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穹顶之上 > 263柱剑轰破
    喜朗峰,数千米坡面展开的浩荡战场上,一个个小型的战团已经或正在形成。

    血肉与铁的碰撞和厮杀,生死和胜败,斩破和嘶吼,血在染雪……从山顶往下三分之一处的环形阵地,一直延伸到山脚附近。

    这一片原本圣洁宁静的冰雪世界,现在已经成为人类文明抵御大尖入侵近百年抗争史上,最残酷和血腥的战场。

    高处:精锐小队们正用最快的度,最不计生死的阵型,肃清在自己阵地周边的大尖,同时抵御来自高处的冲杀……

    铁制的旗杆刺破脚下冰层,战前布置中定下,用于代表小队存亡的旗帜,一面一面嵌下。

    从现在开始,这些旗帜就代表一道铜墙铁壁,只要这些旗帜不倒,就不会有任何一具大尖从下方战场回去恢复,或回守主舰。

    下方,被分割的战场上:争分夺秒,不计代价的斩杀,正在每一处上演。

    站在任何一处四顾,皆是血战的身影。

    山下,前线指挥所侧面高台上。

    一阵低声的议论过后,来自联盟总部和各国分部的战地记者二十余人,突然全部跃下高台,然后装置爆,手上拿着照相机、摄影机,奔向战场方向。

    负责这事的军官措手不及,在身后慌张而愤怒地大喊:“你们做什么?!危险!回来!”

    战地记者们的源能融合度基本都不高,此时穿着装置也不过是为了防止突然有意外情况出现,方便撤离而已。

    而现在,他们要去战场。这一刻的战场绝不会安排战士分心给予他们任何特殊的保护和救援,若有,就是对这场战争和战友这个词的侮辱。

    这一点是军官早就已经专门做过交代的,记者们自己,也全都清楚。

    “可是这里距离实在太远了。”一名短的女记者手指着前方战场,回头说:“他们应该被更清楚地拍下来,他们的样子,他们的战斗,都应该被更好的记录…记住。”

    “总有一天,蔚蓝的人民需要知道,有人曾为了他们的生活和生存,做过些什么!”另一名记者接下去说道。

    女记者点头,“战斗和牺牲,就算要暂时埋藏,永远不应该被遗忘。”

    说罢,两人转身继续奔跑,毅然追逐他们的各国同行,朝战场奔去。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

    奔跑中,两个并不熟悉的记者异口同声对对方开口道。

    “请帮忙把我的照相机(摄像机)带回去。”

    “……好的。我叫艾希莉娅,乘今天最后那架从瑞士过来的飞机刚到,你呢?”

    “伊恩,来自澳洲,昨天晚上到的,很高兴认识你,艾希莉娅。”

    “我也是。”

    …………

    韩青禹没有在眼前这具垂死的大尖身边再做停留。伤到这种情况,把它交给周边小队解决就可以了。

    伴随着源能装置不断的震响,他奔袭的身影,开始覆盖周边整一片战场,切入一个又一个陷入绝望的战阵。

    而比他的身影更快的,是那两柄几乎不断交替在空中飞旋的死铁直刀。手中的刀和空中的刀不断地交换……他甚至有时候,可以同时救援和帮手两处战团。

    “呼呼呼呼呼……”死铁直刀在凌空飞旋。

    温继飞仰着头,在战场中不断寻找着位置和角度,你很少能看到瘟鸡这么认真,更绝少看到他露出这样沉静如冰川的眼神,“砰…当!”

    没有失手,目前为止,一次都没有。他的表现夸张得刘世亨和贺堂堂都有些惊诧。

    战场上,锈妹梨涡斩一次次出手……米拉9特制狙击步枪一声声枪响。

    被斩开或击飞的战刀总是会再回到韩青禹手中,然后再次飞旋而去。

    这个温继飞,旁人不知,也缺乏了解。

    这一刻大概只有贺堂堂、刘世亨、沈宜秀和吴恤他们这些走得最近的人才知道,或可能劳简也知道:

