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243章 登崖四更
    “什么任务?”宋云歌问道。

    鹿幽霜道:“要去凤凰崖送一封信。”

    宋云歌失笑道:“这不该咱们负责吧?”

    但凡重要的事,往往都是亲自写信,而不是用飞鹰传书,免得出什么意外。

    既然是重要的信,即应该是天辅殿或者天阳殿的人负责,轮不到瑶光殿。

    瑶光殿虽然负责杂物,跑腿打杂,可这种重要的杂务还是要交给别人的。

    鹿幽霜叹道:“若在平时,是轮不到咱们,可这一次开阳殿与天辅殿的人都抽不开身。”

    “还真够巧的。”宋云歌道。

    鹿幽霜笑道:“这可是美差,功劳不小的。”

    “功劳……”宋云歌摇摇头。

    天岳山与四灵卫差不多,都是计算功劳,不过四灵卫的功劳只能换为殒神山的时间,而天岳山功劳可以兑换宝物与灵药。

    天岳山宝库内的宝物与灵药灵丹是不能拿银子换的,只能以功劳换。

    银子在山外有用,在山内无用。

    之所以瑶光殿没有前途,功劳少也是重要的方面,杂务当然没那么重要,不管在哪个世界,在哪个时代,都是一样。

    宋云歌对这个却没那么看重,他想要灵药,有的是办法得到。

    两人来到了瑶光殿内,殿主苗新晴正在负手踱步,看到他进来,忙招招手:“云歌,你不能歇啦,去一趟凤凰崖,将这封信送给崖主。”

    宋云歌道:“殿主……”

    “休得啰嗦!”苗新晴没好气的道:“你难道还想拒绝?”

    “我这刚回来,一路赶回来风尘仆仆的,腰酸背疼……”

    “闭嘴吧你。”苗新晴哼道:“回来了准你十天假!”

    “是。”宋云歌露出笑容。

    鹿幽霜瞪大明眸。

    她看看宋云歌又看看苗新晴,想弄清楚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

    跟殿主还能讨价还价?!

    苗新晴从轩案上拿起一封信甩给他。

    信封飘飘到了他近前,宋云歌抄手接过来,扫一眼收入怀中,抱拳道:“殿主,那我便去了。”

    “早去早回,要在六天之内送到。”苗新晴道:“打扮一下,别让人认出来。”

    她暗自点头,这小子确实是到了剑皇,刚才信封上蕴着精妙的劲力,他看似轻松的抄到手里,却是用的精妙手法。

    没有剑皇的境界,可接不住这封信。

    宋云歌抱拳一礼,转身便走。

    苗新晴呆呆看着他离开。

    “什么呆?还不赶紧去忙你的!”苗新晴哼道。

    “殿主,宋师弟他……他……?”

    “你要是成剑皇,也能讨价还价,挑三拣四。”

    “宋师弟他成剑皇啦?”

    “嗯。”

    “不对吧?成剑皇怎来这里?”鹿幽霜一脸疑惑:“不该去开阳殿或者去天辅殿吗?”

    开阳殿负责战斗,天辅殿负责情报与刺杀。

    他如此高手来到瑶光殿,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山主不会犯这般糊涂啊。

    “别乱打听,忙你的去!”苗新晴哼道。

    鹿幽霜越好奇,嘻嘻笑道:“殿主,一定是别有隐情是不是?”

    苗新晴坐到轩案后,低头翻看卷宗。

    鹿幽霜只能怏怏退出去。

    宋云歌先回屋子,换了一身打扮,把红袍换成了一袭黑袍,把自己罩在里面,甚至挡住了脸。

    然后飘飘出了天岳山,下山之际,看到了周观潮与顾西楼,两人挥手打招呼。

    宋云歌摆摆手,飘然而去。

    三天之后,他来到一座悬崖陡壁前,仰头看向直插云霄的山崖。

    这座山崖通体是红色,仿佛鲜血染成,直上直下如一把红剑直刺天空。

    他站在崖底,根本看不到上面,半山腰已然被白云掩住。

    而他站在这里,也没有人管,会让人怀疑到底是不是山崖。

    他扬声道:“天岳山宋云歌前来送信。”

    从白云中袅袅飘出一朵红云,悠悠落到地上,却是一个曼妙少女。

    她轻盈一礼:“请随我来。”

    宋云歌抱抱拳,然后飘身而起,扶摇而上,沿着石壁穿过白云,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一座座楼阁亭台建于山崖之上,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金光,宛如仙宫。

    楼阁之间,一只只白鹤在翩翩飞起,落下,不时的出一声清唳。

    还有七彩的鸟儿在天空盘旋,不时的落在楼阁上方。

    楼阁之间,不时有朱红长袍的青年男女飞起,落下,行色匆匆。

    宋云歌眉头挑了挑。

    与他们这些风格各异、争奇斗艳的楼阁相比,天岳山就像山下的土包子一般。

    他随着少女来到一间金碧辉煌的楼阁前,两个青年男子迎出来。

    “宋师兄前来有何事?”一个青年微笑道。

    宋云歌道:“奉命前来送信给崖主,这是信。”

    他将信拿出来,将封面给两人展示一下,然后又收回怀里。

    “随咱们来吧。”两人看到了信封上亲启的字样,没有多说,直接带着宋云歌继续往上走。

    他们爬过一层又一层,来到了最上,到了凤凰崖顶。

    顿时山风呼啸,好像随时会吹下去一般,放眼望去,唯有白云,什么也看不到。

    宋云歌摇摇头,这视野确实不佳。

    一个青年道:“现在是多雾天气,待天晴朗,便能看到远处的风景。”

    宋云歌点点头:“不知周灵殊师妹可回来了?”

    “已经回来了。”那青年微笑道:“想见一见周师妹?”

    宋云歌点头。

    “你们都是大罗城的,你还是周师妹的属下吧?”

    “是。”

    “难得的缘份,是得好好亲近亲近。”

    “住嘴!”另一个青年哼一声,不满的瞪他一眼:“杨师弟,别胡说,什么亲近不亲近的!”

    “呵呵……”

    “被周师妹听到了,少不得要被教训一顿,你不知道她的脾气?”另一个青年道。

    “那倒也是,不过宋师弟也是大罗城出来的,周师妹总不会不见吧?”

    “……通禀一声吧,但愿她不脾气。”

    “不至于,周师妹还是通情理的。”

    “嘿。”

    宋云歌听着两人的议论,暗自摇头。

    看来周灵殊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没少教训同门。

    两人带着他来到山顶的一座小茅屋前。

    “崖主,天岳山有人送信来。”两人站到小茅屋前,躬身行礼。

    “信放到那边即可,明天过来拿回信。”

    “是。”

    两人躬身行礼,看向宋云歌。

    宋云歌刚取出信来,一道无形的力量已经将信卷起,从茅屋的门下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