提前把她带下山,因为半个月的话根本完不成这件嫁衣,而据颜彦回忆,原主似乎从去年开始就在准备这件嫁衣了,可见她对这门亲事有多热切。

    如今尽管嫁的不是当初的那个人,可颜彦还是接过了这件嫁衣,她没有别的选择,现在再重新做一件肯定不赶趟了,这件衣服好歹也就差一只袖子了。

    因而,从这天起,颜彦基本不出屋,大部分时间带着青禾青苗两个做针线活,马氏见她们实在忙不过来,又见颜彦对陆家仍有几分抵触,就把给陆家长辈的衣服鞋袜等交给了针线房的人。

    这是后话。

    如今且说马氏拿着陆家的这份礼书进宫去见太后,说来也是不巧,她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太子妃孙氏领着两岁的李熙在太后面前承欢说笑。

    不知为什么,见到太子妃,马氏原本是不想拿出那份礼书的,可谁知孙氏偏问起了颜彦,问颜彦是否还在庵里修行。

    话题一打开,太后也问起这门亲事的进展,得知三书过了两书,六礼过了五礼,成亲的日子定在了十月初十,太后随口问问陆家给了些什么聘礼。

    马氏没法,这才把这份礼书拿出来,“可是巧了,臣妇正好来找太后讨个主意,这礼书陆家是初步拟定的,陆夫人说如有什么不满,大家再坐下来商讨。”

    容姑姑从马氏手上接过礼书,知道太后眼神不好,并没有递给太后,而是自己念了起来。

    因着礼书的开头是聘金纹银两千两,田庄两座,铺子两间,接下来是喜饼、茶叶、酒、三牲、鱼、米、衣料、首饰等,太后听到喜饼两担之后便抬手示意阿容打住了。

    “京城的这些世家嫡子一般给什么?”太后问马氏。

    别的倒没什么,她好像记得当年颜家娶她妹妹进门,也就是颜彦的祖母出阁时,颜家光聘金就给了黄金一千两,田地六千亩,铺子六间,其他的东西密密麻麻也写了好几页纸。

    当然了,这些东西最后都给她妹妹带回了颜府,非但如此,他们云家还给添了纹银两千两和铜钱一千贯,因为那会还没有流行银票和钱票,这些东西都是雇了好几辆骡车运来的,而且还找了镖局。

    “这个,一般的嫡子也就是差不多这样,如果是世子又不一样。”马氏低头回道。

    “哦,那庶子成亲都给什么?”太后再次问道。

    “这个也要看各家情况,颜家的规矩是庶子成亲和庶女出阁,聘金或压箱底的纹银都是一千两,田地二百亩,没有铺子,最后用两千贯钱置办些衣料首饰和家具什么的,总计不超过纹银五千两或铜钱五千贯。”

    太后一听,陆家的东西估计也能值一万多两,比一般的庶子强多了,便点点头,打算略过这个问题。

    谁知一旁的太子妃却开口了,“表婶,能不能问问陆家给的庄子在什么地方,总计有田地多少亩,铺子又在什么地方?”

    “这个陆夫人没有提。”马氏没敢抬头,因为太子妃问到了点子上。

    不说别处,就京城附近,好的土地和贫瘠的土地价钱差多了,上等地是十两银子或十贯钱一亩,可那些沙地、荒地什么的也就卖到二两或三两甚至一两一亩,再说庄子和庄子也不一样,有一千亩地的大庄子,也有不足百亩地的小庄子。

    还有铺子的差别也不小,京城好地段的铺子卖到三四千两银子一间,可偏一点的地方才卖一两千,要是城外的小镇就更便宜了,几百两银子就能买到一间铺子。

    而马氏见陆夫人没有注明这些庄子和铺子的地段,也猜到陆夫人是想蒙混过关,否则,她不可能这么这么大方,送了两千两纹银又送两座庄子和两间铺子,要知道陆端刚被罚俸一年呢,陆夫人又被逼着当众向颜彦赔礼认错,这口气哪是这么好咽下的?

    可马氏也没法,她怕自己在聘礼上刁难陆家,万一再惹出点别的什么事端来,把颜彦惹恼了直接宣布不嫁就麻烦了。

    因此,她这才拿着礼书去找颜彦,想着颜彦年轻没经验未必懂这里面的道道,哪知颜彦直接把她推给了太后,好容易太后这过关了,偏又被太子妃问住了。

    这不,太子妃一问,太后也想到了这点,琢磨了一下,开口说道:“就说我的意思,聘礼聘金就照这礼书来,但有一点,田庄就要京城附近的,两个庄子怎么也要凑到上等地一千亩,铺子也要这长安街上的,姑爷是个哑巴,不懂俗务,总不能让我们彦儿嫁过去拿嫁妆来养家吧?”

    “是,臣妇这就去和陆夫人说说。”马氏低头回道。

    “嗯,去吧,记住了,就说是哀家的意思,哀家已经够委屈这孩子了,不能让她嫁一个可心的人,总不能还让她以后为一日两餐发愁。”

    “还请太后放心,我们彦儿有她母亲留下的嫁妆,还有我们老太太单留给她的铺子和田地,夫君也说了再给她添点,断不会让她为生计发愁的。”马氏忙道。

    这话刚说出来马氏就意识到错了,只是想收回也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