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192章 飞剑一更
    万魂炼神符一动不动,好像对飘起来的魂魄毫无兴趣,让宋云歌松一口气。

    他心中犹豫挣扎,到底要不要吞掉这魂魄,尽得宝鼎道的真传。

    最终他还是拒绝了诱惑,没理会这魂魄。

    一道白光重新钻回了周灵殊罗袖中。

    宋云歌好奇的看过去。

    周灵殊伸出玉手,露出一柄小剑。

    小剑恰与她玉掌一般长短,一指宽,轻轻颤动、清光闪闪,好像一道细细的清泉。

    “这是凤凰神剑。”周灵殊道:“没见过吧?”

    她神色有几分傲然。

    宋云歌道:“此剑虽好,可也太短了,想必不是手持之物,……难道是飞剑?”

    “正是。”周灵殊轻颔:“达到剑神境界,此剑便可与神识相合,操纵如意。”

    “竟然是飞剑……”宋云歌摇头不已。

    这也太奢侈了。

    飞剑可不是一般的剑,世间罕有,往往是历代剑神所传承下来的。

    宗门没出过剑神的,是不可能有飞剑的。

    而飞剑的来历也不神秘,是剑神以神炼剑,一点一滴慢慢的磨炼,花费数十年的光景所成。

    如果他成为剑神,没有飞剑的话,就可以以神炼漱雪剑。

    一点一点,越炼越小,越炼越精纯。

    以神淬炼的过程中,宝剑会生奇异的变化,能够与神可合,最终神与剑合为一体,如臂使指。

    这需要耗费数十年的苦功。

    而如果有飞剑,只需要花费一年半载,将神与剑合一,则化为自己的飞剑,操纵如意。

    这中间会省去数十年苦功,而且是剑神的数十年苦功,可见其珍贵。

    “军主,这剑将来便是你的飞剑了?”

    “是。”

    “你们凤凰崖如此慷慨?”

    “你们天岳山也一样的,只要你能成为剑神,必有飞剑送上来。”

    “剑神……”宋云歌摇摇头。

    他虽然已经踏入了剑王层次,再到剑皇然后便是剑神,依照他的进境度,好像很快就能抵达。

    其实没那么容易。

    他是因为得了剑神魂魄,所以突破这些境界很轻松,既然境界障也没能挡住他。

    可他能想象得到,最后一步剑神绝不会那么容易了,需得磨砺很久。

    而眼前这个周灵殊则不然,她是真正的天纵奇才,硬生生凭着资质练到这一步,说不定会过自己更快抵达剑神。

    两人进入村内,只见到一堆堆白骨,不见人影,显然已经被上官玉罗吞噬。

    “真是……”周灵殊脸色沉重。

    她仍旧无法自抑的内疚,如果上一次把上官玉罗灭掉就不会死这些人。

    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的无能所致。

    如果自己更重视一些,早早准备了凤凰神剑,上一次已经把上官玉罗灭掉了。

    一切都是自己太过骄傲,太过小瞧了上官玉罗,也是因为没能弄清楚上官玉罗的底细。

    现在才知道宝鼎道的可怕与可恶。

    两人沉默了片刻,最终飘飘离开,回到大罗城内。

    宋云歌回到空荡荡的什长府。

    他觉得无趣,却也没离开,便在后花园练剑,修炼那一式大衍剑诀。

    大衍剑诀玄妙,关键还是一种莫名的意境,天地尽在自己手掌,一切皆在自己掌握。

    有这种游刃有余的心境,再加上精妙奥妙的剑法,两者相合才能无往而不利。

    大衍剑诀类似于推衍之术,能够找到对方的破绽而攻击。

    这不仅仅需要剑法,还需要脑力,精神不够,脑力不足,便要陷入这个境界之中无法再越。

    他正在练剑之际,卓小婉无息的进来,一袭白衣如雪,通体上下莹白如玉。

    她拔剑刺来。

    宋云歌的剑顺势一刺。

    漱雪剑好像一条银蛇,轻盈的缠绕到卓小婉的皓腕,然后停住后退。

    一进一退灵动而迅捷。

    卓小婉低头看看自己手腕,摇头道:“师兄好剑法,这便是大衍剑诀?”

    宋云歌上下打量她。

    卓小婉清冷脸庞绽放笑容:“看什么?”

    “怎会如此?”宋云歌难掩惊奇:“竟然一夕之间踏进了剑侯之境,这简直……”

    这比他踏入剑王境界更匪夷所思。

    “师兄你破开境界障,踏入剑王,我这有什么了不起?”卓小婉淡淡道。

    她觉得比起自己的进境,宋云歌才是真正的不可思议。

    好像境界障至今为止,只有一例破开的,便是宋云歌,数万年以来,这是头一例。

    自己顿悟而入剑侯,虽然奇妙,但比起宋云歌的进境来却是不值一提了。

    历代不乏有惊才绝艳之辈像自己一样,却没有像宋云歌这样的。

    “师妹来此,可是有事?”

    “咱们有一位师兄被杀。”卓小婉蹙眉道:“找不到凶手,需得师兄你去看看。”

    宋云歌脸色阴沉下来:“去看看。”

    他隐隐有不妙的感觉。

    莫不是洞仙道的报复?

    两人出了什长府,来到一间酒楼内。

    此时酒楼内外已经堵满了人,大罗城内治安很好,很少有这种事,个个都看得兴高采烈。

    宋云歌与卓小婉所过之处,人群被逼得分开一条路,就好像手持辟水珠在河里走过。

    众人被无形力量推得东倒西歪,身不由己,肚子里骂个不停,嘴巴却牢牢的闭上。

    这种力量绝不是一般的高手,得小心祸从口出。

    宋云歌与卓小婉上了酒楼,看到梅睿正带着人围起一块地方。

    看到宋云歌,梅睿抱抱拳,肃然道:“宋兄弟。”

    “梅兄。”宋云歌抱一下拳,无以寒暄,脚下不停,冲几个朱雀卫点点头。

    朱雀卫退开,露出俯卧在地板上的青年。

    青年侧面脸庞青紫,沾上了吐出来的一堆白泡沫,而地板已经被白泡沫变成了焦黑色。

    “是朱师兄。”宋云歌皱眉。

    朱素尘,与冯晋同一期的天岳山弟子,已然是剑主境界,资质比冯晋更好。

    据他所知,这位朱素尘师兄平时极为低调,不显山不露水的。

    “师兄,找到凶手吗?”卓小婉低声道。

    “朱师兄!”沉声闷喝声中,人群再次涌动,然后三个青年挤进来,大步流星上了楼。

    他们来到楼上,看到仆倒在地的朱素尘,顿时脸色阴沉,露出悲色。

    三人跪倒在地,露出悲色,咬牙切齿,抬头看向宋云歌与卓小婉:“宋师弟,卓师妹,咱们一定要替朱师兄报仇!”

    宋云歌抱抱拳:“这是自然,……孟师兄,你知道我能看到怨气吧?”

    “知道。”当头的圆脸青年点点头:“可是看到了怨气?”

    宋云歌摇摇头道:“朱师兄不是被人所杀,是自杀的。”