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穹顶之上 > 264一具没有武器的黑甲
    奇琴伊察小队全体从高处扑出,死铁墨西哥弯刀劈杀而至。

    久经战场的精锐在这种情况下体现出来自身的实力和反应,几乎完全不用指挥,就做出了最合理的选择。

    分割、牵制和绞杀的分组、分工迅完成。

    战圈在死铁的碰撞声中被拉开,在阵地前方铺展,形成一处处小的战团。

    分割绞杀开始了。但是实际情况,并不是每一处战团都在追求迅击杀,那也不现实。

    至少过一半的队员,他们精通并且擅长阵型拉扯,能在弱势做到有效牵制,为战力更强的主力队员制造空间和斩杀机会。

    当三或四名主力斩杀掉一具大尖,腾出身来寻找情况最为危急的战团加入,下一具大尖同时需要面对的蔚蓝战士,就会变成6个、7个……

    这个数字会如滚雪球般不断壮大,击杀的度和效率,会不断提升。

    所以在现在这样一个战场上,单就持续击杀的能力和效果而言,精锐小队的战斗作用,其实要过大部分个体级战力。

    只是这一次,大尖的数量实在有点太多了,不管是牵制还是击杀,都要冒很大的风险……牺牲不可避免。

    为此,韩青禹三人从后方突入,帮忙接手了其中一具泛蓝大尖。

    就在接战的这一瞬间,被分割血战的战场上,突然,有些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眼前这具看起来状态还很不错的泛蓝大尖……它,似乎愣住了一下,而后动作有些迟缓的转回头,看着韩青禹……

    因为周身被全甲覆盖,大尖的神情向来是没办法看到的,但是这一刻,在场的人都可以明确地体会到:它在困惑。

    是的,困惑,一个相对黑甲而言,很具人性化的反应。泛蓝大尖的人性化反应,韩青禹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早在新兵期,在1123区域事件中,他就曾见过,而且被一具重伤的泛蓝翻山越岭追杀了一个多小时。

    此时他面前这具泛蓝似乎在说:“什么情况啊,你就用蓝光柱剑飞过来砍我们?你…那是你的吗?!难道是我们红肩老大吗?!”

    “颂!”刹那间的战机,吴恤手中长枪比韩青禹的战刀先到。

    枪尖破入铁甲寸许,泛蓝大尖实力展露,身形暴退同时柱剑贯出。

    吴恤身形不退反进,闪避同时正面近身,近到几乎贴身,手中一直未收的病孤枪由直刺状态陡然变成直立,朝天,刺向泛蓝下颚。

    “噗……嗷哦。”枪尖挑破,泛蓝大尖大幅度仰头闪避,整个脖颈和咽喉暴露在那里。

    机会,斩杀的机会!

    三人之间配合已经很熟练了,根本不必招呼,就知道下一步会生什么。

    但是这一次,韩青禹的斩杀并没能跟上。

    刚那一下蓝光柱剑的远程轰击消耗巨大,大到他腾身出手才现,自己身上四涡轮源能潮涌,竟然全部后继乏力。

    机会错过,可是他的身形依然凌空,同时源能潮涌不继。

    躲过一劫的泛蓝大尖第一时间旋身反手横斩,硬扛病孤枪一次棍击,柱剑破风斩向韩青禹。

    避无可避。

    “砰!”

    一副铁甲从地面笔直弹起,锈妹腾身出现挡在韩青禹身前,长刀直立,替韩青禹挡住这一击。

    被击飞。

    撞上韩青禹。

    两人一前一后,接连撞破冰柱,连滚带翻在下方落地。

    “青子你?你没事吧?”锈妹感觉自己压着人了……人未爬起,先半转头紧张问道。

    “……没事,你先起来。”有些惭愧,韩青禹应声同时,又一块金属消融在身上,顿时全身血管刺痛,脏腑欲裂,整个人被巨大的痛苦震得脑袋嗡一下。

    “哦,好。”锈妹似乎有些懵,听话立即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铁甲砰咔哒一声。

    竟然在我身上鲤鱼打挺的么?!韩青禹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同时间,吴恤正独战泛蓝,因为刚这一下意外措手不及,肋部被刃尖豁开一道血口。

    起身,韩青禹无奈看锈妹一眼,“没事,咱上。”

    “颂!”“颂!”两人扑回战团,形成对泛蓝的围攻。

    不过最终,这具泛蓝还是在奇琴伊察小队队长和副队长腾出手加入后,才完成最后了击杀。血战结束,地面上躺着四具奇琴伊察小队队员的尸体。

    简单的拳心向心,敬礼致意,因为是战场,加上语言不通,墨西哥人也没多话,迅扛起战友的尸体回去阵地。韩青禹三人一样还礼,为牺牲的战士送行,而后捡起地上蓝光柱剑,开始继续沿环形阵地奔袭。

