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软玉生香 > 第79章 小人
    周围那些女子原本见到苏阮和谢家几女将宇文良郴引去八角亭那边时,还对她们生出了些不喜来,那宇文良郴是什么人谁不知道,京中的女子谁不是躲着他。

    倒不是她们真的怕了宇文良郴,宇文良郴虽然是瑞王的儿子,旁人称呼他一声小王爷,可她们也都是世家大族,京中权戚家的女儿,宇文良郴向来“识时务”,不敢招惹摆不平的人,顶多口花花几句却不会真干什么。

    可即便是如此,不论哪家女子只要与他沾边,名节多少都会有损,之前苏阮她们将人带过去,在她们看来有些祸水东引的味道。

    原本她们都有些不喜,可是此时见着苏阮一脸无辜的将宇文良郴怼的说不出话来,再想起刚才郭如意的事情,她们倒是都歇了之前那念头。

    苏阮或许是真不认识宇文良郴吧。

    一群人都是抿着笑看着心情极好,宇文延站在人群边上,看着被城阳郡主挽着手一脸茫然的苏阮,眼神却是有些郁郁。

    她是故意的?

    还是真的凑巧?

    她不知道宇文良郴是谁?

    祁文府之前察觉到苏阮那瞬间消散的戾气时,就一直在暗中留意着二皇子,自然没有错过他眼中神色。

    他不由微眯着眼,想起之前他们从梅林里出来,二皇子叫住了苏阮一行人,明知道宇文良郴喜欢美人,故意引他对苏阮上心,放纵之后又紧随其上替苏阮和谢家诸人解围。

    这个二皇子,好像是在故意交好谢家人,不对,是故意交好苏阮……

    可是为什么?

    苏阮从荆南来京城没多久,一直也都在宣平侯府里待着,这个二皇子却像是早就知道苏阮是谁一样,这可真有意思。

    城阳郡主带着一行人直接去了暖阁那边,宇文延和宇文良郴到了地方,也都干脆直接进去给安阳王妃贺寿,说几句吉祥话,祁文府却只是留在外面未曾入内。

    在场众人倒是都不奇怪,毕竟祁文府往常也是冷漠惯了,能来安阳王府已是稀奇,此时里面都是女眷,他不愿入内也说的过去。

    内眷设宴从暖阁中移到了旁边的宴客厅内,此时两边都已经坐了人,安阳王妃见着宇文良郴他们居然和城阳郡主等人一起回来,不由诧异:“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又见城阳郡主眉开眼笑的模样,好奇道:

    “婵儿,刚才远远的就听到你的笑声了,有什么事儿这么好笑的?”

    城阳郡主名叫宇文婵,听到安阳王妃的问话之后,顿时乐的眼角直弯,忍不住又是一阵笑。

    那边宇文良郴生怕她真的当众说出刚才的事情来,哪怕他脸皮子再厚也有些遭不住,连忙狠狠瞪了城阳郡主一眼,然后上前一步抢先说道:

    “没什么,就是方才在外面碰上了,说了几句笑话罢了。”

    “叔婆,今儿个是您的寿辰,我特地过来与您拜寿,愿叔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往后事事顺心,万事如意。”

    安阳王妃颇有些奇怪的瞧了眼难得“乖巧”的宇文良郴,这皮小子可不会这么乖的,她有些好奇那所谓的玩笑话是什么,却也没当众追问,只是说道:“你这小子就是嘴甜,今儿个你父王没来?”

    “来了,在前厅陪着叔公说话呢,叔婆的寿辰父王哪儿能不来。”宇文良郴说道。

    安阳王妃顿时笑起来。

    那边宇文延也是上前,朝着安阳王妃行礼道:“孙儿给叔婆贺寿,愿叔婆如月之恒,如日之升,松鹤长春,”

    安阳王妃受了二皇子一礼之后,才说道:“快起来。”

    等宇文延起身后,安阳王妃才说道:“二皇子倒是稀客,难得来我们府上,今儿个怎么和这混小子一起了?”

    她提起宇文良郴的时候,明显要亲近一些,对待宇文延却带着几分君臣之礼的疏远,厅内众人都能听得出来,宇文延又怎会没有察觉?

    不过他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笑着说道:

    “叔婆寿辰,孙儿当然要来祝贺,至于良郴,我方才在前厅与他见到,便与他一起去了后院赏梅,没想到会遇到城阳她们,惊了诸位小姐,好在城阳她们大量未曾怪罪,所以便一起过来了。”

    宇文延一句话解释了来龙去脉,只是那话中的意思却是让安阳王妃脸上笑容一顿。

    席间那些夫人们都是眉心一紧,朝着宇文良郴看过去。

    宇文良郴的名声她们都有所耳闻,好端端的跑去后院赏梅,还惊了那些去后院的女眷,那其中的可不就有她们府中的女儿吗?

    苏阮她们此时已经坐在了谢老夫人身旁的席位上,谢老夫人听到宇文延这话,突然垂头看了苏阮一眼,据说宇文良郴最好美色,那一堆女儿家都不抵苏阮,那宇文良郴该不会是欺负了苏阮了吧?

    苏阮没想着宇文延一句话,谢老夫人就会发散思维至此。

    她只是微撑着下巴瞧着宇文延说话,心里低嗤了一声。

    果然还是上辈子那样子,说个话非得拐上十个弯,没事便要踩身边人一脚,当真是虚伪小人一个。

    苏阮想起没进来的祁文府,突然对着谢老夫人低声道:“祖母,我想出去一下。”

    谢老夫人皱眉,同样压低了声音:“怎么了?”

    苏阮一本正经:“我内急。”

    谢老夫人愣了一下,下一瞬瞧着苏阮的模样,刚才对那宇文良郴的怀疑瞬间散去了些,那宇文良郴要真做了什么,刚才城阳郡主她们一行人进来的时候,也不会都是那般笑盈盈的了。

    况且苏阮这性子,哪儿是那么容易欺负的,她不欺负旁人怕都是好的。

    谢老夫人倒没觉得苏阮失礼,人有三急,又非正宴,出去也不碍事,便低声道:“去吧,外面有丫环,若是寻不着路便找人问问。”

    苏阮点点头,看了眼前面还在说话的宇文延,跟身旁的谢嬛几人说了一声,就悄悄的从席间退了出来。

    谢老夫人的席位虽然在前,可谢嬛几个女孩却在后面一些,苏阮矮着身子从旁边退出来时,只有寥寥几人瞧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