    这一幕对于骰子温继飞而言,其实是多么重要和了不起的一件事,又是他用怎样顽强的心态和坚持才换来的。

    虽然等回去后他肯定不会这样说,他大概只会嘻嘻哈哈地吹牛,完全不要脸地说,你们看,主要还是靠我……如果大家都可以回去的话。

    就这样,韩青禹的人和双刀,在一声声米拉9的枪声,一次次源能装置的轰响和音爆中,穿梭笼罩周边整一片战场。

    他这样的打法是特殊的,就算是别的顶级战力,甚至大多数的级战力,都不可能复制。

    此一刻在周围的小队,华系亚的,不丹的,印德度的……在战斗间隙看见,或实际被帮助后,不自觉都有些茫然和震撼。

    他们没有人见过这样的战斗方式,也没见过有人,能凭几乎一己之力,形成这么大的战力覆盖面。

    如果最后能离开这里,他们会努力尝试去描述,然后告诉很多人,那天的情况,就像是有一股风暴,一直在反复肆虐,卷击那整一片战场。

    “我想我拍下他了,伊恩,我拍下了那个无敌的华系亚方面军战士。”

    艾希莉娅趴在一块冰岩中间的凹槽里,低头看了一眼手上刚刚完成连拍的照相机,有些激动颤抖说。她刚捡来的一把染血的战刀,就放在身边。

    “不。”伊恩在低处,他的脸从摄像机后面偏出来,抬头小声说:“你只是拍下了一场风暴。”

    那个人的移动太快了,连摄像机都无法捕捉到足够清晰的影像,伊恩不认为艾希莉娅能拍到清楚的照片。

    “是吗?呃……也许是的。”艾希莉娅不甘心,再次端起相机,小心翼翼探出头。

    但是那个身影,已经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了。

    短暂的失落过后,照相机和摄像机转向其他人,此刻这片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值得记录。

    这时间距离战斗开始,其实还没过去多久。现场解决掉任务目标的小队没有停留,开始寻找新的目标。韩青禹也在战斗中,渐渐离开1777越来越远。

    两个身影出现在他身边。吴恤和沈宜秀此时也已经解决掉不止一具大尖了。在韩青禹不断进步的同时,他们也一样在进步,两人的战力各自最擅长的部分现在都已经可以触碰到顶级,合力之下,效率其实一点不慢。

    “你们?!”

    “劳队、秦副队,还有老兵,柔柔他们……让我们来的。”沈宜秀有些紧张,连忙搬出来一堆人压场,解释说:“他们说让你别小看1777了,别小看他们……他们让我们来的。”

    吴恤:“嗯。”

    韩青禹想了一下,点头。

    “泛蓝!那边,东北方向,有一具泛蓝!青子,快。”随身携带通讯器内,终于在通话距离内找到位置的三人组中负责通讯的刘世亨,大声急促地喊道。

    视线模糊,远处一个残兵小队的约二十余人,正殊死搏斗一具泛蓝大尖,附近地面上倒着四五具尸体。

    “颂!颂!颂!”

    几乎同时间连续三声爆,铁甲、长枪和双刀,扑向那具泛蓝。

    三个人,不到两分钟。

    泛蓝大尖倒下了。

    韩青禹、吴恤、锈妹配合的全力爆,战力到底是什么等级,现在也许只有级战力能够给出评价。

    东西方面孔混杂的残兵小队抬手敬礼致谢,不及多问便迅转身,再次寻找目标,投入战场。

    看身上作战服,他们很可能是由三支小队的残兵临时组成的。

    身影远去的同时,韩青禹三人朝侧方向跑了几步,然后他们现了……另一具泛蓝自毁的痕迹,以及牺牲蔚蓝战友的尸体。

    这说明,刚才有三支小队在这里合力绞杀两具泛蓝,砍死了一具,也牺牲了很多人,然后剩下的人临时拼凑,死战另一具泛蓝。

    敬礼,离开……韩青禹沉默,奔跑中把双刀插回肩后,同时解下蓝光柱剑。之前的三天,伴随着骨源的渗透,他对蓝光柱剑的了解已经深入了很多,知道骨源很可能在等级上存在压制,高于红肩的源能控制,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用这玩意消耗巨大。