    “青子你真的没事么?”跑出几步后,沈宜秀依然有些担心问。

    “没事。”状态其实依然不对,身体疼痛,同时脑袋有些昏沉,用力甩了甩,韩青禹站下来,回身替吴恤在缠身的绷带上打了一个结。

    他现在已经很明确自己在这一块的作用了。大体跟负责游走的级战力差不多——帮忙破开阵型。

    蔚蓝此战,一共六名级战力参战。其中两人要盯着主舰,同时找寻突入主舰的位置和机会,另一人在警惕红肩的突然出现。以红肩之前的表现,它如果突然出现在环形阵地,很可能瞬时间对整一支精锐小队,造成致命打击……尤其如果它还有蓝光柱剑备用的话。

    剩的下三名级战力,一人在下方战场,两人在环形阵地范围,都在做着一样的事情——依靠自己的战力爆,为各小队破开大尖群。

    而这一点,哪怕对于级战力来说,其实也不轻松。刚就有一名印德度方面军的级战力,因为舍身破开一个有四具泛蓝的大尖群,受伤不轻,暂退下去包扎了。

    其实就算他没伤,环形阵地本身的范围,也太大了,他们很难全都顾及到。

    韩青禹的加入补充了这方面的战场作用。

    他和吴恤、锈妹虽然实力不足,但是依靠蓝光柱剑的优势,可以起到接近的破阵效果……甚至他还能让泛蓝大尖稍微个呆。

    “早知道我也去弄个铁桶套身上了,再肩膀上涂上两道红,那样说不定泛蓝会真的把我当做红肩老大。锈妹你要不要去装泛蓝啊?带上一群黑甲反向乱跑……”

    紧张的氛围中,韩青禹笑着跟沈宜秀打了个趣。实际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语言还不通。

    锈妹听着,想象了一下,画面有了,顿时好气又好笑,本还有些小生气,想要作一下的,但是看看青子疲惫的神情,就只是弱弱地哼了一声。

    此时,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了。

    韩青禹三人处在环形阵地与下山战场之间,举目望去,到处都是在拼死围杀和分割大尖群的小队,大尖和蔚蓝战斗人员全都在逐渐向高处集中。

    下方战场,一簇冰岩后面,也是三个身影。

    “咱们现在怎么办?去哪?”贺堂堂扭头看了看高处,又看看温继飞,他在三人中战力最强,刚除了寻找路线几乎没怎么出过手,感觉有些遗憾。

    温继飞收回目光,然后收枪,说:“好像跟不上了啊,这看都已经看不到铁板鱼肉了。”

    铁板鱼肉是他们强行给韩青禹、吴恤和锈妹取的战斗小组名称,铁板是锈妹,鱼是韩青禹,吴恤因为名字里有个血字,就牵强成了肉。

    “是啊”,刘世亨依然趴在冰岩后面没出来,只探出头,小心建议说:“那我们……”他想说要不咱们就趴着吧?反正下方战场的大尖,也逐渐少去了。

    温继飞摇头,“我们去试试,把那具黑甲砍死怎么样?!“他突然指着一个方向小声但是激动地说道。

    在他手指的方向上,不算很远的位置,有一个下凹的冰窝。

    一具黑甲大尖站在里面,活的,会动,但是动作很迟缓,看状态似乎有些茫然呆滞的样子。

    温继飞现它其实有一会儿了,只不过因为刚才一直全神贯注给韩青禹帮忙,没空分心。

    听到他这么说,刘世亨一下紧张起来,“不是吧?瘟鸡,就我们三个,砍一具大尖?!你疯了吧?!”

    “可是,你们自己来看啊,看它……它没有武器。而且好像痴呆了。”

    “是么?!”贺堂堂顿时兴趣大涨,朝温继飞身边跑两步,找到视角看了一眼,“哎哟,还真是没武器……而且傻不愣登的,好像不太开心。”

    所以,要是咱们仨也能砍死一具……

    温继飞和贺堂堂就不用说了,他们一直梦想的就是这个,此时,就连刘世亨都不自觉有些激动,从冰岩后面跑出来了。他手里的战刀是张道安借用过后留下的,曾经在张道安手里斩过黑甲,砍过泛蓝……然后,就再也没碰过大尖一根毫毛。

    可是,为什么这么惨烈的战场上,会出现这样一具大尖呢?

    不可能它还没死,柱剑就自毁了啊。

    “你们觉得事情会不会是这样?”温继飞一边思索,一边说:“那天青子不是抱走了红肩的星光柱剑嘛,然后,红肩很可能就随手从附近黑甲手里抢了一把来用……”

    “就是它啊?”

    “应该是了。”温继飞说:“然后,它就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你想啊,它一个没头没脑的小兵,听指挥跟着大部队在战场上冲啊,冲啊,冲啊,突然武器没有了……没人还给它,也没人跟它解释,告诉它应该干嘛……它可不就站那了嘛。”

    “这么一想,它有可能已经在那里站了四天了啊?”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