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霆将宋蓁蓁放在后排座位上,把兰博基尼的车钥匙丢给莫寒:“莫寒,开到离自己最近的医院,越快越好。”

    知道宋蓁蓁对厉少霆的意义,莫寒不敢有一丝松懈,将钥匙插在孔里转动后快速地发动兰博基尼,朝着医院方向疾驰。

    厉少霆让宋蓁蓁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手掌裹住她的小手。

    因为被关在明显低温的环境里,宋蓁蓁的嘴唇被冻得有些呈青紫色,小手也冰得像冰块。

    感觉到她的小手特别冰冷,厉少霆紧紧抓着他的小手,不断地摩挲着,试图将自己掌心的温度传递给她。

    这样的宋蓁蓁……看起来绝不仅仅是冷……

    很快,兰博基尼停在一间市立医院门口。

    厉少霆抱着宋蓁蓁就直接大步入内,对着门口的护士冷冷道:“急诊,她可能有生命危险,优先为她安排治疗。”

    护士探了探宋蓁蓁的鼻息,又用手翻了翻她的眼皮,旋即打电话给负责抢救的医生。

    医生快速赶到,将宋蓁蓁放到担架车上,推进了抢救室。

    厉少霆则是一脸凝重地站在抢救室门口,神色冷峻,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意仿佛可以冻结成冰。

    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

    一遍,忽略。

    两遍,忽略。

    ……

    但是给厉少霆打电话的人却也像是要和他杠上一般,契而不舍地打了一次又一次,大有不接就不罢休的感觉。

    厉少霆拿出手机,看见是警司的电话,他放在耳边接听:“喂……”

    “宋法医呢?”江警员紧张地追问道:“听我的人说,你把她带走了。你现在是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医院。宋蓁蓁现在在抢救室。”厉少霆凉薄地说道:“不需要警方这边的关心,我的人,我自然会照顾好她。你们警方还是该把心思放在如何破案上面吧……”

    说完,厉少霆按掉断话键,直接结束了这段电话。

    厉少霆对警司很不满。

    虽然救出了宋蓁蓁,但是宋蓁蓁受到伤害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无法掩盖警司在断案上的草率和失误。

    除了他自己,厉少霆现在不相信其他任何人……

    厉少霆倚在墙边,沉默得如同冷冰冰的雕像。

    没多久,抢救室的红灯暗了下来。

    主治医生摘掉口罩从抢救室里走出来,厉少霆迎了上去,问道:“医生,她怎么样……”

    “病人体温过低引起的休克昏迷。她的右手肘部位有骨裂,需要打石膏,身体其他部位是些擦伤和瘀伤不算严重。建议病人住院观察几天……”主治医生把病情向厉少霆交代了一下。

    “谢谢。”

    ……

    宋蓁蓁被推入病房里,右手已经绑上石膏。虽然她的小脸气色比刚从别墅里抱出来好一些,但是仍旧是那种不健康的白色。

    厉少霆没离开,而是坐在宋蓁蓁的床边,墨眸紧紧地盯着她。

    他以为……

    他差点就要失去她了。

    点滴一点点地注入她的身体,窗外的天色也越来越暗。

    ……

    在睡梦中,宋蓁蓁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变得温暖起来。

    渐渐的,宋蓁蓁眨了眨眼睛,睁开杏眸,入眼的就是雪白的天花板。

    嗯……她应该是在医院。

    宋蓁蓁困难地动了动身体,下意识地想要看看周围,却冷不防撞上一双幽黑得宛若无底漩涡一般的眼眸。

    是厉少霆。

    只是……这样的厉少霆有点吓人。

    他的视线一瞬不瞬地凝向她,眸光深邃得她琢磨不透,但是看她的感觉,只让宋蓁蓁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想要吃了他。

    不太喜欢这种强势霸道的目光,宋蓁蓁微微蹙眉,他为什么要用这样严肃眼光看她?

    宋蓁蓁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太过凝重,再这样下去,她非得憋死不可。

    宋蓁蓁对厉少霆勾了勾嘴角,笑了笑。

    她是有点苍白无力,可是这样的笑……并不难看,但是落在厉少霆眼里,他却觉得有几分讨厌。

    “宋蓁蓁,你还笑得出来?”厉少霆问。

    “我活着不该笑吗?”宋蓁蓁抚了抚自己的心口:“厉少霆,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我感觉活着……真好。”

    除了她……

    厉少霆觉得自己也像跟着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找不到她,不知道她下落,不知道她生死,那种未知的恐惧比什么都折磨他,让厉少霆第一次觉得这样的自己迷惘得有些失控!

    她这样的笑,太刺眼。

    她根本就不知道他……跟着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

    厉少霆单腿跪在病床边,整个身子俯低下来,俊脸离她只有咫尺的距离,滚烫而又粗重的呼吸就这样喷在她的脸上。

    “宋蓁蓁,你知不知道,我再晚一步,你可能就差点死了?”

    “知道。”

    “宋蓁蓁,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以为那通电话只是你和我单纯的胡说八道,你可能到死都不会有人发现?”

    “我……知道。”

    “宋蓁蓁,你知不知道,我为你做了多少,才能把你这条命救下来?”

    “我……”宋蓁蓁抬起小脸,怔怔地看着眼前俊美如妖的脸庞。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厉少霆看着一向倔强如斯的宋蓁蓁却什么都不说,他偏想要听她说些什么。

    斟酌了一下,宋蓁蓁喃喃地开口道:“厉少霆,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谢谢……

    “宋蓁蓁,你这是在打发我吗?”

    “嗯?”宋蓁蓁已经说了很认真的谢谢,她不知道厉少霆为什么还会用上打发两个字。

    “不够。”厉少霆的眸光很深,声音都变得低沉起来:“这样不够,我要的不仅是这两个字……”

    话音一落,厉少霆就用唇堵住了她的嘴,狠狠吻住,狠狠索取,狠狠发泄他的失控……

    唇齿相依。

    吻逐渐从狂野变成温柔。

    但是就在这时——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位老人拄着拐杖领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奶包走了进来。

    “蓁蓁啊,你没……事吧?”说话的是厉老爷子厉明德。因为知道孙媳妇儿出事,所以他马不停蹄地带着小曾孙过来探望。

    但是——

    眼前的时机似乎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