    正这时候,“嘀呜……”低沉而绵长的警报声,终于还是出现了。

    大尖主舰方向传来熟悉的音节,它们终于开始召回战斗中的大尖了。

    同时,主舰船体的蓝色光芒,“嘭”一下绽开。

    蓝光耀目,整片战场的色调随之变换,就像是在宣告,战斗更加残酷的那个阶段,终于要到来了。

    这一刻,下方战场,听到召唤的大尖们不论处于怎样的战斗状态,一致扭头开始向山顶狂奔而去,同时不断靠近,试图汇集在一起。

    “拦住!……拦住!”普通战阵,一支支小队,一路拼死围攻,扑杀,堵截,不让大尖突围……有人直接冲进开始集结的大尖群。

    但是不可避免,仍然有一部分大尖突出了围杀,向上同时逐渐汇集,开始在泛蓝大尖的带领下,冲击环形阵地。

    绝命的阻击,开始了。

    环形阵地偏东段,一处阵地。

    刚清扫完三具出现在阵地周边的大尖,墨西哥精锐奇琴伊察小队的下方,又一个由十七具大尖组成大尖群,正在两具泛蓝的带领下,冲锋而来。

    哪怕是精锐,哪怕久经战场,战士们握着死铁墨西哥弯刀的手,依然不自觉紧了紧,同时喉咙干。

    蔚蓝战阵最怕的情况,就是大尖群的集结冲锋,何况现在其中还有两具泛蓝,所以就算奇琴伊察是一支精锐小队,眼前的这股大尖,也已经出他们的战力极限了。

    如果是平时,他们遭遇这种情况应该马上求援。

    但是这一刻,在这个战场,附近的阵地也一样正在被冲击……他们只能在向周边简单通报后,做好自己独立面对的准备,死守,然后等待可能会到来的级战力,帮他们分割这17具大尖。

    “这样没法抵抗,我们必须去人先冲散他们……”嘴唇上方留着浓密胡子的副队长伊桑面孔凶恶,像一个罪犯,因为性格原因加上不服,平时和队长丹尼·特乔互相不对付。

    此时他说着站起来,敬礼。

    “请在我冲散它们后,带领兄弟们为我复仇,队长。”

    这一阵,冲阵分割者几乎必死,伊桑的战力接近顶级,同时他是副队长,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扭头看了一眼那面粗糙的小队旗帜,“我很喜欢这面旗子,所以请一定,不要让它倒下,不要让墨西哥方面军的荣誉受辱。”

    时间紧迫,伊桑摇头拒绝对话,“吭啷”一声,左右手墨西哥弯刀相互擦过,刀鸣声响起的同时,人已扑出阵地。

    但是,“伊桑!”

    队长丹尼·特乔突然一声大吼,同时猛地在身后伸手,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这一刻,在奇琴伊察小队所有队员的视线中,由小而大,一柄泛着蓝光的柱剑,正如闪电般从大尖群后方凌空飞来。

    柱剑穿透空气和风,音爆炸响的空气如实质在它尾部爆开,那是一股灰色的气雾,拖曳在蓝光里……它在空气中呼啸……没有任何曲线轨迹,笔直从后方,撞进大尖群。

    “轰!”冰雪四溅。

    “……”奇琴伊察小队全体愣了一秒。

    冲锋的大尖群,竟然被直接轰散了。

    被柱剑轰散了。

    柱剑,本该是大尖的武器啊?!伊桑和丹尼·特乔迅互相看了一眼,再转回,下方视线中,有三个身影正奔袭而来。

    华系亚方面军作战服。

    明白了,是那个人。

    那个从四天前,开始逐渐传开的名字。

    “是qing!”

    “是king!”

    这一刻,没有人有空去想,他为什么能操控蓝光柱剑?毕竟那玩意他既然都能抢来,为什么不能用?!而且如果只是这样掷出的话,顶级战力和级战力,应该都能做到。

    这一刻,“杀!”奇琴伊察小队所有队员,挥刀向在阵前暂时被轰散的大尖群扑杀而去。

    大尖群散开了,只要及时完成第一波击杀和分割,他们作为精锐的战力就可以完成阻击。

    同时间,韩青禹三人从后围上一具泛蓝大尖,开始帮忙绞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